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为何重组亚太政治版图 输赢难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年,而中国与美国在40年间的发展,已经使得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有所偏移(图源:VCG)

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40年的中美关系发展,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整体国力的提升,而进入2019年,中国与美国已然成为了对亚太地缘政治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国家,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兼中国与亚太研究项目执行主任徐昕对中美在亚太地区的政治博弈进行了研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徐昕首先说道,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就在刚刚举行的中国两会上,王毅被记者问到中美关系如何发展时提到“中美40不惑”,但徐昕表示他所要强调的是“中美40而惑”,这个“惑”,就是中美关系目前到了一个重要的节点,因为在美国的对外政策的讨论和辩论中,“竞争”已经是美国的共识。对于“竞争”关系,美国有种提法,就是把政治竞争定为中美间竞争关系的新常态,这种提法实际上把中国作为战略级别的对手看待,徐昕特别强调,竞争时代是没有回头路的。

而中美博弈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影响也逐渐增大,中美间在此区域有三大热点争议和三个进程。三个热点就是中美会在南海、台海和朝鲜半岛上有所博弈,而三大进程是由于中美博弈而导致的宏观结构性变局。

第一大进程是美国会持续巩固以它的同盟体系和军事存在为基础的霸权秩序,冷战以后,这个进程就没有中断,美国不同的总统治虽然有一些调整,但是总的基调不变。第二个进程是以东盟为主倡导的多边外交和地区共同体,特别是安全共同体建设为导向的进程。第三个就和中国有关,就是地缘政治版图的迁移需要面对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增长。

徐昕认为,从冷战结束以后一直到现在其实这三大进程一直在互相影响,在宏观的层面上影响着地区地缘政治的发展。比如说美日同盟是更传统的安全政治做法。而东盟倡导的地区安全共同体,特别从亚太地区来讲是更带有新意的。当然,不能忽视中国力量的持续增长,中国在此区域造成的影响力很大程度上超出所有人的预料,甚至包括中国自己的预料。在所有的进程里呈现的是动态,彼此影响的特点。

徐昕随后提到了在去年年底东盟10国做的一份民调报告,其中很多问题问到中美关系在地缘政治发挥的影响力,问到中国和美国哪个国家在经济上对地区有最大影响力时,超出三分之二的人都是选择中国。在问到政治和战略方面,中美哪个国家更有影响力?报告数据显示民调结果中国首次超过美国,这结果也让组织民调的部门吃惊,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他们主观的认知。

徐昕最后提到了中美博弈的影响力很像吉尔平在1981年出版的《世界政治变化》这本书所提到的,书中吉尔平讲了两种变化,一种变化叫做体系内变化,这是由权力关系,威望等级和大国力量的变化而造成的此消彼长,中美关系实际上就是这个意义的变化。

而另外一种系统性变化,这是来自于民族国家外部的一些因素给国家带来的压力造成的变化。这个也是目前中美博弈中能看到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