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乎香港人权? 只是对外干预的借口

撰写:
撰写:

近期香港由于《逃犯条例》的修订搅得沸沸扬扬,欧美国家亦对此发声。尤其是正与中国大打贸易战的美国,也没放过借香港说事的机会。先是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于美东时间2019年6月11日宣称修法危害“美港关系”,主张要制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制裁美国认定“侵害”香港人权的中国官员;众议员麦戈文(Jim McGovern),也声称“我们今天倡议该项立法是因为民主与自由正在香港遭到攻击”。美国国务卿彭佩奥(Michael Richard Pompeo)亦在6月16日接受“福斯周日新闻”(Fox News Sunday)节目访问时,称特朗普(Donald Trump)将会于G20峰会上向习近平谈及香港,并赞许特朗普“向来是人权的强力捍卫者”。6月17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再次重复彭佩奥的论调,并表达对香港抗议群众的支持。

特朗普被指将于G20峰会上向习近平提及香港情势(图源:VCG)

然而,美国真的是在乎香港的人权或自由民主吗?但凡熟知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向来习于以此为借口,干预甚至侵略他国主权与内政,且对沙特、以色列等亲美国家的人权状况就持双重标准。且更讽刺的是,美国早已于2018年6月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且理由是无法接受该组织对以色列“无止境的敌意”;2017年10月也以类似理由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

为了扶持以色列,美国还中断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财政援助,在2017年起码还有3.6亿美元以上。这令本就因以色列多年来非法修建定居点、隔离墙、检查哨、限制用水、暴力拆屋、军事攻击、经济封锁而民不聊生的巴勒斯坦人民处境更雪上加霜,联合国也年年要求以色列退出1967年以后占领的土地,并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但美国却一次次拦阻。还有明知沙特阿拉伯正率领联军介入也门内战,造成数以万计平民遭封锁和杀害,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Patrick Michael Shanahan)却拉上中俄,坚持美国该继续向沙特出售武器,以免市场遭中俄抢占。试问:美国人可有在乎巴勒斯坦人与也门人的人权?还是更在乎建立在鲜血上的战争财?

联合国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也曾认证过美国违反人道的罪行,即1984年4月尼加拉瓜控告美国侵略的案件。由于尼加拉瓜自1979年革命后就推翻美国扶植的索摩查(Anastasio Somoza García)政权,主张马列主义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企图脱离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宰制,美国遂支持叛军起兵叛乱,并于布卢菲尔兹(Bluefields)、科林托(Corinto)等多个尼国港口布放水雷,使尼加拉瓜在短短一个月内就有多达12艘商船触雷爆炸,港口因而阻塞,民生物资也无从运入。美国同时又出动战机轰炸尼加拉瓜的港口与炼油设施,并实施军事封锁,这些侵略行径都造成尼加拉瓜的极大损害,尼加拉瓜因而愤然起诉。

对于尼加拉瓜的指控,美国假惺惺地辩白称无意推翻桑地诺政府,但承认其行动就是为了迫使尼加拉瓜改变政策。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柯克帕特里克(Jeane Duane Kirkpatrick)竟称“布雷是正当的”;中美洲政策委员会主席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也辩解道这是为了“阻止共产主义在中美洲的渗透”。然而这些都不能合理化美国的侵略,因此海牙国际法院判决美国须停止前述举动,抨击美国违反1907年《海牙第八公约》的人道主义法则,并指责美国使用武力不可能是确保人权的适宜方法,应当赔偿尼加拉瓜10亿美元。结果美国恼羞成怒,不仅指称国际法院无权管辖此案,接着在1985年1月宣布退出国际法院,迄今犹未重归。

