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他国向右中国向左 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三波改革

撰写:
撰写:

社会主义的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史,将一种革命理论转化为可行的国家治理方案,可能需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时间。在“苏东剧变”后幸存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从未停止试验,尽管有很多障碍、争议和风险,但只有这种逆水行舟,才能维持社会主义的活力。

本文转自《多维CN》044期(2019年4月刊)封面故事《他国向右中国向左 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三波改革》。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冷战后遗留下来的五个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古巴、朝鲜、中国、越南和老挝,近年来均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社会主义的老树结出新花,在前两波改革浪潮后,一轮新的改革浪潮来临。

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三波改革

第44期《多维CN》、第41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当地时间2月25日古巴全民公投通过了2018年7月古巴国民议会批准的新宪法草案。在这部时隔40多年后重修的宪法里,确立了国家元首--国务委员会主席的年龄和任期规定,规定国务委员会主席第一届上台时年龄不得超过60岁,每届五年,最多可连任一次,同时将设立总理作为政府首脑。新宪法还提出保障私有财产、个体经济和外来资本,承认自由市场。

2月27日到28日,途径中国去越南参加第二次特金会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虽然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欢而散,但见面本身,就是近年来朝鲜版改革开放的缩影。过去一年多以来,在国家政策导向上,金正恩将朝鲜此前核武和经济并举路线调整为经济建设,尝试进行其谋划已久的经济改革。在外交政策上,他打破孤立,有效改善了与中国、韩国和美国的关系。

藉由第二次特金会在全世界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的越南,近些年来“革新开放”同样进入了深水区。在政治体制层面,以越共十大为节点,越南深化了政治体制改革,在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上向前大幅迈进,正在向议会民主、选举政治靠拢。改革也为越南带来了经济腾飞,并进一步推动越共在经济层面的改革。

老挝近年在经济发展上面借鉴了越南和中国的经验。2012年老挝加入了WTO,国家的经济总量有了迅速增长,贫困率也在逐步下降。2017年老挝人民革命党分别召开了十届四中和五中全会,决定继续扩大和深化革新开放,实施国有企业改革,努力吸引外资并改善营商环境。

第二次“特金会”选址越南让该国吸引了很多目光(图源:Getty)

在所有传统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中,中国的改革最引人关注。2013年中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拉出了一个包罗万象的改革清单,决定实行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为总目标的全面深化改革,意味着新一波改革拉开序幕。几年以来,中共在司法、军队、生态、党建、经济、外交等诸多领域实行了大规模改革,国家权力实现了向最高领导人的快速集中,终结了此前权力相对分散的状态,形成了新的党国体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经济分配领域,习近平领导的中共中央除了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上的决定性作用”之外,也更加强化政府对经济活动的介入,在抑制资本的同时,也在重建更公平的利益分配结构。

在传统“左”“右”的认知分野里,如果说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是在向“右”,那么中国的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则在明显向“左”。当然,这里的“左”不是毛时代平均主义的“左”。中国经济改革仍在朝向扩大开放发展。去年召开的博鳌论坛上,习近平公开承诺将在市场准入、投资环境、知识产权保护和扩大进口四个方面扩大开放,随后一年时间以来,相关改革措施有序出台。2019年,在在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下,中国宣布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中国表示要继续扩大开放(图源:新华社)

成败各半的前两波改革

自冷战后社会主义阵营产生以来,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最初奉行的都是源自苏联的斯大林模式,即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但它在长期实践中被证明并不成功。因此,为了摆脱困境,在第三波改革之前,社会主义国家就曾经掀起过两波大规模改革。

第一波是20世纪50--60年代,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对苏联斯大林(Joseph Stalin)模式的突破。但这波改革普遍以失败告终,社会主义阵营也由此而走向分裂。

第二波是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对苏联斯大林模式的根本性改革,其中最突出的案例是中国和苏联,这两个地球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由此而一个走向经济崛起,一个已经彻底崩溃。

在中国,1978年,邓小平复出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否定了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对外输出革命”的极左路线,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引入市场经济,在短短40年时间内创造了发展奇迹,由一个封闭落后的国家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与此同时,1985年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成为苏共总书记,面对不断衰退的经济和汹汹而来的反社会主义思潮,他开始实行多党制、议会制、总统制、三权分立。戈尔巴乔夫不再干预东欧各国的改革,并鼓励和要求东欧各国领导人按照他的“新思维”去进行改革。但苏联的改革非但未能成功,反而造成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生颜色革命,继而苏联解体。

改革的风险与挑战

自古以来,改革都不是一件易事。传统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三波改革浪潮将是一场持久战,机会与风险并存。

中国这轮改革的情况便是如此,在政治层面,虽然取得反腐败“压倒性胜利”、有效巩固和重塑了中共尤其是最高领导人的权威,但弱化了各级技术官僚的政治威信,降低他们的自主性。这带来了两种结果,一种是滋生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官员们普遍不作为。近年来中共决策层经常批判官场懒政怠政,正是源于此。另一种是每当中共决策层强势推动某一项工作时,各级官僚为了规避风险,往往宁左勿右、层层加码,导致政策初衷被扭曲,譬如一度造成部分民众冬季无法取暖的华北“煤改电”、“煤改气”工程。

朝鲜的无核化进程仍面临着内外障碍(图源:VCG)

也正是因为如此,外界对于中国改革的争议亦是很大。一些人认为中国是在革除弊病,回归社会主义政党的初心,是防范内外风险的有为之举,但也有不少人担忧中国正在“倒退”。对中共来说,如何在改革的同时平衡政策的理想性和实践性,避免这些广泛出现的“低级红”、“高级黑”行为影响到社会对改革的信心,是一件比改革可能更具挑战的事情。不光如此,曾经有效维系中共合法性的高速经济增长,正面临下滑风险,这也是本轮中国改革的重大挑战。

越南的改革确实有效推进了民主,部分去除了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共有的专制毒瘤,但由于高层权力比较分散,并且大幅私有化,已经造成严重的贫富分化,加之一直未能解决的贪腐问题,会否引发动荡甚至政权被颠覆,都尚未可知。老挝的情况是底子太差,经济社会问题很多。

朝鲜的改革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它的和平发展、改革开放都需要解决核问题。国际社会不太可能会承认它的拥核地位,在解决核问题之前,朝鲜仍将面临国际社会的联合制裁。同时,朝鲜还面临逐渐淘汰家族政治的巨大难题,经济改革也只是迈出一小步。至于古巴,目前的改革同样只是刚起步而已,未来还有非常漫长而又布满荆棘的路要走。

总之,改革是解决问题的钥匙,但就像苏东剧变一样,搞不好也会变成给自己掘墓。第三波社会主义改革浪潮既然已经掀起序幕,接下来结果如何,就看那些当政者的智慧,以及人民的耐心了。

推荐阅读:

【多维CN第43期】如何看待日渐兴起的“中共学”

【多维CN第43期】脱欧大限逼近 进退两难的特蕾莎·梅

【多维TW第40期】社论:比悲伤更悲伤的国民党

【多维CN第43期】大湾区昭示一国两制进入新周期

请留意第44期《多维CN》、第41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