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碰戈兰高地火线 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谁利用了谁

撰写:
撰写:

内塔尼亚胡已带偏特朗普(图源:VCG)

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6日在白宫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并签署了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公告。美以领导人此举引发了地区及国际社会的普遍批评。不过,从美以外交及各自内政角度考虑,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这样做也是在政治上的一种互相利用。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狭长地带,被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并管辖,但一直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在叙利亚内政爆发后,戈兰高地停火线叙利亚一侧被反对派武装占领。以色列政府正是看到了叙内战期间无暇顾及边境安全管控,企图永久占领戈兰高地。

自从特朗普(Donald Trump)2017年宣布将美国驻以大使馆前往以色列后,以色列就在寻求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3月26日签署公告时,给出的理由也是“捍卫盟友国家安全”,避免伊朗和真主党等组织利用戈兰高地对以色列发动袭击。

美国多年来避免在戈兰高地问题上偏袒以色列,但为何特朗普现在敢于宣布戈兰高地归属于以色列?

首先,内塔尼亚胡利用特朗普为自己的连任助选。4月9日,以色列将举行议会选举。但是,自今年年初以来,内塔尼亚胡在国内面临的腐败指控,给他的连任前景增加一丝不确定性。面对以色列总检察官的起诉,内塔尼亚胡否认相关指控的同时也强调,这是反对势力的“政治迫害”。这种措辞和特朗普对通俄门调查的定调一样。

当然,也有声音认为,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保守派看来政绩斐然,在执政党内部的地位非常稳固,连任前景不会因反对派的腐败指控而黯淡。

特朗普亲以色列政策与举动也是为了从民主党手中争取到犹太裔选民的支持(图源:VCG)

其次,特朗普也可以利用内塔尼亚胡巩固国内犹太裔及其他极端保守宗教选民。通俄门调查结束后,特朗普将更加自由地开启自己的2020年连任竞选。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通过一系列亲以色列政策,目的就是为了打破犹太裔选民支持民主党人的传统,争取更多犹太裔选民在2020年大选期间的倒戈。根据盖洛普民调机构公布的数据,2016年大选,宗教保守选民当中,犹太裔选民最不支持特朗普。

再者,粗糙地为自己空壳化的中东和平计划“填塞”内容。

特朗普政府的中东和平计划拖延已久。该计划因为沙特记者之死以及美国迁馆耶路撒冷等事件而陷入僵局。加上巴勒斯坦的反对,这部计划实际上处于空壳化状态。此次特朗普宣布戈兰高地属以色列所有,实际上是为了将其从和平计划中排除出去,也就是机械化地将和平计划中可能涉及的争端议题通过政治手段提前消除。但这种做法依然是单方面的,完全是在偏袒以色列,只会让和平计划遭遇更多阻力。

最后,特朗普这样做也标志着其身边极端保守势力再次取得胜利。2018年1月以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白宫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mpoe)已先后访问以色列,公开表达对以色列的支持。尤其是彭斯和蓬佩奥,基本上代表了国内极端保守声音。就在特朗普宣布戈兰高地属以色列所有之前一周,蓬佩奥还访问了以色列“哭墙”,对后者继续表达支持。

从特朗普2017年宣布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开始,他就无法走回头路,只能一步步满足内塔尼亚胡。据说,内塔尼亚胡甚至将自己和特朗普的握手纳入了竞选广告。这种政治友谊归根结底还是离不开犹太裔财团或游说势力对美国内政外交的影响。这在短期内无法改变。

虽然传统上美国总统第一任期聚焦经济,第二任期发力外交,但特朗普似乎已经打破这一传统,因为他只在乎巩固自己的保守选民基础。特朗普也知道,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是第一位的。

所以,表面上看,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是相互利用,满足彼此的内部利益需求。但从长远看,特朗普所做出的决定都是单方面、严重偏袒以色列的,而对美国来说,不一定有利。

美国内政外交受盟邦制约过大,本来就是不健康或不正常的,更何况这个盟邦还是地缘政治当中的“麻烦制造者”。美国也难免沦为麻烦制造者。在戈兰高地问题上,特朗普将个人政治利益置于整个中东和平利益之上,更是美国领导人自私自利的表现。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被利用或被带偏的成分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