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大变局下的中俄关系之变 习普友情的天平已经倾斜

撰写:
撰写:

习近平同普京(右)共同参加活动(图源:Getty)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地时间6月5日抵达莫斯科开始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5日当天习近平在克里姆林宫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

在同普京(Vladimir Putin)的会晤中,习近平提出“四个要”,双方要增进战略沟通和协作,加大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的相互支持。

要促进两国经贸合作全面提质升级,推进两国战略性大项目和新兴领域合作同步发展,加强经贸、投资、能源、科技、航空航天、互联互通、农业、金融、地方等领域合作。

要积极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致力于促进地区一体化和区域经济融合发展。

要加强人文交流,设计好2020年至2021年中俄科技创新年活动方案。

普京对习近平的提议积极响应。他说俄中两国要继续加强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协调协作,共同应对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带来的挑战,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

俄方致力于同中国深化经贸、农业、金融、科技、环保、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合作,加大地方交往,增进教育、文化、旅游等人文交流。

俄方愿向中方提供充足的油气能源,愿增加对华出口大豆等农产品,希望加快欧亚经济联盟同“一带一路”的对接。

习近平普京参加活动,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图源:Reuters)

普京对“一带一路”的完全认同

中俄加强战略协作与沟通,这些是此前历次会晤都会重申的共识。此次习普会谈的亮眼之处,是普京说希望加快欧亚经济联盟同“一带一路”的对接。俄罗斯对待“一带一路”的态度经历了多重转变。

习近平在2013年10月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普京在多个场合同习近平会晤时一直没有表态。直到2014年2月,习近平前往索契捧场冬奥会,普京才松口表态支持“一带一路”。不过直到2015年5月中俄才签署正式的“一带一路”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共识文件。

而2015年之后,“一带一路”同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并没有太多实质性进展,中俄关键项目迟迟未能顺利推进,这中间既有俄罗斯重视程度与投资不足的原因,同时也有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一样对“一带一路”是否能够成功抱有观望心态的原因。

2017年5月中国举办首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当时习近平说,下阶段,中方愿同俄方共同推动对接合作不断收获实际成果,愿同欧亚经济联盟深化务实合作,推动对接项目落地。普京回应称,俄方愿同中方一道,做好欧亚经济联盟同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战略对接,推进有关合作大项目落实。这种回应是不驳东道主面子的言辞,并没有主动争取合作、积极合作的意思。

此次普京说希望加快对接。表达了对“一带一路”的前景充分看好,对这个倡议非常认同。姿态经历了从最初的不解、疑虑、担忧,到逐渐理解、认可、接受,进而支持、配合、共建的转变。

习近平同普京(左)共同参观汽车制造厂并签名(图源:Getty)

俄罗斯接受“新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

会谈中,习近平和普京共同宣布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会谈后,习近平普京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并见证了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值得注意的是,中俄关系此前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此次关系提升添加了“新时代”三个字。这三个字具有浓重的中国色彩。

2017年中共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共指导思想的历史地位,并写进党章。2018年3月中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载入宪法。“新时代”三个字本身是中国主张的体现。俄罗斯能够同意将这三个字添加到两国关系的名称中暗示了对中国提议的认同。

中俄联合声明说,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目标和方向之一是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本身也是中国主张。“人类命运共同体”最早出现在中共十八大报告中,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明确表述:“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俄声明的名称写入“新时代”,中俄联合声明写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表明中俄关系的天平已经向中国倾斜。

“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近年来已经成为中国国际观、世界观、中国全球方案的最显性表达。俄罗斯积极参与支持“一带一路”,愿意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对于中俄关系的意义非同寻常。

中俄双方领导人和官员圆桌聚餐(图源:Reuters)

中俄关系的新内涵

中国崛起正在改变全球地缘政治格局,西方世界内部正在经历解构。与此同时,中国同其他各方的关系也正在经历复杂的变化。

在诸多的变化中,中俄战略协作关系的变化实际上是中俄关系主导权的变化。中国更多地占据了发言权。中国话语体系覆盖中俄双边文件,只是这种趋势的表象。

中国不仅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如习近平访俄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应对各种风险挑战。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过去同俄罗斯进行战略协作的中国。俄罗斯必然要适应中国已非昨日中国的现实。

中国在全球政治中的独立性逐步上升,中国的经济前景不可限量。俄罗斯过去的主要任务是防范美国的战略威胁,同中国进行战略合作是辅助。现如今,对俄罗斯来说,最主要的任务是研究如何同中国合作发展,防范美国的威胁是附带效应。

而中国也要适应当今中国已经被美国当成最主要对手的世界主要矛盾之变。对中国来说,实力增强与压力增大同步。俄罗斯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国需要战略协作的对象。这种协作是中国有足够力量基础上的协作,是需要朋友式的协作,而不是依赖式的协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