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制手段比拼升级 中美之间谁误判了形势

撰写:
撰写:

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将华为的包裹“错运”到美国之后,华为终止与其合作(图源:VCG)

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安全为由,将中国科技公司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之后,中国方面6月1日宣布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释放出强烈的反制信号。中美第十一轮贸易谈判遭遇挫折以来,中美之间的较量便是轮番上演,对于美国方面的各种小动作,中国在没有正面回应的情况下,同样迅速以其他手段反制。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近期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中美经贸磋商遇阻,中美双方都有责任,从中也可以看出,两国的谈判团队与决策层沟通不顺畅。

多维:美国最近打出全面围堵中国科技公司华为的组合拳,还曝出了美国企业联邦快递擅自将寄往华为总部的包裹运至美国,加剧了中美贸易战的紧张氛围,中国官媒也在持续“开炮”,形势看上去非常胶着。你的观点是,中国最终能够打赢这场贸易战,这个结论是如何得出的?

赵穗生:贸易战一开始,我就秉持一个观点,特朗普(Donald Trump)用关税作为武器发动贸易战的做法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结果就是双输,但中国输的肯定比美国多,6,000亿美元贸易额中,有将近5,000多亿是中国向美国出口,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只占1,500多亿。有人计算得出,贸易战对美国GDP造成的损失大约是0.01%—0.02%,对中国则至少是0.5%。

美国的经济体量比中国大,所以美国也会遭受巨大损失,但是现在也很清楚,中国的损失会比美国更大,并且,中国经济相对放缓,国内就业压力大。美国的做法也完全不留情面,对华为的围堵,可以说是朝着(中美)全面脱钩的方向走,这种行为只会增加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力度。

但中国的承受能力比美国强。即便对GDP造成0.1%的损失,美国民众也很难承受,特朗普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因为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凡国民利益受到一点损失,民众的反应都会很敏感。

美国的一些农产品、制造业产品以及高科技产品已经有反应了,虽然在数量上占比不多,但包括沃尔玛(Walmart)在内的170多家零售企业已经联名给特朗普写信,要求降低关税,因为他们很难再承担如此高昂的成本,尤其是低端产品和农业产品,这些商品本身市场空间就比较小。最近有一个报道关于科罗拉多州的滑雪胜地,有一家专门做滑雪手套的公司,总部在美国,他们的负责人就说,10%的关税还能够吸收,但是25%的关税绝对吸收不了。

这些企业会在利益受损的时候发出强烈的声音,而这在中国不太可能。中国企业受到打击只能忍气吞声,为了国家做出牺牲,政府可能会要求他们这样做,企业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是“共克时艰”。

但是美国的企业有其他选择,他们可以到处游说(Lobby),加征关税清单出来之后,很多产品其实一个个在撤出来,因为游说太厉害了,我所在的选区很多国会议员都受不了,现在又是大选年,严重影响他们的选情。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承受能力不如中国,最终我认为美国还是会让步,中国现在哪怕承受再大损失,也不会接受所谓的不平等条约,因为现在的条约的确对中国太不平等,美国认为中国过去占的便宜太大,所以要求中国在条约中做出更大的让步。

赵穗生:特朗普的这种想法背后,其实是因为完全不了解中国国情,中国可以做出让步,但需要一个过程。比如中国要求在自身让步之后美国同样要取消关税,但美国不但不接受还不允许中国保留反制措施,这一点中国不可能接受,中国老百姓也不能接受。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觉得他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中国根本不可能接受。

特朗普的行为让人费解,我的同事们对他的批评也很多,认为他商人那套思路在政治上行不通,商人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但他更夸张,只要价,不还钱。这种做法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时尤其行不通,他不仅对中国如此,对所有国家都是这些。如此一来,美国的承受能力将会越来越差,哪怕美国承受的损失没有中国大,但压力要比中国大得多。

当然,前段时间中国方面对形势也有一些误判,认为特朗普太急于达成协议——他确实很着急。但是中国方面把之前的协议全部推翻, 150页的协议,中国改成105页,特朗普面子上也过不去。中美经贸谈判遭到挫折,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中美双方的领导人都十分强硬,让双方的具体执行者夹在中间两头为难,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特朗普放出消息称6月份想和习见面,这也反映出他遭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一直强调,与习近平是好朋友,我觉得这确实是真心的,但至于他会在中美之间做出多少让步,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特朗普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可预测性,我觉得他这次的确做得很过分,在中美第十一轮谈判之前,中国在一个周五将修改之后的协议发给特朗普,结果他当天晚上就在推特(Twitter)上发消息说要在5天之后把关税提到25%,当时刘鹤已经准备去美国谈判了,特朗普这样很不给中国面子。

多维:香港《南华早报》此前披露,中方起草协议一直保持在一个小范围的团队,当第十轮谈判结束后,协议文本开始在中国各部门内部进行传阅,但遭到了“强烈的保留意见”。后来就有了那个105页的版本。

赵穗生:对,而且这个版本不是通过刘鹤团队传到美国,而是通过外交渠道发过去的,当天晚上就到达了特朗普那里。类似于中国的最后通牒。

但特朗普的反应也很没有道理,直接拒接谈判。

多维:你认为中国方面此举是认准了特朗普急于达成协议的心理,所以看准机会施加压力?

赵穗生:对,中国方面认为特朗普会接受,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美国学者都没有预料到特朗普会做出这么决绝的决定。此前,我们认为,刘鹤带领100多人的大团队赴美谈判,很大概率能谈成协议,所以特朗普发推特之后,所有人都很吃惊。

所以在我看来,双方都应该被批评,中国没有和对方协商,没有通过谈判就修改了原本通过协议达成的方案,到这个阶段其实协议的90%已经谈好了,还剩下10%,但恰恰是这10%,让谈判又回到原点。

中国方面做得有点突然,我理解这一点,这说明中国内部在沟通上也有问题,刘鹤团队与各个部门之间的沟通不够清楚,很多细节没有知会到位,甚至可能习近平也不完全了解这些细节,全面授权刘鹤去谈,导致出现了问题。

而特朗普也是毫无道理地马上翻脸,我在美国做讲座谈贸易战时举了一个例子,去车行买车一般是先和销售谈价格,销售再去找老板请示,回来之后再给一个报价,肯定会和之前谈的有区别,双方可以再继续谈,互相让一点交易就能达成了,因为谈判就是来来回回谈。特朗普则突然掐断了这个过程,在他看来,要么按我说的来,要么就别谈了。

他根本不依靠外交思路来处理问题,完全凭直觉做出一些可怕的事。当天美国股市跌得一塌糊涂,跌得最厉害的是苹果公司,以及提供电子零部件的中国企业,一个星期跌了10%。当然股价很快会再回升,但还是反应了普遍的担忧。特朗普很关注股票市场的波动,在他看来,经济好坏全在于股票市场,所以那天股票市场的打击过大之后,他又慢慢松口,说可以给华为90天的缓冲期。

他的发言和下面的政府机构步调并不一致,他们之间的沟通也很少。这就导致,现在中美之间的谈判是一种很奇怪的谈判,两套班子,两个老板,彼此之间沟通有限、授权有限。所以谈判出来的结果就是,谁也不知道究竟会不会被各方接纳,这次就是很好的说明。特朗普当下面临的选举压力也很大,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做出改变,这就看中国会给他什么台阶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