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谈判核心诉求显露 中国三大底线与美国八项要求

撰写:
撰写:

进行多轮的中美贸易谈判本已出现曙光,5月却突然陷入僵局。随着中美两国对抗不断升级,有关贸易谈判新一轮交锋的核心诉求开始显露。

特朗普(右)称美国在谈判中处在有利位置,认为中国盼望达成协议(图源:AFP)

美国八项要求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的深入,多种渠道披露出双方的谈判条件。《纽约时报》引述一位了解谈判内情者,罗列了美国向中国提出的八项要求。

这些要求包括:一年内减少贸易顺差1,000亿美元,之后一年再减少1,000亿美元;停止《中国制造2025》中对先进制造业的补贴;接受美国对《中国制造2025》产业的潜在进口限制;实施“直接的、可验证的措施”,阻止网络间谍入侵美国商业网络;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接受美国对中国的敏感技术投资的限制,并不进行报复;将目前10%的平均关税降至与美国相同水平(3.5%);开放服务业和农业。

此外,美国还要求,两国须在每季度共同审查进展情况。

有美国官员称,中国本已在一些核心“结构性”议题上有所让步,包括改善知识产权保护、不再强迫技术移让,及改善中国市场准入。但抑制政府补贴仍是困难的议题。这些进展一度与上述八项诉求吻合。

路透社分析指出,这些谈判条款具有独特之处,传统贸易协议目的是降低签署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协议是基于双方遵守协议条款的设想。而当前中美贸易谈判的目的是迫使中国改变在知识产权、补贴等方面的行为,协议的逻辑不同以往,更类似于美国对外国实体实施的金融制裁。只有其他国家做出了美方想要的改变时,这种制裁才会解除。

中国三条底线

以往中美每轮谈判后,往往由中国外交部或商务部的发言人表达观点。但5月最新一轮谈判后,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美国对媒体阐述了中美贸易磋商的三个主要分歧点:要不要取消关税;采购数量问题;文本的平衡性,任何国家有自己的尊严,所以文本必须平衡。

分析人士认为,中方提出的分歧点恰恰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不愿意让步的“底线”。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5月19日接受采访时也透露,自己已经告诉过习近平,两国之间的协议不可能“五五分”。因为中国以往的贸易做法,协议必须有利于美国。

对此,中国外交部多次回应称,中美11轮经贸磋商未能达成协议,根本原因在于美方试图通过极限施压实现不合理的利益索求。这从一开始就行不通。“美方可能一直有一份自己奢望的'协议',但肯定不是中方同意过的协议。”

华为危机引发美中新一轮对抗(图源:VCG)

有迹象表明,中国已开始着手准备一个长期应对美国挑战的计划。不仅仅是对眼下关税升级的应对,更是对于未来长期中美贸易关系的长线布局。这些长线应对方案将涵盖货币政策、产业分工、行业布局等多方面,既是自身内部发展需要,也是应对外部不确定因素之策。

中美科技冷战

随着两国相互关税上调,美国对华为实施禁运。纽约时报称,如果说中美之间已开始了一场科技冷战,那么针对华为的命令完全可以视为一面数字铁幕的开始。

“这明显是在争夺科技主导权”,德国信息安全专家认为,美国政府对华为“下手”,并不是因为莫须有的“间谍问题”,而是因为华为代表的中国产业界正在挑战美国的科技霸主地位。在这一过程中,全球的IT界都将受到损害。

德国之声称,中美相争,欧洲得利?现实却是事与愿违。一项调查研究显示,中美贸易冲突被视为经济前景的不确定因素,因此反而影响了欧洲企业的商业信心。大多数欧洲企业虽然赞同特朗普批评中国的经济政策,但反对采取惩罚关税的手段。

“此举是一个严重的误判”,英国《金融时报》社评认为,这标志着全球科技产业的一个转折点,代表着正在显现的新的美中冷战的第一枪。无论美国的行动暴露了华为乃至整个中国科技行业的脆弱性有多大,最终而言这些行动也可能失败。它们很可能会刺激由北京方面主导的努力,以解决中国的弱点,发展一套完全独立的供应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