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尽好处又不愿付出 美国霸权是否可以永续

撰写:
撰写:

提出“软实力”(soft power)概念的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Joseph Nye),不久前于英国《国际事务》(International Affairs)期刊刊出最新一篇论文《美国霸权的兴衰:从威尔逊到特朗普》(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hegemony from Wilson to Trump),阐述美国霸权的兴衰、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以及中美关系的前景。

美国学者奈认为,特朗普政府越来越保守的单边主义,与美国真正的战略利益,乃是相反(图源:AP)

据微信公众号“国政学人”的编译,奈在文中回顾美国近百年来的外交政策,认为似乎有从扩张到紧缩的几次循环,尤其是比较威尔逊(Thomas Wilson)跟小布什(George W. Bush)两位美国总统,尽管两人的意识形态并不相同,但都把在世界上其他地区传播民主与自由当作美国的使命。但这种外交上积极传播的政策皆以失败告终,并导致了随后的“紧缩战略”反应,当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策尤其体现这一点。

近年来,由于中国大陆崛起(有的学者则称为“再起”),美国以往的霸权地位面临一定的冲击,再加上现在美国外交政策趋向紧缩,这更让外界质疑,是否美中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奈在文中建议美国,其实不用担心软实力跟军事实力被中共超越,反倒应该抱持开放的态度,与中共分享国际秩序的权力、并提供公共财,但奈也认为,目前特朗普的政策,系反其道而行。

事实上,奈的论点隐含一个关键的空缺,即美国人民的普遍想法。换句话说,美国人民在乎的,肯定是自己(本国或个人)利益居多,而不是世界;当维系世界利益要牺牲美国人时(战亡、军费等),美国人不会接受,1960年代的反战浪潮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奈将这种人性取向简单称为“民粹”,恐怕有点轻忽,因为民粹虽能解释政治对立激化,却不能完整诉说老百姓的普遍看法及进而对外交政策的影响;特朗普的当选,除了受民粹影响外,也是因为他的部分要求确实击中美国老百姓的偏好。

奈没有讲出的、更深层的一点,其实是美国成为霸权以后,自己本身也获致最多的相对利益。不管是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Bretton Woods Agreements)赋予美元全球结算货币地位,或者美国握有众多国际组织当中的特权,以及运用霸权的政治影响力获得许多资源与配合等。这些不仅让美国政府获益,也让美国老百姓享用到不少好处,光是使用美元走遍全球,就节省很多换汇成本;更别提美国民间消费的巨量物资供应,皆仰赖全球各洲中低收入国家生产。

美国印刷出来的钞票,让美国人民享受不少利益,但背后并不具有真正的准备支撑,世界各国难免受到损失(图源:Reuters)

尤其,美国政府光是印制钞票,就等于向全球征收铸币税(Seigniorage),因为美钞背后完全没有相应的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准备”,仅仅是一张加了不少防伪功能的棉纸;但由于美元是全球重要物资、借贷与贸易的结算货币,各国不得不使用这种不断贬值的货币,对于美国印钞票变相搜刮他国财富,也几乎无能为力。美国政府与民众,在如此的世界格局之下,对于美元带来的收益,也视为理所当然。

展望未来,既然当前美国政府与百姓,并不愿意负担引领国际秩序所需提供的公共财、同时又甘之如饴地享用霸权既得利益,这样一来受到不少国家的指责,也就不足为奇。美国霸权秩序的动摇,也是这一结构的必然产物,不少国家正在“去美元化”,可说是相当明显的迹象。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越来越保守的单边主义,也让原来属于西方阵营的欧洲开始转变对美态度,在客观效应上,反而让欧洲甚至是中国大陆逐渐增加在世界格局中的角色和地位,对美国而言其实是一种讽刺且吊诡的发展。

美国财政赤字已到了相当可怕的地步,既然缺钱,何以从事国内外建设?美国人民会愿意出钱出命,支撑这个国际秩序吗?恐怕很难,历史上也确实没有永续的霸权存在。战后美国单极独霸的地位正在悄然松动,既有美国国内的因素,也是整个世界客观条件下的发展态势,美国学者奈嗅到了这个味道,而他没有观察到更为细致的变化,恐怕更足以令美国以及这个世界警惕再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