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女婿推“世纪大协议” 金钱难换巴以和平

撰写:
撰写:

特朗普女婿兼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6月22日终于向外界公布其筹备两年的巴以和平大计第一阶段“十年计划”,希望吸引高达500亿美元的资金,主力投资发展西岸及加沙地带的经济,预计会使其经济总量增加一倍。

对于外界嘲讽其计划为“世纪大协议”,指之为“以金钱收买巴人建国愿望”,库什纳(Jared Kushner)就说:“如果他们敢于追求的话,这将是世纪良机。”

不过,巴勒斯坦总统顾问阿士拉维(Hanan Ashrawi)就直指:“冲突只能以政治解决。”

有关这项名为“和平促进繁荣”(Peace to Prosperity)的经济研讨会,于6月25、26日在巴林(Bahrain)举行。虽然研讨会遭到巴勒斯坦一方抵制,但是包括沙特在内的多个阿拉伯国家皆将派员出席,而“没有受邀”的以色列亦将派出非政府商界代表到会。

美国再非中立调解人

其实,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以来,多次在巴以冲突点上,站在以色列一方,在政治上已尽失巴人信心,已失去充当中立调解人的资格。首先,他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Jerusalem),变相承认后者是以色列首都,严重打击国际社会用以解决巴以冲突“两国方案”的根本。

戈兰高地上的“特朗普高地”(图源:Reuters)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图源:Reuters)

其次,特朗普单方面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的主权——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日前更将区内一块殖民区命名为“特朗普高地”。

而对于以色列对巴人的种种严厉规管,以及其在约旦河西岸频频开发的犹太殖民区,特朗普不置一词,与奥巴马(Barack Obama)在任时不断向内塔尼亚胡施压的做法大相径庭,使巴人极为不满——特朗普上任首年,以色列用于开发西岸殖民地的开支就增加了39%。

阿士拉维就直指:先叫以色列人停止封锁加沙,停止盗窃我们的土地、资源、和资金,给我们行动的自由,退还我们边境、空域、水域的控制权。到时我们重获自由且拥有主权,就可见我们建成繁荣的经济。”其言下之意,就是“政治问题未解决,要解经济问题也是空想”。

不过,人们又应否如此悲观?

库什纳的美好想象

根据路透社报道,库什纳的方案极其详细,其中一份满是图表的“小册子”已有96页之多。而方案对各区的项目分配数目也尽数列出——例如在所有179个项目中,西岸将占其147个——可见其计划周详。

计划中的500亿美元经费,将来自捐赠国或投资者,并将成立基金交由多国合作的发展银行管理。有关资金将用作基建、水利、能源、通讯、旅游业、医疗等项目之上,并会强调加沙与埃及西奈半岛(Sinai)的地区整合。

其中,库什纳重点提议发展巴人地区的旅游业,指其历史、宗教遗迹及海滩地段有“潜力变成成功的全球性旅游点”。库什纳也主张在加沙及西岸之间,建设一条穿过以色列领土的通道,可以公路甚至铁路形式贯穿。

库什纳指其计划经十多名经济学家过目后,认为计划将在十年内制造100万个巴人就业机会,将其30%的失业率减少至个位数字,并将贫穷人口减半。可见他对计划前景是如何乐观。

虽然库什纳也承认如果没有解决政治问题,经济计划也不能推进”,不过他认为经济与政治只能有所先后”,而由于经济计划“较少争议”,应先推经济,将政治问题留待日后处理。

如此看来,库什纳之言似乎不无道理。

本末倒置 难以长久

这个“世纪大协议”有一个根本问题:如果巴以和平未能达成,以政治因素促成的投资项目最终也难有成果

库什纳的经济想象固然是非常美好,然而外界投资的各种基础建设即使能够一一落实,没有巴以双方长久的和平为基础,这些基建也是得物无所用:没有和平的保证,试问何以会有投资者愿意在当地设厂,如库什纳想象一般促进区内贸易?没有和平的保证,试问何以吸引旅客?没有以色列首先放弃对巴人边境的种种规管,一条贯穿加沙、西岸的通道又何以能畅通运作?

当然,大幅度的投资,也许在短期内能改善巴人的生活,甚至换得更多的和平。可是,巴以的根本矛盾未解,外来投资只能由政治因素促成,而非基于商业考虑。今日的政治因素,可能基于是美国的权势和面子,因此区内诸如沙特、以色列等盟友也不得不参与。他朝这般政治助力一去,或者各国“已尽了责任”,其他投资者自当避险离场,今日的冲突局面也将回归。

从务实一点的角度来看,这类集中在基建层面的投资,在两国方案存废未定”、领土分割不清”等背景下,更是难以进行,而且也会造成双方更大的纷争——例如,如果有一些道路建设,刻意绕过部份西岸以色列殖民区,这是否代表建设本身就肯定了以色列在这些地域的主权?

在此等情况之下,部份巴人或会将这些外来投资认定是企图造成主权既定事实的“特洛伊木马”,使区内纷争更大。

而且,库什纳这个“经济为先”的策略,似乎与其方案的主题“和平促进繁荣”相违背。所谓“和平促进繁荣”,即以和平为繁荣之本,而非以繁荣为和平之本。巴以和平须政治解决,而库什纳却想先达成经济繁荣,再推行其“尚未公布”(有可能让“两国方案”胎死腹中)的政治方案,似乎是本末倒置,也与其方案主题不合。

这当然并不是说库什纳的方案必然没有成果,只是今日实在难看到它何以能有所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