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渲染中国在中东影响力 该学学中国外交思维

撰写:
撰写:

当前美国将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并在诸如南海、台海、北极、知识产权、华为等重大议题上全方位朝中国炮轰之际,同时又开始炒作中国在中东势力增长的话题。先是2019年5月9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中俄在中东影响力”听证会;同时五角大厦也提出报告,宣称中国已于2013年至2017年间向中东出售超过100亿美元的军事装备,美国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对此还信誓旦旦地指责“中国不自律,所以(武器出口)也会对我们认为不一定负责任的政权扩散风险”。

接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于美东时间6月6日,独家报道沙特向中国购买导弹技术的消息;白宫又迅速以此铺垫舆论,想替因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命案而受阻的沙特军火销售案解套。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Patrick Michael Shanahan)于6月11日警告,若不由美国出售武器,那么沙特与阿联酋“出于安全理由得转向中国或俄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库柏(René Clarke Cooper)也在翌日向众议院重复同样的说法。显然,美国不仅想刻意渲染中国在中东的活动以夸大“中国威胁论”,还想以之为借口强化自身对当地的干涉,居心委实可议。

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以中俄影响力为借口,要求国会批准向中东出售军火(图源:AP)

美国拿中国与中东关系大做文章已非第一次,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甚至还出现过“莫斯科─北京─德黑兰”轴心的说法,不久前又重出江湖。随着近年中国加强与中东合作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美国对中国与中东关系便显得更不放心、抨击得也更激烈,还不时出现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中东霸主的声音。尤其在目前美国施压伊朗造成波斯湾局势动荡的危急时刻,美媒《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竟还宣称美伊若开战,“将意味中国世纪的开始”、中国将成“真正赢家”。然而,美国与伊朗或中东各国龃龉,不仅损害自身利益,也同样对中国与其他国家造成程度不等的侵扰,岂有什么中国渔利的空间?这种“美国退一步、中国进一步”的零和竞争思维,实在不是美国该继续拥抱的外交准则。

比起力主对华强硬的白宫鹰派,出席5月9日听证会的几名美国官员和智库学者对中国的立论就较持平(虽然仍出现中国对外关系的错误分类,如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视为最高级别,忽略彼时中俄之间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 of cooperation)才是),渠等大都承认当下中国政府同中东的双边合作,是致力于经济发展而非政治军事项目,中国政府的战略主要是保障经贸利益,无意推翻美国在当地的优势地位。出席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奥尔特曼(Jon B. Alterman)还认为“中国看起来在寻求以不成为对手的方式来竞争,且初期成果看上去挺正向”,并批评“面对敌意,我们以武力回应”的霸权做法,肯定中国的存在“提醒我们需要探索新型关系的范式”。

不过余下出席者的报告仍摆脱不了“恐华”的“政治正确”,使得结论呈现奇怪的矛盾。如阿布扎比扎耶德大学(Zayed University)助理教授富尔顿(Jonathan Fulton)一面主张应“密切和全面追踪中国力量和影响在该区域的扩张”,但又一面提倡中美可在中东合作。另名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安娜(Anna Borshchevskaya)则没那么客气,她直接称中国迄今在中东的活动“主要是经济,伴随军事与政治部分”,形容“中国虽还未展现是要在中东成为权力掮客或安全提供者的企图”,但成为强权后不会仅发挥经济实力而已,这无非是暗示中国会模仿欧美列强的老路,谋求政治和军事扩张。

此外,对于中国经贸与文化“软实力”的输出,报告也用了令人不太舒服的语调着墨。富尔顿竟称“中东社会通常对西方语言与文化感到更自在与熟悉,反之,中国则是十足的异类”,接着指出中国近年在巴林、埃及、伊朗、约旦、以色列、土耳其等国广设孔子学院以增强文化和语言影响力的现象。美国在此不仅凸显“西方中心论”的文明优越感,还忽略一个重要的历史事实:即中国文化和语言造访中东的年代,远比渠等认知的早上许多许多,远在5世纪即有中国商船驶向幼发拉底河畔的希拉城(Al-Hirah),中东也出土过大量中国瓷器与铜钱,中国在此绝非陌生的异类。

中国于中东广设孔子学院被美国视为输出“软实力”,图为2016年埃及开罗大学示范孔子学院大楼奠基仪式(图源:新华社)

且与欧美列强不同的是,中国与中东自古以来的交流,从未挟着船坚炮利而去、更不是以殖民者的姿态进入当地(除了台湾地区曾受沙特邀请参与也门内战),对伊斯兰教也相当包容,并使之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穆斯林族群在华享有的权益保障也比欧美所给的更完善。加上中国于近代又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对方主权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故能受到该地各国的欢迎。因此这种历史的温厚加上政治的平等,便构成中国在中东的最大优势,也是与欧美的根本区别。

从听证会的举行、白宫官员以中国为借口推销军火、还有盛行多时的“中国取代美国”论调,都不难看出美国仍抱持“中国威胁论”的僵化目光、以及视中东为自身禁脔的狭隘思路,不愿真心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与平等对待中东。且部分智库声称中国在中东也受益于美国主导的政治秩序,这种言论本质上也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所喊“中国占了美国便宜”的高级变体,根本没顾虑中国的处境和心态。对中国和世界各国来说,美国在中东的长年干预造成相当大的不安,尤其是对以色列的偏袒、与目前对伊朗的欺凌,都推升区域安全和能源供给的危机。比起益处,美国引发的混乱毋宁比重更大。

富尔顿指出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主要有三项:能源、航行自由、与以色列的安全,并称中国也着重前两项。不过在外界来看,美国似乎往往将扶持以色列置于更优先的位置,从而导致损害前两项利益与其他国家的不满,如1973年爆发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便是阿拉伯产油国对欧美偏向以色列的反弹。然而美国至今仍不改作风,中国则保持不偏不倚不愿干涉特定国家,令不少中东国家转向中国,寻求不带政治与军事压力的更平等合作。美国绝不能恼羞成怒,就此责难中国的影响力增加。要知道,中东的离心,是由于美国自身的霸权行径和世界经济重心的转移,中国可从没动辄派遣军舰或战机,往对方的领海领空“巡弋”,至多仅是在亚丁湾巡航保护商船。对比之下,究竟孰是孰非,各国皆有公论。

虽然每个国家都有自身历史与国情积累出的外交传统,美国当前对华亦相当不友善,一时之间要美国彻底放弃“昭昭天命”的传教士热情也很不易,但仍不妨听听奥尔特曼的谆谆忠言,摒弃仗恃武力的凌人姿态。美国必须认清其作为已造成全球极大的纷扰,而非安定与繁荣;也不能认定中国与中东结好就必然会令美国退却,应当学学中国追求“共赢”的和谐思维。再说,中东各国要选择与哪一国深化关系是他们的自由,假如中国不够强大与完善,也不会吸引渠等前来合作,美国得理解这因果逻辑。所以归根究柢,美国最好在行动上扬弃主宰中东甚至全球秩序的做法,在思想层面也该放下有你无我的零和竞争心态,遵守《联合国宪章》、不自外于国际规则;同时也试试参酌中国外交风格,尊重各国的内政和主权,共同推进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非强施己身意志塑造世界,如此一来不但有利于美国的安全和发达,也对中国和全球有莫大好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