2016年桑地诺解放阵线党籍的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连任总统后,美国一面指责选举有弊端,一面制定《尼加拉瓜融资限制法案》(Nicaraguan Investment Conditionality Act of 2017),公然明令美国应于各国际组织运用影响力,阻止尼加拉国获取国际贷款,除非尼国举行合乎“美国标准”的选举。试问:美国历年来的这些军事行动与经济侵略,可有符合《联合国宪章》中不得干涉他国主权和内政的条文?显然,按照美国的逻辑,只有当尼加拉瓜的政策符合美国利益之后,才够资格享有“人权”。

至于美国长年对古巴和伊朗的封锁就更举世皆知,两国的进出口都遭到美国极大限制,令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水平难以跃升。伊朗货币里亚尔(IRR)还在美国单方面退出核协议后的制裁下,于2018年上半年贬值近半,通胀率更是高达203%,使伊朗人民难以购买充足的民生与医药物资,但美国却认为这些施压都是为了改善其“人权”,至今还向波斯湾增兵威胁。还有令中国人民难以忘怀的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的行动,更是美国与北约盟国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幌子悍然侵略,结果将科索沃硬生生自塞尔维亚领土内割裂出来,加深当地社会的动荡与不满情绪,完全无益于和平、遑论人权。

纵使不谈美国的对外侵袭,美国政府对自身人民的人权也没积极维护。2018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赤贫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美利坚合众国的报告》,批评美国在2016年已有12.7%人口(约4,100万人)生活在贫穷之中,如果按照补充贫穷量度方法(Supplemental Poverty Measure)的定义,更是高达14%!该报告并指出穷人和罪犯的参政权遭剥夺,尤其是最贫困的波多黎各,在美国国会中仅有一位没有完整投票权的代表议员,亦不得选举美国总统,这都已“逐步破坏作为美国社会础石的民主”。除此之外,特朗普无视贫富分化加剧的严重情势,反而于2019年3月大幅削减环保、能源、医药、社会福利等项目的预算,猛增军事开支为7,500亿美元,彻底忽视美国贫民的困境。

另外,针对层出不穷的暴力枪击事件,美国在2018年3月起码有超过120万人上街抗议呼吁禁枪,但特朗普政府也无视这股浩大的民意。试问:在白宫眼中,难道美国人民没法享有免于贫困、免于暴力枪杀的人权吗?要是按照美国“人权高于主权”的标准,中国或其他国家也针对美国经济制裁、冻结相关官员资产与拒发签证,甚至出兵轰炸,美国难道就会心甘情愿地接受?幸亏中国向来奉行尊重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外交原则,顷日上海合作组织通过的《比什凯克宣言》、与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的宣言也才又再次确立该精神,因此不可能采取如同美国般的霸权行径。

无论是对内或对外,美国往往是戕害人权的一方,实在没有颜面抱持双重标准拿香港事务威吓中国。何况香港修法属于中国内政,美国没有资格以此胁迫。此外,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渲染华为公司有国安风险、取消中国学者赴美签证等作为,也已侵害包含香港在内的中国公民人身安全、商业自由、国家发展等各项权益。

还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福斯新闻(Fox News)等美媒在此风波迭起的时刻,不但没理性分析事件成因,反而还叫嚷“香港需要自由世界的领导者”、“香港给中国的讯息响亮又清晰,这座城市不会在中国控制下屈服爬行,世界其他地方也不会”。这令人不得不怀疑:美国社会难道和白宫一样,根本不想理解香港的真相与复杂性,只是以人权为由,挑动世界的反华浪潮、甚至“和平演变”中国?但这么做无非是增添香港的混乱,也伤害中国的核心利益,更不会令美国受到肯定。因此美国政府与社会,最好还是检讨一下过去侵害国内外人民的历史,多关注民生问题,以及尊重与接受香港已是中国领土的法律现实,停止介入或甚至操弄此事为中美贸易战的筹码,更不能高高在上地自视为世界秩序的裁判。再怎么说,香港或其他中国内部的事情,都只有中国人民最有资格处置,相信白宫与美国人民也不会喜欢他国无时无刻对自家内务说三道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