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东反恐到护航波斯湾 是谁把中国从幕后推向台前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6月21日前后,外界仍把目光聚焦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平壤之行,进而惊诧于朝鲜方面的盛大款待。与此同时,来自北京的一系列罕见外交信息也让观察家们感觉目不暇给。

也就在6月20日时,阿富汗塔利班当局的首席谈判代表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以及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穆阿利姆(Walid Al-Moualem)等人已先后前往北京,进而希望得到中方在重大关切问题的支持。这种局面较之以往北京在阿富汗、叙利亚等问题上的低调角色也大为不同。

当北京开始向塔利班方面谈及“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构想,还听到了叙方有关“中方协助打击在伊德利卜的武装分子”的建议时,北京在中东、反恐等问题上越来越突出、越来越积极的角色也随之浮现。

不可否认,在面对“出兵反恐”等严峻问题时,习惯以经济、文化等柔性手段介入中东、中亚地区的中国仍会选择回避。但中国终究已提出请求,强调叙利亚各方需“坚决打击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进而开始聚焦于“滑向冲突”的伊朗与波斯湾局势。更不用说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也早有自己相对成熟的看法。至此,中国在中东舞台上从幕后逐渐挪向台前的状态也逐渐明晰。

面对“滑向冲突”的波斯湾及霍尔木兹海峡一线,各国已有护航动向(图源:VCG)

人人都能接受北京意见

对长期关注阿富汗、叙利亚乃至伊朗等问题的分析人士来说,中国正在近几年来逐渐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不是欧美那样的积极参与者。北京对中东的稳健干预和介入亦不代表他对该地区没有想法。但中国的想法总能得到当事方的接受。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由于中国不会像西方那样按其价值观塑造响应国家,这使得从阿富汗塔利班到叙利亚部分反对派势力都能在不损害中国利益的前提下,得到交换意见的机会。

目前,中国在阿富汗、叙利亚推动政治解决国内问题的立场,正逐渐得到相关各国、各方的积极配合与接受。此前派员前往北京的阿富汗塔利班正是如此,该组织已不止一次承诺打击“伊斯兰国”,并切断与“基地”组织、“东突”组织和其他国际恐怖组织的联系,进而“确保其控制区不被用于威胁其他任何国家”。

当然,阿富汗塔利班与中国的接近也有客观原因。阿富汗塔利班一侧对美国仍有戒心,而俄罗斯和阿富汗国内最大部族普什图人又有阿富汗战争以来的传统矛盾,这使得塔利班一侧也只能选择北京。但无论如何,北京主导的“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立场终究是阿富汗问题各方都选择认可的。而这种柔性干预的局面还将让中国在其他问题上继续得分。

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左)的北京之行是成果明显的,他得到了中方的承诺(图源:新华社)

同理,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身份调整也很突出。

尽管包括俄罗斯、叙利亚当局在内的各方都满足于中国当前在叙利亚问题上政治干预和人道主义援助的角色,但考虑到叙利亚战场上聚集着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东突”分子的现状,中国和叙利亚商议“坚决打击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也因此具备了充分的前提。

资料显示,中国军方已经在2016年8月中旬后决定“向叙利亚政府提供人道主义救援及协助人员培训”。中国虽不能主动下场干预叙利亚战事,但还是在2016年12月后投下反对票,为俄、叙两军的合围行动创造了有利的国际环境。当俄、叙两军也在2018年9月到2019年初后多次针对叙利亚战场上的“东突”据点发动猛攻时,这一系列军事行动也是对中国有利的。

北京难以回避安全问题

当然,中国在中东等地区的干预终究存在短板。相对于北京尚可以在中亚地区瓦罕走廊一线以及塔吉克斯坦的巴达赫尚等地区设置“联合反恐中心”的局面,中方就难以将武装力量进一步投射到中东热点地区。

尽管曾有叙利亚官方媒体在2018年8月上旬传出“中国军队拟以某种形式参与叙政府军对伊德利卜战役”的动向,但中国使馆就随即“辟谣”了。很显然,“歼敌于国门之外”对北京仍是有些难度的。更不用说中东宗教政治的复杂性也超越了中国处理国际政治问题的经济和能力。

但是,对尝试借助“一带一路”深入中东地区的中国来说,有些问题终究是难以回避的,北京即便可以绕过阿富汗、叙利亚等问题上的武装冲突,但就当前局面来说,伊朗核问题及其引发的海湾地区问题就绕不过去。面对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70.9%,其原油进口量的近一半来自波斯湾地区的现状,北京是必要在这场风波面前采取些必要措施的。

中国在波斯湾安全问题上已经有了些自己的想法(图源:VCG)

这样一来,当北京仅仅以“坚决打击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推动叙利亚和地区早日实现和平安宁”等语应对叙利亚“反恐”议题时,中国外长王毅就在叙利亚外长面前专门强调了北京对“持续紧张”的伊朗核问题的高度关注,以及对“滑向冲突”的“伊核问题和海湾地区形势”试图采取干预措施的意图。

不可否认,北京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仍仅仅聚焦于“各方应保持理性和克制,不要再采取任何刺激局势升级的行动,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进而高呼“美方应改变极限施压做法”。这其中的很多手段都仍于局限政治解决的层面。

但是,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有影响的大国。他也想努力发挥一些作用,为“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稳定”作出其努力和贡献。由于目前印度海军已向波斯湾和阿曼湾派出多艘舰船,并借此为航行于此地的印度船舶提供“安全保障”。让已经于亚丁湾一带有所表现的中国海军尝试保障远洋通道安全就成为一种可行的选择。这对于在中东地区深入程度有限的北京而言,也将成为一种从幕后真正走向台前的开始。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