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院不和催生恐袭 斯里兰卡揭开中国一带一路潜在风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截至当地时间4月28日,发生在斯里兰卡的连环爆炸袭击事件已告一段落。斯里兰卡军警已在此后的大搜捕中击毙并逮捕了许多与袭击者存在关联的可疑人士。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当科伦坡各界人士强调“伊斯兰国”(ISIS)等外部势力的威胁时,斯里兰卡的内部矛盾其实也同样严重。

资料显示,斯里兰卡情报部门早在4月中旬就得到了恐怖分子的相关情报。但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与总理维克勒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所属党团之间的严重矛盾已阻碍了政府机构的健康运转。这种府院不和、机构失能的局面不仅让“恐袭警报”无法在政府各部门间有效传递,还让包括恐怖分子在内的外部势力得以轻易渗透。

当本次恐袭揭开了斯里兰卡政治混乱的一面时,包括中国在内,任何尝试在该地展开经略的国家可能都要倒吸一口凉气。分析人士一度以为斯里兰卡有可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成为“南亚乃至全球经济中心”。而今,该国的现状就告诫观察家们,投资所在国政治环境的紧张程度,将严重影响中国在南亚乃至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的收益大小。斯里兰卡府院之争带来的隐患,也指出了中国未来在推行“一带一路”倡议期间面临的潜在风险。

一场爆炸之后,斯里兰卡当局的内部矛盾也再一次浮出水面(图源:AFP)

府院之争催化恐袭烈度

对分析人士来说,斯里兰卡的爆炸事件固然可以简单归咎于“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NTJ)及其背后相关的“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斯里兰卡当局也乐于向外界展示极端分子丧心病狂的一面:就在27日时,科伦坡当局还称此案一名主犯在赴澳大利亚游学后“受极端思想蛊惑”,以至铸成大错。但当外界纷纷指责恐怖分子时,斯里兰卡当局无能的一面似乎就被遗忘了。

不可否认,斯里兰卡军警在恐袭爆发后的围剿行动可圈可点,但随后披露的情报就显示科伦坡方面虽然早早从美国、印度的情报管道得到了NTJ组织谋划“恐怖袭击”的动向,但斯里兰卡总统、总理之间的裂痕让预警情报未获重视。

斯里兰卡多个政府部长已指出,以维克勒马辛哈总理为首的该国内阁对其一无所知。内阁发言人亦强调,称“自从2018年总理与总统西里塞纳产生分歧后”,总理便“不被允许接触安全简报”,而此次恐袭的情报亦在此列。相反,斯里兰卡总统方面在得到情报后,就已确保“警告信息在情报部门与警察之间准确传播”。这背后的派系、门户之争已清晰可见。

在一片混沌的斯里兰卡,中国参与投资的科伦坡港口城等项目是其为数不多的亮点(图源:Reuters)

事实上,斯里兰卡总统所在的“自由党”和总理所在的“统一国民党”之间的争斗已经有相当久远的历史。只不过科伦坡的政治斗争被长期掩盖在与“猛虎组织”的内战中。

在斯里兰卡政府军2009年击败反政府武装,结束了长达30年的内战后,两党之间的冲突就在此后的十年间逐渐激化,并在2018年演化成为一场不亚于内战的复杂政治危机:西里塞纳突然宣布罢免维克勒马辛哈职务,并解散内阁。

虽然这场风波在斯里兰卡最高法院为首的各方干预下告一段落,维克勒马辛哈亦官复原职。但随着斯里兰卡新一届总统大选即将在2019年12月7日展开,该国两大政治集团在选举季节继续争斗将成为大概率现象。即便本次恐袭事件让科伦坡的政要们大吃一惊,进而开始整顿吏治,指望斯里兰卡在未来七八个月里改变此前七十多年的痼疾也是不现实的。

来自斯里兰卡的潜在风险

很显然,斯里兰卡两大政治集团的争斗导致国内一片混乱的局面正在让国际社会瞠目结舌。对于正在斯里兰卡力推其“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国来说,这种政府空转的局面是颇具讽刺意味的。虽然北京能确保“不论斯里兰卡执政方是谁,中斯关系都保持良好发展”,但一个缺少执行力的政府显然也不能期待过多。

就目前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局面来说,北京已拥有8个10万吨级泊位和2个2万吨级泊位的汉班托塔港的经营权,汉班托塔港周边园区的开发也刚刚开始。北京计划在“今后三五年内”,寻求“不少于50亿美元”的投资,进而为斯里兰卡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引领和带动斯里兰卡南部地区整体发展,重塑斯里兰卡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重要地位。

但当北京试图加速建设进程时,中国还是发现自己在斯里兰卡被其体制与建设能力严重掣肘。

就在2019年4月8日,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南部铁路延长线一期项目已宣布通车,但这条早在2013年开工,全长仅26.75公里,设计时速120公里的铁路还是让不少津津乐道于“中国速度”的观察家大惊失色。当外界得知斯里兰卡方面“缺少铁路建设经验”的工程技术官员还频频对经验丰富的中国铁路建设人员指手画脚时,该国的问题也一目了然。

一场恐袭事件或许能让选举季节的斯里兰卡各界人士冷静下来(图源:AFP)

更糟的是,斯里兰卡背后还出现了印度等国势力的阴影。印度媒体早在2015年就公开强调“印度利用其影响力促成了当时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政府内的西里塞纳与当时的反对党领袖维克勒马辛哈的联合,在大选中将拉贾帕克萨击败”。

虽然西里塞纳和维克勒马辛哈上台后,在国家债务危机及经济发展的迫切需求面前,斯里兰卡选择继续支持“一带一路”。但该国政治的不稳定性也随之越发突出。

而今,中国已成为斯里兰卡最大贸易国。巨量中资继续涌入斯里兰卡,成为该国外资的最大来源。虽然有分析人士已经建议,中国或许可借“一带一路”倡议,协助改善斯里兰卡对相关地区的治理力度。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北京或许更应该认识到自身在相应区域所面临的潜在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