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操弄终酿悲剧 乌克兰需摆脱“浪漫主义”思维

撰写:
撰写:

前不久结束的乌克兰大选推出了泽连斯基这位政治上的“纯素人”,让很多观察对乌克兰的未来感到担忧。但另一方面,由于之前的波罗申科政府一直采取敌视俄罗斯的政策,泽连斯基愿意与俄总统普京对话的姿态,也让不少评论开始探讨乌俄关系新的可能性,以及对乌克兰东部地区问题的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研究室主任赵会荣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乌东问题背后的根源是美俄博弈,在美俄的态度没有最终定型前,这一地区的命运仍处于混沌不明的状态。这也再次提醒人们,一个国家的命运最终取决于这个国家的治理能力,如果自身的治理无法做到内部团结,就会被外部力量所左右。

泽连斯基作为一种新的可能性,北约和俄罗斯都必然会拉拢(图源:Reuters)

多维: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上台以后,调整和改革国内经济会是一个巨大工程,而他现在面临的最直接问题就是国家的领土分裂。从目前来看,俄罗斯和北约两边都在拉拢这个新人。

泽连斯基自己表示,上任后要继续推动《明斯克协议》(Minsk Protocol)的执行。而你之前在公开场合提到过,《明斯克协议》是一个无法执行的协议,没有人能厘清其中各自的义务和责任。你认为泽连斯基有机会继续推进《明斯克协议》吗?也有声音认为俄罗斯会和乌克兰商讨新的《明斯克协议》,你怎么看?

赵会荣:泽连斯基并不会研究怎样去遵守这个协议,他对协议的看法与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有点相似,都反对这个协议,因为这个协议本身就有问题。

泽连斯基不想按协议规定那样,给东部地区高度自治地位。他其实想找到新的方法,邀请美国、英国和俄罗斯坐在一起探讨,其实这种想法比较温和,也符合现实情况,对乌克兰也好。

但是决定权只有小部分掌握在乌克兰手里,东部地位问题背后还是俄罗斯与西方的博弈。归根结底就是俄罗斯能不能让步?美国和俄罗斯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这一点很重要。

以往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要和普京(Vladimir Putin)对话,普京不理他,因为波罗申科的政策就是与俄罗斯敌对,把俄罗斯当作侵略者,这种情况之下也没有对话的空间。

多维:前不久乌克兰政府甚至把俄罗斯军队列为恐怖组织。

赵会荣:波罗申科认为东部地区的战争是反侵略战争,他不认为是乌克兰内战。

现在泽连斯基的看法相对温和一些,对于东部地区的叛军,他认为也是乌克兰人,是自己人。只不过这些人被洗脑了,他想要这些人重新回归国家,解决东部的冲突。

但现实其实很困难,根源就在于乌克兰要加入北约,但俄罗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这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北约到家门口怎么行呢,再加上俄罗斯眼中的乌克兰就是“小兄弟”,在心理上不能接受“小兄弟”和自己平起平坐。

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也是如此,在俄罗斯眼中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很难接受与他们平起平坐。

这背后有历史原因,俄罗斯甚至认为这些国家,包括乌克兰在内,它们的版图都是由俄罗斯决定的。乌克兰肯定不同意这种观点,所以,大国利益的博弈是乌克兰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多维:泽连斯基曾经表态要延用“诺曼底模式”。此前主导诺曼底模式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但自从她宣布2021年要辞职之后,法国在欧洲事务上渐渐有了接替德国的架势,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表现出了领导欧洲的雄心。在你看来,法国未来会成为“诺曼底模式”的主导力量吗?

赵会荣:很难,欧盟(EU)的外交很大程度上是追随美国,从广场革命的后续发展可以看出,美国站在背后可以影响欧盟的立场,因为在安全领域欧盟受制于北约(OTAN)和美国,没有自己独立的安全力量。乌克兰尽管和欧洲在利益上的关系密切,但是欧洲能发挥的作用仍然有限。

欧洲自己抱不成团也是重要的原因,欧洲内部有分歧,谁也不愿意让别人当欧洲老大。所以,在乌克兰问题上,欧洲只能在中间起到协调作用,美国现在在乌克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乌克兰选举之前,主要候选人都去见美国特使。

在选举之前,候选人去见谁,其实就能看出哪个国家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大。 就像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候选人在大选之前见普京,谁能见到普京谁的胜算就大,所以现在可以看出美国在乌克兰的影响非常大。广场革命和克里米亚事件以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影响空间变得很小。

国家治理不善让乌克兰在列强环伺之中失去了主宰自身命运的机会(图源:Reuters)

多维:未来乌克兰东部问题仍会在大国力量交织下陷入无解状态吗?

