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纸计划 无异向巴勒斯坦开出死亡证明

撰写:
撰写:

纷扰多时的“世纪交易”终于在近期露出真面目,美国于2019年6月22日正式公布其为巴勒斯坦打造的经济方案,并于6月25日至26日期间在巴林首都麦纳麦举行的“和平促进繁荣”(Peace to Prosperity)研讨会上讨论细节。然而,该方案早在揭密前就因美国拒绝遵守联合国倡议的“两国方案”、让巴勒斯坦挣脱以色列宰制独立建国而备受批评,加上美国从头到尾都未同巴勒斯坦政府协商,故外界并不看好该方案与研讨会能取得任何成效。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于今(2019)年5月便呼吁各国抵制该场研讨会,巴勒斯坦外长马里基(Riyad al-Maliki)更在联合国大会上痛斥美国制定的是“投降的文件”、不是什么和平方案。会议期间,加沙地带(Gaza)更有数以千计的巴勒斯坦人发起示威游行,并焚烧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肖像,怒吼“库什纳,巴勒斯坦是非卖品”以表抗议。但是在现实的政治、军事利益面前,身为阿拉伯兄弟的沙特、阿联酋、埃及、约旦、卡塔尔等国仍响应美国,派遣官员与会。

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焚烧特朗普肖像,以表对美国片面制定巴以方案的愤怒(图源:Reuters)

相较于埃及和约旦仅派出财政部门的中阶官员、以表达对巴勒斯坦的微弱同情,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则毫不掩饰对美国方案的支持,如沙特国务大臣穆罕默德谢赫(Mohammed Al-Sheikh)便赞许方案包含“和平的希望”。而巴勒斯坦人念兹在兹的政治独立呢?难民回归权呢?东耶路撒冷归属呢?擘划巴以和平方案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Corey Kushner)颇早之前便宣布不打算讨论政治问题,因此通篇未提及。库什纳还攻讦巴勒斯坦政府的抵制是“战略错误”,轻蔑地形容渠等“反对特朗普计划的批评不过是基于情绪,细节都尚未处理呢!”内塔尼亚胡亦道:“我不懂巴勒斯坦人在听到计划之前,是如何全然拒绝的”。至于其他阿拉伯国家,仅能在口头上维护“两国方案”,没法也没意愿硬抗美国。

至于这份名为《和平促进繁荣 经济计划:给巴勒斯坦人民的一个新愿景》(Peace to Prosperity The Economic Plan: A New Vision for Palestine People)、共40页的方案究竟写着什么呢?其前言第一段便粉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非法占领与侵害,仅形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陷入旷日持久的危机”,刻意避谈造成危机的本源就是美国扶植的以色列政府。接着,计划书宣称要以10年以上的时间提供至少500亿美元,促进巴勒斯坦的投资,并主张要采取三大行动:释放巴勒斯坦人的经济潜能;透过教育、科技训练,赋予巴勒斯坦人实现抱负的权利;以及加强巴勒斯坦政府的治理。

按照美国的构想,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将开放成如同迪拜或新加坡般的区域贸易中心,甚至能发展成彷佛贝鲁特、香港、里斯本的观光重镇。为了促进经济发展,美国还主张扶植民营企业、修筑连接西岸与加沙的道路,声称要将仅占巴勒斯坦国内生产总值(GDP)中17%的出口值提升到40%、外商直接投资在GDP的占比从1.4%拉高到8%,并确保西岸与加沙地带有人民负担得起的电力可用、降低房价、饮用水加倍、建立至少一所名列全球150名内的大学、降低婴儿夭折率从18‰降到9‰、将平均寿命74岁提高到80岁等福利。最后美国还要求改善巴勒斯坦政府司法、财政与税收体系、保护财产权与公共服务等。不过,蓝图看似宏大,但稍微细究便知道没一项行得通,甚至还可能成为美国与以色列资本盘剥巴勒斯坦的工具。

首先,美国开宗明义便无视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的事实,彷佛巴勒斯坦是个有自主能力按照美国建议改革的独立国家。如按照这种视角制定和平方案,将注定绝无可行性。毕竟若要解决计划书中提及的社会福利、经济贫困、供水与供电稀缺等问题,势必得彻底终结以色列对一切资源的封锁和把持才能做到。

比如加沙地带,根据2019年2月至3月间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0届会议报告,以色列自1990年代就对这人口密度奇高的狭长地区展开行动限制,尤其在2006年坚持以武力抵抗以色列的哈马斯(HAMAS,伊斯兰抵抗运动)赢得巴勒斯坦选举后,以色列随即于2007年6月自空中、海上与陆地全面封锁加沙,造成当地物资、粮食与药品严重短缺。截至2015年为止,加沙生产值已减半,失业率54%,68%人口无法安全地获取足够粮食;截至2017年,加沙已有96%的沿海含水层已因过度开凿和污染不适于人类饮用。如此恶劣又如同牢笼的环境,完全是以色列的封锁与武力镇压所造成,若不逐出以色列势力,要何从增进当地人的经济与福祉?

