【多维CN】脱欧大限逼近 进退两难的特蕾莎·梅

撰写:
撰写:

在经过两年多的无力挣扎之后,特蕾莎‧梅的公信力已被严重透支,对目前的脱欧僵局,除了以拖一决生死,似乎再无想像力。

本文转自《多维CN》043期(2019年3月刊)精粹栏目《脱欧大限逼近 进退两难的特蕾莎·梅》。浏览更多月刊文章:【月刊频道】

过去两年多来,英国脱欧这场闹剧戏码层出、反复不断,扣足了世人心弦。可是,眼看3月29日的脱欧最终期限步步临近,英国政界仍然处在迷失当中,无法就脱欧这一关乎国家未来走向的重大命题给出有效的统一解答,一直在协议脱欧、无协议脱欧和不脱欧等多种选项中徘徊不定,进展之缓慢拖沓让人渐感疲惫,甚至有些索然无味。

特蕾莎·梅难以说服欧盟(图源:VCG)

043期《多维CN》新刊上市

对于身挑脱欧大梁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个人而言,当前的脱欧僵局则毫无遗漏地展示出她对如何带领日不落帝国抵御现实挑战十分困惑,而这反过来也削弱了她在党内朝野和布鲁塞尔的威望,进一步挤压了她完成脱欧通关大任的施展空间。

贸然大选,自酿苦果

2016月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揭晓,51.9%的投票者支持脱离欧盟,要求"自主权"。自酿苦果的时任首相、保守党党魁卡梅伦(David Cameron)当即宣布辞职,将脱欧的烂摊子甩在身后,黯然离去。随后,因保守党党内脱欧派候选人突然内讧,支持英国留在欧盟(EU)的特蕾莎·梅戏剧性地脱颖而出,硬着头皮接过了卡梅伦留下的残局。数月之后,特蕾莎·梅发表脱欧演说,并于2017年3月29日正式启动了《里斯本条约》第50条,迈出了英国脱欧的第一步。然而,自此以后,脱欧一事的发展便开始慢慢偏离了特蕾莎·梅预设的脚本。

为了尽可能地保全英国经济,而又照顾到党内的强硬脱欧派,留欧派特蕾莎·梅主张温和的退欧策略,注定两面不讨好。在此情形下,她毫无征兆地突然于2017年4月18日宣布提前举行原定于三年之后的大选,以便乘胜追击扩大保守党在议会下院的多数议席,进而在日后的脱欧谈判中获取更大的议价能力。不料,此役却成了她政治生涯惨不忍睹的大败。这次选举之后,特蕾莎·梅和保守党不但未能如愿,反而还失去包括多位内阁部长在内的12个议席,导致保守党丢掉原本的议会多数,形成悬浮议会,迫使保守党不得不与拥有10个议席的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UDP)联合组建少数派政府,为本就极为复杂的脱欧议程再埋隐患。而且,保守党政府还不得不答应 UDP的要求,向北爱尔兰增加10亿英镑的投资。

另外,特蕾莎·梅上台之后,试图将议会撇开,一手包办脱欧事宜,却惹怒议会,为脱欧再添阻力。2017年7月,特蕾莎·梅当局特别提交了《(退出)欧盟法案》,试图赋予政府全权谈判、批准并执行脱欧协议的权力,以平衡大选失利后向议会倾斜的权力天平,但毫无意外地被后者所否决。针对特蕾莎·梅政府持续回避和拖延公开脱欧协议法律审议文本的行为,英国议会先是通过动议驳回了该做法,后来又前所未有地于2017年12月通过表决,判定政府"藐视议会",严重打击了特蕾莎·梅团队的声誉,令其异常被动难堪。直到现在,议会还在不断地给特蕾莎·梅制造施加压力,阻碍她的脱欧计划。

人心涣散,队伍难带

从脱欧谈判进入第二阶段后,四分五裂的英国政坛便上演了一出接一出的宫斗大戏,致使脱欧谈判前路愈发迷茫。

2018年7月,特蕾莎·梅在首相别墅契克斯(Chequers)举行内阁会议,一鼓作气敲定了政府的脱欧谈判方针《契克斯方案》(Chequers Plan),并强悍要求全体内阁成员对集体负责,促成几日之后公布的第二版英国脱欧计划白皮书,却引发部分强硬派阁僚的辞职抗议。其中,时任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甚至声称,《契克斯计划》将会"国变成欧盟的殖民地",无法使英国"拿回自主权"。

