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强硬的不只是特朗普 而另有他人

撰写:
撰写:

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年,同时也是中美贸易战持续了一周年时间,两国关系何去何从备受关注

中美建交40年,美国与中国的交往可谓是起起伏伏,而40年间美国对华政策是如何发展和变化的,目前的美国对中国政策的强硬是否来源于特朗普本人意愿还是另有隐情,面对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对华政策是否会有所转变,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科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对此进行了解析。

孙太一的分析角度让多维记者耳目一新,他说,从1979年中美建交到2019年这40年间,美国政府一共做了41次国情资文的演讲,从这41分国情咨文的文本内容进行分析提及中国的数量、每一次提及中国所带的感情色彩是褒义、贬义还是中性等等角度,孙太一研究发现,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并不是在特朗普时期开始的,而是从布什政府的后期就已经形成了,小布什提到主旋律是中美已经是竞争者,要对中国要进行贸易诉讼。而整个奥巴马时期,对华主张进行“301调查”以及各种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等等。

孙太一认为,现在特朗普认为美国与中国的谈贸易失衡,对中国的赤字用“可怕”、“严重”甚至用到了“危险”这样的措词,其实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并非一日之寒。这种态度转变的原因在70年代至90年代美国的精英层一直有对中国抱有期待,他们认为中国会向着美国的制度和模式去进行自由化、市场化和民主化的转变,并且认为如果出台激怒中国的政策,可能会使得中国脱离他们预定的轨道,而从奥巴马时期,越来越多的美国建制派、主流学者或者说官员认为中国并没有再向这样的方向发展,而是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例如中国强调“四个自信”。这样的转变使得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制订的时候开始有所顾忌。很多人认为这是特朗普或者某位特定总统决定的政策,而孙太一观察这是来自于美国的精英层和建制派。

而目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对中国政策的制定决大多数是由内政所驱动的,孙太一分析有三个理由,第一,特朗普谋求自己的执政的政治正当性。因为3年前他的当选缺乏政治正当性,因为他的当选是以选举人票优势当选的,他真实的选票比希拉里少的多。因为缺乏了政治正当性所以他会主动的谋求经济正当性,所以经济正当性是孙太一认为特朗普内政驱动外交的第二理由。孙太一说,特朗普要刻意的刷美国的GDP数据,他一上台就刻意加大国家购买,对中国及世界各国发动贸易战,增进美国对外的出口以及减少美国从别的国家的进口。同时进行减税政策,促进消费以寻求执政的经济正当性。但实际上特朗普的真实数据,虽然就业率降低了、GDP增长了,但是如果从季度数据对比的话,奥巴马时期有好几个季度还要高于特朗普的。

第三是特朗普主打的文化正当性,所以他会搞美国优先,强烈反对非法移民等等,这都是为了谋求他自己的文化正当性。这里需要强调为什么特朗普要反对中国制造2025,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内政在驱动他拥有文化正当性,中国怎么能超越美国呢?美国应该是NO.1。不过有意思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或者他自己的个人的意见有时和建制派精英层是分离的,有时候建制派精英层会搭他的车,比如特朗普缩减贸易逆差,增加国库的收入及收关税包括打贸易战,甚至特朗普的文化正当性和建制派要求遏制中国华为、知识产权等方面一致。但有的时候特朗普和建制派的意见是向左的,比如,当政初期,特朗普的内部团队包括柯恩、莱特西泽等都希望美国联合欧洲和日本围堵中国,在贸易上进行打击,但特朗普刚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见过面,又特别想要维护和中国领导人的个人友谊,所以当他拒绝了他的团队的联欧日抗中的政策。外界认为好像是特朗普挺愚蠢的,为什么不直接针对中国,而要对他的盟友国家也进行关税打击,不过在孙太一的解读中认为特朗普和他的建制派有冲突的时候,反而起到了中美关系缓和的作用。

而面对2020年,如果不是特朗普执政或者换了另一位共和党的总统后,对华强硬的政策是否会有所转变。孙太一认为是有可能变的更糟,因为可能出现总统与建制派合流,这样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利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