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稀土并非不可替代 特朗普也没有应对方案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5月31日前后,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稀土问题所发表的言论仍在引发市场激烈波动。由于中方正面回应了“稀土可能成为中国反制美国的筹码”等问题,一时间,很多涉及稀土深加工产业的中国企业的股票已连续数日冲到涨停板。

考虑到钪、钇、镧、铈、钕等17种稀土金属是制造汽车、电子、武器等产业精密元件必不可少的材料,中国在稀土资源精炼等领域也具备相当的发言权。欧美经济人士因此倍感紧张。《金融时报》等媒体甚至开始渲染起“中国稀土出口断供”的恐怖气氛。

不过,中国发改委未宣布任何具体政策。稀土在实践中也很难被用作具体武器。自2010年以来,美国政府和工业界也积累了一些稀土产品的库存。日本还在2011年后向外界展示了自己“减少对中国稀土依赖”的具体做法。这让以特朗普(Donald Trump)为首的华盛顿方面对北京陡然有了几分信心。

但日本摆脱对中国稀土依赖的进程是漫长且艰辛的,日本的住友、东芝、丰田通商、双日等财团从2012年开始,深入哈萨克斯坦、越南、印度、南非、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甚至格陵兰等地开矿建厂,才勉强填补了一部分缺口,另一部分则仰仗法国罗地亚(Rhodia)集团等跨国矿业企业解决。目前,日本对中国稀土材料的依赖度已下降到50%左右。

相比之下,坐拥世界著名高品位稀土矿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的美国在这一问题上反而显得被动。美方目前已不具备冶炼能力,恢复开采的芒廷帕斯矿每年还需将开采产物运往中国进行下一步冶炼加工。尽管美方企业有“在2020年底重启冶炼厂”的计划,但这显然跟不上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节奏,特朗普在这一年间也不太可能拿出什么应对方案。

破产的钼公司及其芒廷帕斯矿区见证了美国稀土工业的辉煌和没落(图源:VCG)

中国稀土工业摇身一变

对西方的财经分析人士来说,2019年与“中美贸易战”随行的稀土风波有些似曾相识。很多人会不由自主地想起2011年时“中国限制稀土出口”引发的风潮。

中国曾出于环保等因素的客观需求,采取了对稀土矿开采、冶炼的整治与限制等活动,还积极打击走私、非法开采等活动。这让严重依赖此前来自中国的廉价原材料的美、日两国大为不满。面对用于混合动力汽车和声纳系统的氧化铽等材料涨价三倍以上的局面,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就呼吁美国及其盟友“减少对中国稀土生产的依赖”。

在8年之后的今天,当年高呼口号的美国没能对中国稀土继续说“不”。随着中国调整国内稀土产业,建立六大稀土集团,将原矿石出口升级为氧化物制成品出口,此举不仅对全球稀土市场产生了重要影响,也改变了中美之间的贸易环境。

目前,美方已一改此前从中国购买矿石的做法,转而将含镧矿石运往中国,然后从中国购买提炼后的氧化物和化学产品。这一局面也暴露了美国缺少稀土冶炼能力的现状。

在中美三家财团收购下,芒廷帕斯矿区才勉强恢复生机(图源:VCG)

根据荷兰阿达玛斯(Adamas Inteligence)咨询公司以及海关数据显示,中国仍在进一步打击非法稀土矿石开采,这使得中国国内稀土产量在2018年下半年有明显回落:中国2018年下半年的稀土产量被限制在4.5万吨,比上半年的7万吨下降了36%。

与此同时,中国还在2018年进口了4.14万吨稀土氧化物,较2017年激增167%,并由此成为世界第一大稀土进口国,其中来自美国和缅甸的矿石和氧化浓缩物已成为其中大宗。这一现状也展示了中国在稀土冶炼领域不可被轻易替代的现状。

此外,中国在稀土金属氧化物转化为金属、合金、磁铁、发动机等制成品的技术上也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这就让中国在8年间改变了此前出售低附加值产品的身份,转而开始在产业链上扮演输出中高附加值产品的角色。

不可否认,中国在稀土行业至今仍未取得与其市场地位相称的议价权。但随着电子工业对永磁体等材料需求的不断增大,加之中国白云鄂博等主要产地的产量远高于澳大利亚等行业竞争对手,生产成本却低于对方,这就让中国在稀土的开采、冶炼等领域得以继续维持其主导优势。

就目前局面来说,中国仍需要输入重稀土材料,美国也并未对来自中国的稀土材料加征重税,在全球都需要保护稀土材料所满足的重要生产需求时,欧美媒体风传的“中国用稀土作为反制工具”的做法也不太现实。

美国稀土工业已难以摆脱中国

面对中国在贸易战期间仅对美国输华稀土矿石课以重税的现状,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在稀土工业领域能否真正摆脱中国呢?就21世纪的产业现状来说,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的确,美国直到20世纪60年代都以世界最大的稀土生产国和供应国著称。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芒廷帕斯矿山也长期号称“全球最大的稀土矿”,直到1990年,其稀土产品仍占当时全球市场的40%。美国还依靠罗地亚公司在法国和美国的冶炼厂为其提供钐、钕等永磁体材料。

但随着中国开始输出白云鄂博等产地的稀土矿产,国际稀土市场的环境就随之一变。全球各大精炼厂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逐渐抛弃了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南非等地出产的独居石、氟碳铈矿等污染大、具备放射性的产品,转而采用中国出产的氯化稀土等安全材料。

特朗普当局权衡利弊后,没有选择将芒廷帕斯矿区收归国有(图源:VCG)

中国稀土的开采与输出给了全球稀土产业以压力。虽然中国稀土价格仍受美国主导的“国际市场条件”所左右,其交易近乎贱卖。但这种“贱卖”行为也客观上给了全球稀土开采行业以致命打击。

20世纪90年代后,日本、美国等国的稀土开采企业因成本因素陷入经营低谷,不少公司因此倒闭歇业。这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芒廷帕斯矿区在2002年的关闭,以及运营该矿区的美国知名矿业企业“钼公司”(Molycorp),又称莫利矿业,在2015年的破产。罗地亚公司在美国得克萨斯的冶炼厂也在20世纪末关闭。

美国元素公司(AEC)等企业曾在2017年尝试游说特朗普身边幕僚,希望他能出于“国家安全”需要,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将该芒廷帕斯矿区“收归国有”。但美方最终仍选择不介入此案,并任由中美两国的三家财团将其收购。这也意味着美国在稀土工业问题上终归要面对现实:中国的稀土材料固然不是不可或缺的,美国不缺少类似的矿产资源,但他在须臾之间又能拿出冶炼和深加工的能力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