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埃塞俄比亚政变 非洲版中国步入改革深水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6月24日前后,一场发生在东非大国埃塞俄比亚的未遂政变仍在吸引外界观察人士的目光。埃塞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一直以中国模式为模版,积极发展基础建设和制造业。其经济增长率在非洲长期领先,因此被西方媒体和观察家称作“非洲版中国”。这场未遂政变就因其“非洲版中国”的属性而引发了特别的关注。

情报显示,此前在6月22日发生的未遂政变的情节很简单:埃塞陆军参谋长(即总司令)梅科嫩(Seare Mekonnen)将军前往民变频发的阿姆哈拉州,试图阻止当地的风波。但参谋长的行动失败了,在刚获释的前安全机构负责人齐盖(Asamnew Tsige)将军策动下,包括梅科嫩将军及该州州长在内的数名高官中枪身亡。幸而在数小时枪战后,政变最终被平息。

埃塞自20世纪建立共和国之后就小规模政变频发。该国三大民族奥罗莫族、阿姆哈拉族和提格雷族之间对军政要职的争夺,更多次引发示威。譬如齐盖在本次“政变”爆发前,就曾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视频,鼓动阿姆哈拉族人士“夺回自己权利”。但本次政变终究还是因其无人问津的结局显出了较之以往的明显不同。

埃塞当局从2017年开始就已经“通过改造思想,深化在埃塞轰轰烈烈展开的反腐败和反权力寻租行动”。埃塞执政党和政府还在进一步深化反腐行动,杜绝腐败、贪污和受贿等行为。这使得更多观察家已经对本次风波另眼相看:它或许也已成为埃塞俄比亚的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标志。

对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左)为首的政要来说,中国可能的确已经成了他们的精神故乡(图源:Reuters)

政变为何不了了之

驻扎在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各国新闻机构一度兴奋不已,他们在6月22日后遭遇了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空难后的另一场风波。包括法新社、路透社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先后得悉了该国“政变”的确凿消息,一向“消息灵通”的美国大使馆还在事发当天发布了“安全警报”。

不过,随着该国总理阿比发表讲话,宣布“政变已被平息”。对普通人,风头似乎就这么过去了。但对媒体和政治观察家,埃塞的政变仍有其特殊意义。

一些西方观察家仍认为埃塞的“政变”可能是其传统政治环境的延续。但在更多了解埃塞政治、经济走向的分析师眼中,该国以中国模式为模版的另一关键要素也同样不容忽视。该国政府在实践“中国模式”时确立的自上而下的路线,似乎也成了埃塞当局控制地方异动的杀手锏。

埃塞俄比亚的劳动力水平虽不及中国本土,但在非洲已处于领先水准(图源:新华社)

情报显示,从农业到医疗健康以及其他各个领域,埃塞都呈现出显着的“自上而下”特征,即完全由政府带动。不少领域甚至完全禁止除了政府部门之外的角色介入。很多西方企业、非政府机构如不能得到埃塞当局的许可与合作,就无法前往相关地区投资建厂。

因此,在埃塞各界多年来一直号召其“发展主义国家”(developmental state)精神之际,该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因内战、种族、宗教等问题引发的离心倾向也在逐渐被经济利益所引导并趋于弥合。其政府管制能力也逐渐从中央拓展到基层。

目前,以阿比为首的埃塞政府还在2018年开始全力推动该国三大民族之间的和解进程,且埃塞政府也因其经济成果取得了足够的声望,这就让齐盖将军看似已经“擒贼先擒王”的政变最终以失败告终。

非洲盟主的中国道路

目前,作为非洲第二大的人口大国,约有1亿人口、国内政治形势长期相对平稳的埃塞,正成为非洲少数真正能利用起人口红利,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国家之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埃塞自2016年开始,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超过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埃塞还因坐拥非洲联盟总部而成为“非洲盟主”,该国的很多国内矛盾都能因此被暂时化解。

由于发展经济的实际需求正在成为埃塞全国上下竞逐的焦点,这就使得该国此前的“民族矛盾”逐渐让位于“赚钱”的需要。譬如本次未遂“政变”涉及的阿姆哈拉地区就是埃塞重要的纺织工业产区,自2017年后还建有多个中国企业投资的“工业园”。

事实上,西方观察家虽仍瞩目于埃塞传统的部族纠纷,该国可能已把矛头对准了其他领域。埃塞政府方面已经从2017年开始发表公告,称“将通过改造思想,深化近日在埃塞轰轰烈烈展开的反腐败和反权力寻租行动”。

中国协助埃塞俄比亚建立并加强了其铁道等基础设施系统(图源:VCG)

尽管这一系列行动成效一度相对有限,譬如埃塞当局在2017年最初的行动中只逮捕了42名企业高管和政府高官。但到2018年后,随着埃塞当局开始借鉴“中共的大力反腐”,其政府治理水平也逐渐呈现提升。以至于在经济观察家眼中,周边的赞比亚、肯尼亚等国还需要大力反腐,该国却有望在2025年前后进入中等发达国家之列。

埃塞方面可能正逐渐在其发展经济的过程中显出其“非洲版中国”的特征。虽然该国的工业人口可能暂时还不能比肩中国制造业,但亚的斯亚贝巴的政要们还是发现中国与埃塞在减贫、反腐等方面有共同目标,而中国在这些方面经验丰富,值得自身长期借鉴并学习。

埃塞总理阿比已在2019年4月访华称“来到中国就是到了第二故乡”,这种基于学习而产生的亲密态度就足以说明不少问题。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管理模式在非洲有其适用性,也让非洲国家感觉到可以向中国学习。而学习中国的埃塞也由此逐渐进入了改革的深水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