不幸的是,这还远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同年11月 13日,历经马拉松式的脱欧谈判之后,英国方面宣布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草案,并于11月25日获得欧盟27个成员国的一致通过。当中,《保障协议》(Backstop)规定,若英欧没有在21个月的脱欧过渡期内达成全面脱欧协议,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也不会有硬边界,但是北爱尔兰将留在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内。该协议激起英国国内的广泛质疑。在以"欧洲研究组"为首的保守党强硬脱欧派看来,这意味着一旦该协议生效,英国的脱欧将有名无实。届时,英国将被迫留在关税同盟,接受欧盟法规束缚,无法与其他国家缔结贸易协定,而且无法不经欧盟同意单方面终止该协议,严重威胁联合王国主权,绝对不可接受。因此,在唐宁街10号宣布脱欧协议草案获内阁通过之后,立刻引发内阁大地震。北爱尔兰事务大臣瓦拉(Shailesh Vara)、脱欧事务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脱欧事务部次长布雷弗曼(Suella Braverman)等多名重要内阁成员接连请辞,以示不满。

深知无望说服议会的特蕾莎·梅,宣布推迟议会决议时间,允诺前往欧盟争取对北爱边界问题的保证。然而,已失去耐心的保守党脱欧派不愿再被拖延,发起针对首相的不信任投票。最后,特蕾莎·梅虽然挺过了此次弹劾,但是依靠主动放弃角逐2022年大选、斩断政治前途,才艰难换回保守党反对派的妥协,勉强保位。

与此同时,特蕾莎·梅还必须提防虎视眈眈的老对手工党,以及各有算盘的其他党派。作为第一大反对党,工党的全副心思都在趁机夺权上面,企图通过成功倒阁触发大选,另起炉灶,划定新的脱欧路径。可是,工党提出的主张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并未见太大建设性,反而过于一厢情愿,缺乏可行性。至于其他少数党派,自然也有各自的算盘,与特蕾莎·梅看法分离,所以对其亦是持批评态度。即使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看到无协议脱欧的结局,也无意全力避免这一最劣局面。

可以说,困绕在党内、府院火拼之中的特蕾莎·梅政府,空前孤立无援,要想翻盘难比登天。因此,尽管她延迟了决议时间,却并无太大斡旋空间。果不其然,2019年1月15日,英国议会下院以432比202压倒性的结果,否决了特雷莎·梅政府与欧盟签署的脱欧协议,创下英国史上政府最大的一次政治失败。次日,工党党魁科尔宾(Jeremy Corbyn)立即对特雷莎·梅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意图将其拉下马。在此情景下,历来立场莫衷一是的保守党、留欧派,因为不愿接脱欧的烫手山芋,帮助特蕾莎·梅惊险过关。

隔岸观火的欧盟

远在英吉利海峡彼岸的布鲁塞尔,对威斯敏斯特(City of Westminster)内部的混乱了若指掌,清晰地知道现在的英国政坛宛若一盘散沙,濒临瘫痪状态,难以提出现实的脱欧方案,而且可能对是否脱欧都已不甚肯定。面对这样的谈判对手,欧盟的谈判立场坚若磐石,几乎不存在退让软化的空间。再者,恰逢欧盟也焦头烂额忙于应对反全球化的挑战与冲击的当口,布鲁塞尔和欧盟27国的核心考量是尽可能降低英国脱欧对欧洲一体化的负面影响,对重启谈判兴趣不大。正因如此,欧盟拒绝与特蕾莎·梅就其拿出的脱欧备选方案重新进行谈判。

无论是对内对外,在经过两年多的无力挣扎之后,特蕾莎·梅的公信力已被严重透支,对目前的脱欧僵局,除了以拖一决生死,似乎再无想像力。距离3月29日的脱欧最后期限时日无多,特蕾莎·梅看起来已招数使尽,被困在原地,进退两难。细细思量这一切,自从当初政治人物在民粹压力下不负责任地抛出和操弄脱欧议题并草率举行公投以来,英国政坛便接连上演各种荒唐戏码,至今仍不停歇,令人不得不重新反思选举民主是否与民粹政治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推荐阅读:

【多维 CN043期】大湾区昭示一国两制进入新周期

【多维 CN043期】社论:以同理心体会朝鲜的弃核主张

【多维 CN043期】“家法”治国

1 请留意第43期《多维CN》、第40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月刊,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