在约旦河西岸与东耶路撒冷,以色列迄今也已修筑超过500个非法定居点,居住的犹太人已超过100万以上。至于西岸、东耶路撒冷、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口起码超过530万,但他们的社区却被以色列的定居点、前哨所、隔离墙给割裂得支离破碎,造成出行的极大不便。另外,以色列政府还任意强占或拆除巴勒斯坦人的果园、水井、房屋,以及刻意改变河流走向、限制巴勒斯坦人向约旦河取水,甚至刻意排放污染物至巴勒斯坦社区,犹太裔定居者还不时殴打杀害巴勒斯坦人,使巴勒斯坦人的生命、财产都受到严重威胁,也让巴勒斯坦政府成了有名无实的空壳子,连税收都是由以色列代收后再转交。因此只要双方稍有不合,以色列便扣留税款(尽管阿拉伯国家联盟(League of Arab States)在4月与6月两度声称将每月挹注1亿美元支持之,不过迄今都尚未兑现承诺),更加深巴勒斯坦政府运作与建设的难度。

然而,美国故意忽略这些惨状,仍汲汲于推行经济与教育改革,甚至要求巴勒斯坦政府改善治理。但只要以色列人继续占领与掌控一切土地与资源,巴勒斯坦人要如何拥有负担得起的房屋与基础建设?只要巴勒斯坦未彻底独立成能自立生存的国家,以及享有安排境内事务与资源的主权,这些计划全无从落实。纵使勉强在以色列的占领下实施,也无法绕过其监管、让巴勒斯坦人均沾利益。再说,美国完全没提及一旦以色列人掣肘,该如何约束或制裁、以确保计划能继续?库什纳甚至反咬抵制会议的巴勒斯坦政府不想帮助人民:“如果他们真的想改善人民的生活,我们已经为他们制定了一个很好的工作框架,他们可以参与其中,并通过努力实现目标”。这样单方面要求巴勒斯坦、以色列却不必负担任何义务或责任的方案,实乃空中楼阁,不可能真正施行,更形同威吓巴勒斯坦政府得负起方案成败的责任,岂可能给巴勒斯坦人带来任何美国口中的“新愿景”?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执意推行美国版的巴以方案,并指责巴勒斯坦政府的抵制是不替人民着想(图源:VCG)

更荒谬的是,美国显然不打算为该方案出半毛钱,而是敦促阿拉伯国家、或全球的民间企业投资,2019年5月甚至传出美国欲让欧盟、中国出资背书的消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 Mnuchin)毫不客气地直称:“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要国际共识……我们希望这不是美国计划,我们要它成为国际计划”,甚至向与会的阿拉伯国家与企业代表调侃道“我知道这房内有一大笔钱”,赤裸裸彰显企图使各国替美国埋单和担责的私心。且由于2017年美国违反国际法、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风波,巴勒斯坦向美国表达强烈抗争,美国竟切断对巴勒斯坦难民的援助,金额起码高达2亿美元以上,同时关闭巴勒斯坦政府在华盛顿的代表处。如今美国却一边口称要给巴勒斯坦人经济繁荣、一边掐断援助,只想慷他国之慨。但库什纳竟对如此矛盾的做法,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振振有词地辩解道:“当我们采取行动迁移大使馆至耶路撒冷后”、“巴勒斯坦当局做出他们不想与我方政府接触的决定,我们说那好,但你们就别既不与我方接触却又期望我们继续掏钱”。如此倒果为因的压迫,实充分展现美国霸权的傲慢与无理。

假使美国与阿拉伯国家真心想为巴勒斯坦带来荣景,那就得正视巴以冲突的本质是政治问题,回归联合国的决议、让以色列退回1967年边界、允许巴勒斯坦彻底独立建国,这样巴勒斯坦人的处境才有可能改善、享有自主建设家园的权利。要知道,美国如今宣称要给巴勒斯坦人的利益,其实都是多年来以色列在美国包庇与支持下自巴勒斯坦身上攫夺走的,巴勒斯坦的贫困与暴乱全得归咎于以色列的占领。因此阿巴斯说得好:“美国把整个缘由从政治议题转变成经济议题,我们不能接受”、“国家权利不是被买卖的真实房地产”,只要政治冲突不解决,经济与民生就不可能在此纷乱的环境下进步。

但美国显然只想继续扶植以色列充作中东打手,甚至利用巴以冲突作为介入中东的借口。例如近期美军持续在波斯湾一带威吓伊朗,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前往耶路撒冷与以色列合谋时,便于当地时间6月25日向声援巴勒斯坦的伊朗警告称,要是胆敢威胁正在巴林举行的研讨会,将会是个“大错误”。美国这等强硬的行径,无非是想借美伊之间的硝烟掩饰巴勒斯坦问题,同时又以此恐吓伊朗,想获取一石二鸟之利。另外,透过伊朗与也门的紊乱局势,美国也强化了与沙特、阿联酋、巴林等海湾国家的同盟关系,使渠等程度不等地支持美国提倡的巴以方案与反伊朗政策。因此巴勒斯坦问题不过是美国中东政策内的筹码和祭品,当地的人权、经济、民生从不是美国在乎的事务。于是在美国霸权与阿拉伯“兄弟”的联合图谋下,这一纸经济计划不但没法激发巴勒斯坦的繁荣潜能,反倒摀住巴勒斯坦争取生存的挣扎嚎声,成了强迫开立的死亡证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