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希泽回应中国白皮书 中美有三个认识误区

撰写:
撰写:

中国白皮书是反击美国策略的一部分(图源:VCG)

中国政府6月2日发布《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之后的第2天,也就是北京时间6月3日,美国贸易办公室专门就此发表声明,再次强调了美国之前的立场。与其说这是美国回应中国白皮书的一篇声明,还不如说是美国对自己立场的自圆其说,间接证实中国政府对美国的指控。声明也有很多逻辑上的问题,这些问题一直伴随中美贸易谈判始终。

相比中国8,000多字的白皮书内容,美国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很简短,只有5小段。中国白皮书引述很多数据和案例,驳斥美国立场的同时,也表明的自己的立场,并再次强调了开放对话的初衷。但是,美方声明完全处于辩护性的说明,更没有提到通过“公平”谈判解决问题。

声明把美国再次包装为“受害者”,再次攻击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但对自己在贸易谈判中的“不公平”只字不提。

声明否认威胁中国主权

声明开始说,中国白皮书就是一种“指责游戏”(blame game),歪曲了两国贸易谈判的性质和历史。而事实上,是美国事先通过各种舆论公关,把反水的帽子扣给中国。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一条威胁加关税的推文开始,伴随而来的则是白宫幕僚通过媒体释放的各种攻击中国的信息,再加上媒体的拱火,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将贸易谈判崩溃的责任推给了中国政府。

声明第二段开始提到贸易战的“历史”,其实就是特朗普根据国内调查和相关法律,单方面发起贸易战的“缘由”以及“借口”。比如,声明提到,中国的强制性技术转让、中国未能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对美国企业的网络攻击和窃取商业及贸易机密等,这些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让美国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

但这些问题并不是中国白皮书回避的问题,也不是中国拒绝谈判的议题。

声明第三段出现了美国的一个逻辑,即中国不应该反制美国。原句是:“作为回应,中国并没有选择合作,和美国建设性解决我们的关切,而是变本加厉,对美国对华出口商品施以不公正的关税报复,美国随后以追加关税作为回应”。这等于承认美国一直坚持打一场不公平的贸易战,开展不公平的贸易谈判。

声明第四段才提到2018年12月阿根廷“习特会”启动的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分别牵头负责的贸易谈判,说:“在谈判围绕重要议题即将收尾时,中国背弃了之前已经达成一致条款。作为对中国反悔的回应,美国才重启了对中国的关税惩罚”。

该段提到的90天宽限期和推迟对华加征关税,听上去似乎是美国够“宽容”,非常“重视谈判”,但实际上这都是美国施压和勒索中国的一种策略。

声明最后再次强调“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历史”,提到“美国的谈判立场一直没变,而是中国打了退堂鼓。问题之一就是执行机制的问题,说基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承诺的记录,美国有必要坚持协议执行力的立场。但这并不对中国主权构成威胁。相反,这类议题的讨论是任何一种贸易协议常见的内容,也是为了解决长期造成贸易赤字的系统性问题”。

莱特希泽(左一)在贸易谈判中的强硬、不妥协姿态是双方谈判破裂的原因之一(图源:VCG)

以上可以看出,中美对当前贸易争端存在三个方面的认识误区。

第一,谁是问题的起源。

中国一直认为美国是这场贸易战的发起者,是否及何时结束贸易战,完全取决于美国。在美国的声明中,美国又把中国定为是贸易威胁,或贸易争端的“始作俑者”,本身就是不恰当的。这一起点的错误,自然会导致它之后的说法很难自圆其说。声明不但把贸易战起因单方面指向中国,而且还把贸易谈判失败的问题根源归因于中国。

第二,协议承诺会否兑现。

这是贸易谈判中执行机制的问题。中国在白皮书中一直强调坚持公平公正原则,带着诚意和美国谈判。美国声明则强调“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历史”,说美国的谈判立场一直“没变”,而是中国打了“退堂鼓”。问题之一就是执行机制的问题。声明给出的理由是:基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承诺的记录,美国有必要坚持协议执行力的立场。声明强调这一点,再次证明美国始终是以一种怀疑的态度和中国谈判,对中国缺乏信任。

声明提到的可执行承诺,的确是任何贸易谈判常见的内容,但声明避而不谈的是,美国的这种协议谈判是一种不公平的贸易谈判。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已经明确表示,只希望达成一个有利于美国的贸易协议。

第三,是否牵涉主权。

对于中国发布的白皮书,西方媒体普遍提到,中国是在批评美国推行“经济恐怖主义”,提到一些美方涉及主权和尊严。中国不会因为要达成协议,就顺从美方改变中国的制度和程序,这是干涉中国的内政。

但是,美国声明否认坚持执行力的做法威胁到中国主权,认为这种做法是任何贸易协议常见的内容。

从把贸易战和华为禁令捆绑来看,特朗普及其幕僚一直借国家安全施压中国,目的就是为了和中国展开经济及科技博弈。贸易战伊始,特朗普通过联合国大会等场合,多次强调了美国外交、军事及经济主权的重要性。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又将中国定为成美国战略对手、甚至国安威胁,就是把中国视为经济和科技威胁。其身边的鹰派幕僚之前的有些提议,就是让中国改变经济制度,甚至强压中国改变法律。

打贸易战并赢得贸易战,对于特朗普来说,不光是赢回尊严,更重要也是赢回经济话语权或贸易主导权。至少这是一些极端保守派的诉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