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劝巴基斯坦收手代理战争 中巴战略对话的特殊使命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3月19日,在中国和巴基斯坦双方商定之下,首次中巴外长战略对话的举行正在成为当天一大新闻。

伴随着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和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Shah Mehmood Qureshi)展开对话,一个被外界长期关注的话题也随之呈现,即活跃在克什米尔地区,与巴基斯坦方面联系紧密的“恐怖组织”“穆罕默德军”。

有迹象显示,北京有可能在劝说巴基斯坦后确认“穆罕默德军”首脑的“恐怖分子”身份。而北京在巴基斯坦“恐怖分子”问题上态度的调整,甚至能给大选季节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以一定程度的支持。

当外界仍津津乐道于印巴空战时,“穆罕默德军”在这场风波中的不光彩身份也不容忽视(图源:VCG)

北京谨慎介入印巴代理人战争

此前,中国驻印度大使罗朝晖已在3月17日就“穆罕默德军”头目列名“恐怖分子黑名单”一事作出了积极表态,称“该问题将会得到解决”。

中国外交部也在3月18日的记者会上强调“中方将继续以建设性和负责任的态度处理此事,同包括印方、巴方在内的有关各方都保持密切沟通”。至此,这个印、巴之间旷日持久的问题有望在北京手中得到初步解决。而北京劝说伊斯兰堡方面收手就具备了较大的可能性。

必须承认,活跃在克什米尔等印巴冲突地区前沿的“穆罕默德军”等组织在国际社会看来可能一直拥有两重身份。

资料显示,该组织头目阿兹哈尔(Masood Azhar)虽然曾有“恐怖分子”背景,但他从1999年的印航814航班劫机案后,就和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关系密切。这种联系就让外界得出一种颇为有力的结论,即该组织或可算是巴三军情报局旗下的代理人武装。

目前,印巴之间可能正在克什米尔和俾路支地区展开着类似的代理人战争。

当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依托自己做阿富汗、印度北部及印巴争议地区的人脉,利用“穆罕默德军”、“哈卡尼网络”对印度展开行动时,印度总理莫迪直属的印度对外情报部门(RAW)也依样画葫芦的对巴基斯坦西部俾路支地区的反政府武装展开了布局。

有情报显示,印度方面还从2006年开始派遣特工,在俾路支省和卡拉奇地区建立行动网络,以此提供武器、资金以并为武装组织输送人员。譬如中国驻卡拉奇领事馆在2018年11月23日的遇袭就与印巴之间的这种代理人战争有很大关系。

印巴双方彼此在紧张地区布置了反政府武装,一场代理战争就这样打响了(图源:VCG)

克什米尔的中国人

当北京难以从印巴的这种争斗置身世外时,他也有必要针对相关各方采取些行动了。

对为首的北京外界分析人士来说,“穆罕默德军”在2月14日发动的针对印度军警的袭击是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展开的。

考虑到中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即便和印度存在龃龉,中方仍在除坚持对喀喇昆仑走廊、巴里加斯、阿克赛钦的主权之外秉承中立态度,这意味着巴基斯坦在本次风波中扮演的角色可能不太体面。

尽管巴基斯坦空军此后击退了越线的印度空军,但深受其三军情报局影响的“反政府武装”终究越界袭击在先。而就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旗下各路武装的实际行动效果来说,“穆罕默德军”们越境偷袭的成果其实也不尽如人意。

印度情报部门已经从2001年的印度议会枪击案、2008年的孟买恐怖袭击、2016年的帕坦科特(Pathankot)袭击及2019年的爆炸事件中发现了巴方人员的踪迹。这些行动还成为印方屡次展开军事攻击的借口。

当印巴2019年的冲突引发了大规模的海陆空对峙时,巴方也有必要重新审视此前策略的不当之处,事已至此,结束在印度控制区内的危险行动就显得很有必要。而来自北京的建议,可能更显示出了中方在印巴、在克什米尔及南亚周边问题上的谨慎。而相同的处理经验,更可以应用在巴基斯坦的同类问题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