赵会荣:确实很难解。因为没有一方会为了乌克兰的独立出让自身利益。至少美国和俄罗斯肯定不会,乌克兰当然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但这只是一厢情愿,其实从头到尾,乌克兰只能依靠自己。

历史上乌克兰总是依靠一方外部力量来对抗另一方,这种方式其实损失了自己的利益,也不能在根本上解决问题。

乌克兰首先自己要团结,国内27个行政单位必须发出同一个声音,只有自己有一股强大的声音在,才不容得别人忽视,别人才不能随便用你的利益做交易。如果内部动荡,分歧严重,给外界的直接观感就是政府不行。

而要解决自身的问题,就又回到了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话题上。乌克兰需要推出让大多数人都满意的政策,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只为了讨好一部分人。所以乌克兰民众总抱怨,政治精英们在个人利益上的算计比任何人都精明,但是忽视了国家的根本利益,窃取了国家的利益。

多维:这也是很多国家的通病,国家利益在政客面前只能屈居于个人利益之后,英国脱欧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

如果要改变这种局面,只能期待一个政治强人出现吗?

赵会荣:民众会认为国家缺少这样的人物才导致现在的局面,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其实全民的政治成熟和理性也很重要。街头运动在乌克兰很常见,这种运动背后的动机并不完全是要实现某种政治诉求,有时候民众仅仅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上街了,如果所有人都不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只有政客这样做,也不现实,需要共同努力。

多维:团结和国家的认同感都要靠自己争取,不是等来的。

赵会荣:一定是这样的,这就涉及到把国家放在什么地位上的问题,克里米亚事件之后,很多乌克兰人对祖国有了一个更全面的认识,会在心目中提升祖国的地位,但是后续的发展还需要克服很多问题。

乌克兰折腾了这么多年,经济底子掉了很多,如何一步步把这些亏空修补,是当前乌克兰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基本上乌克兰现在还要靠国际组织的贷款和资助,主要产业又掌握在寡头手上,腐败严重。要做到全方位治理,对泽连斯基来说肯定不易。

乌克兰又不是波罗的海国家,有欧盟可以依靠,而且短期内欧盟不太可能吸纳乌克兰加入,所以乌克兰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些国际组织中得到的援助十分有限。

可以预见的是,乌克兰每一步改革都要付出很大代价,比如如果要提高天然气价格,民众肯定不乐意,因为他们现在生活的已经很艰苦,不能再接受公共产品的涨价。而且当前乌克兰人口和人才大量外流,已经到了其他国家看来不可思议的地步。

乌克兰问题未来的走向仍然扑朔迷离(图源:VCG)

多维:现实的残酷在于,即便乌克兰能够依靠改善国家治理来凝聚团结,可能也是不包含东部三州的“团结”,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三个州似乎离心力已经非常强。

赵会荣: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转机,只不过现在比较棘手。因为美俄关系在恶化,短期内看不到转圜的迹象。

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地区这样做,我认为它是有想法的,拿到克里米亚之后,它可能把东部地区作为让步条件希望美国人放它一马,结果没有实现。

但这个地方还是可以谈的,克里米亚是俄罗斯自己制造的一个问题,俄罗斯也给自己留了谈判空间,因为俄罗斯不想直接吞并乌东地区,乌东地区需要持续的“输血”,对于俄罗斯来说其实是消耗,而且东部地区的情况与克里米亚不一样,不太容易做到。

而美国一开始也不想再往前推动这个问题的解决,只想利用这个事消耗俄罗斯。俄罗斯本来经济也很困难,再接手这样一个不断撒钱的地方,负担就更大。

但是因为俄罗斯要阻止乌克兰加入北约,维护这个重要利益,所以这个代价还是要付出。东部的问题不是不能谈,关键是美俄关系,而不是乌俄关系。如果美国能让步的话,俄罗斯完全也有可能后退一步。

多维:未来乌东问题还有升温的可能吗?

赵会荣:很可能继续保持现在的胶着状态,俄罗斯想拉住乌克兰,主动激化东部问题不利于缓和与西方的关系。普京现在在观望,看泽连斯基会有什么举动。包括乌克兰整体在内,整个乌克兰问题还都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等尘埃落定了,才能真正相安无事。

在乌克兰看来,自己与俄罗斯是平等的。但在俄罗斯看来,自己曾经帮了乌克兰很多,现在乌克兰要“离家出走”,俄罗斯肯定要想办法阻止它。

这些都与历史遗留问题有关,从大国的地缘政治安排的角度来看,乌克兰这个地方仍然是一个混沌不清,归属不明的地区。虽然说是现代独立国家,但能否真正独立还是取决于自身的实力,自身有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

国家成长过程中必须选择一条符合自身利益的道路,后苏联地区国家都在做选择,在不断调整,包括俄罗斯也在调整。俄罗斯在“9·11”事件之后还曾允许美国势力进入它的后院,当时俄罗斯也存在一些“浪漫”的想法,想与美国平起平坐。但显然,美国是接受不了的。

连俄罗斯都免不了有时会有“浪漫主义”的想法,就更别说乌克兰。乌克兰想加入欧盟和北约,在很多人看来不切实际,起码短期内看不到前景。这也与乌克兰的民族特性有关系,它们在历史上也是这样,有“浪漫主义”的一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