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一带一路污名化 中国大外宣必除官僚主义

撰寫:
撰寫:

马哈蒂尔对于“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东铁项目态度发生了转变(图源:新华社)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4月26日在北京正式拉开帷幕,本次论坛汇聚了来自150多个国家,近5,000名外宾。“一带一路”倡议自2013年提出以来,历经6年的发展,很多项目已经落地,呈现出各种发展脉络。马来西亚作为“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合作伙伴,总理马哈蒂尔出席了本届论坛。

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主席、原马来西亚交通部长翁诗杰,从马来西亚的视角谈“一带一路”倡议在马来西亚的落地情况。他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在具体落地的过程中,需要更多的与当地社群交流沟通,尤其需要以开放的心态主动发起宣传,避免所在国民众对中国企业的刻板印象。

翁诗杰在马来西亚从政超过25年,曾先后担任马来西亚议会议员、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副部长、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内阁交通部长等职。作为当地的第二代华人,翁诗杰还曾担任马来西亚华人协会(MCA)第8任主席,还曾当选马华公会总会长。

多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日前在北京出席了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马来西亚的角度,你怎么看“一带一路”倡议近几年的发展,以及在国际上的推行情况?

翁诗杰:从马来西亚看“一带一路”的角度,首先肯定是从聚焦东盟出发,尤其是与马来西亚相关的方面。我们认为“一带一路”的战略布局是空前宏伟的,但是战略部署和具体的落地“战术”是两个层面的事,讨论落地“战术”必须要加强国别研究,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民情和营商环境都不相同。如果掌握不好这些具体情况,采用一刀切的思维,就会遇到很多问题,走很多弯路。

掌握清楚这些具体情况,对中方的投资者有好处,也很重要。但是要想全面掌握当地情况,投资者单方面的努力还不够,需要与当地的伙伴合作,这个伙伴不光是政府,更包括超越政党的一些非政府组织(NGO)。NGO在中国还不是很普遍,中国的NGO形态也与其他国家存在不一样的地方。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企业落地的过程需要与当地的各类NGO,包括智库等机构进行合作,寻求他们的帮助。一方面,企业可以得到这些组织在信息上的及时反馈,这一点很重要。另一方面,能借助它们的平台迅速掌握民情,加深与当地民众的沟通。

不管进驻的企业原先的实力有多强,一旦入驻当地,必须要与当地接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当地伙伴的帮助。我在过去的论述中也提到,中国的很多央企、国企走出去落地之后,公共关系建设很重要,必须要和真正的当地群众接触,并不应该只与当地的商业领袖和执政党保持沟通,哪怕是在野党也应该一视同仁,这种等距离的交往十分重要。

但是,在我们看来,到今天为止这些方面仍然是中方的短板。总结来说主要有两个短板,需要着力去解决。第一是公关,第二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在社会责任方面,企业应该也有所担当,并不是说企业出钱,让当地的地方政府去干就行。企业必须亲力亲为,最好与当地NGO配合,因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行中一直强调民心相通,民心相通的执行层面主要还是靠企业。

但是据我们的观察 ,这个短板还十分普遍。

多维:不管是中国的央企、国企还是民企,大多缺乏走出去的经验和认识。在你的观察中,中国之外其他国家的大企业来马来西亚投资,他们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翁诗杰:其实外国来的企业,尤其是这些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他们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他们的过渡期和磨合期相对较短,换句话说,他们能很快进入状况,从善如流。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抓住民心,并不是说要参与当地政治,选边站。至少要保证当地民众对企业的好感。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很多企业在落地之后,在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板上都用的是汉字,一个外文都没有。当地民众一般看不懂这些语言,就会产生抵触心理,会生出猜疑和戒备。民众就会有一种刻板印象,“你们是来赚钱的,也不懂得尊重我们的文化”。这种误解对企业的发展非常不利。

多维:这其实涉及到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不断走出去的大背景,其实不管是中国的企业还是社会团体,包括政府在内,都还缺乏相关的意识。

翁诗杰:是的,我们可以理解这一点,但既然要走出去,用我们中文中一句古话来说就要“谋定而动”,这是来自老祖宗的教诲,以前毛主席说不打没准备的仗,也是这个道理。

中方企业走出去的任何一个项目,事先肯定会做相关的调研,包括出具可行性报告等等。在调研的内容中,这些项目能够给当地社会带来哪些的好处,特别是人文层面的好处,我觉得这些需要中方企业做出一些思考,甚至不妨规划一些宣传。“一带一路”是一盘经济棋,也是一盘政治棋,政治离不开宣传,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需要在这一点上有自觉意识。

多维:企业的个体行为其实也关乎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形象。

翁诗杰:确实,我和一些大陆的朋友也在私下讨论过这个问题,感觉现在的情况潜藏着危险,我这么说并不是要挑刺,而是希望中国的企业在海外能真正做大、做强、坐稳。否则,会让海外民众对整个“一带一路”概念有不好的认知,甚至借题发挥来诋毁“一带一路”倡议,这种情况其实也已经发生了。

多维:近年来中国央企和国企率先出海,它们大多习惯于国内处理问题的一套方法,但是在“出海”之后这一套可能并不适用了。

翁诗杰:没错。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大陆官方媒体的驻外机构,比如驻在马来西亚的中国媒体,有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想采访同样驻在当地的中国企业,但是经常性的遭到拒绝,甚至连面都见不上。

基本上这些企业都把与外界交往的窗口封锁了,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你连自己国家的媒体都不见,又怎么去和当地的社团打交道?

多维:中国在外宣上还有很多需要转变思路的地方,软实力也要相应提升。

翁诗杰:对,软性技巧很多时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企业认为来做项目,公关并不重要,有事情的时候,通用的做法就是发通稿,但是这个做法在海外几乎不会有人认可。

多维:经验不足可以理解,央企和国企更需要反思潜意识中的官僚主义等问题。

翁诗杰:非常对,这一点必须改进。我们这些马来西亚华人都算是大陆的朋友,不管我们在国内被叫做“知华派”或者“亲华派”,都不重要,我们在意的是,“一带一路”这面旗帜不能被污名化。

现在在很多国家,大批不沾边的项目也都称自己是“一带一路”,哪怕是民企搞个房地产都自称为“一带一路”,这个概念甚至有点泛滥成灾了。

多维:中国企业走出去,在宣传方面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主要就是提升“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的能力。

翁诗杰:这一点我同意,我们(马来西亚华人)对于大陆还有一些情怀,不管是基于哪一种感情,看到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落地时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们也很着急。我们在马来西亚土生土长,最了解当地的情况,所以也希望进来的中国企业也能尽快掌握。央企和国企是先头部队,更需要为后面进来的企业树立好榜样,这是我们所关心的。

多维:最近重启的东铁项目算是传递了一个积极的信号,“一带一路”倡议在推进过程中肯定不会一帆风顺,最重要的还是在过程中不断磨合,与当地的发展战略匹配。

翁诗杰:是的,中方要懂得从多方面借力,尽量与当地的各个群体都成为伙伴。这样一方面可以加深沟通,更重要的是可以借别人之口讲自己成功的故事,这在宣传上是效果最好、同时成本最低的方式。

这也是一种现代的理论战,走出去并不仅仅是搞工程这么简单,本身还是一场政治博弈和理论战。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