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会】18国下调经济预期 G2不能让G20成为零

撰写:
撰写:

二十国集团(G20)首脑峰会6月28日至29日在日本大阪拉开帷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无疑是此次峰会中的重要焦点,更是受到世界瞩目。

在峰会开始之前,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Joko Widodo)6月25日接受了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他表示 ,中美贸易摩擦成为世界经济的沉重负担,他“将为遏制贸易保护主义而不断发声”。

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6月17日在伦敦与到访的中国副总理胡春华会面后说,英国希望中美两国领导人在G20峰会期间会面时,能在贸易课题上取得进展。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ker)也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很困难,它们正在助长全球经济的放缓。”

一些美国官员还预计,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领导人本周的会晤将阻止贸易战升级,重启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谈判。

就连作为东道主的日本,其首相安倍晋三在6月27日与习近平会面时也表示,期待29日的美中首脑会谈成为富有建设性讨论的平台。

可以看到,G20各国都希望美国和中国能够借G20两国元首会晤寻求突破,化解两国陷入僵局的贸易谈判和愈演愈烈的贸易战,当然也包括中美。为何各国对中美贸易战得到化解显得如此急迫?两国之间的和解究竟对G20有多重要?

中美贸易战无疑成为了此次G20峰会上的焦点(图源:Reuters)

G20国家贸易受到波及

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两个经济体间的贸易冲突已经使全球经济出现放缓,对全球经济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曾作出预测,如果美国对两国之间所有商品征税,全球各国国民生产总值将减少0.5%。世界整体增长率将放缓,下降0.1%至3.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并非危言耸听。要知道,中美贸易战虽然是两国之间相互提升关税,但全球市场的产业链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传导效应将会使两大经济体关税上升的影响蔓延全球。

而G20集团中的经济体在全球产业链中各自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中美有着深度的经济关联,也因此成为了损失最大的群体。各国进出口贸易数据就是最好的例子。经过梳理,2018年至2019年之间,G20中90%的经济体的贸易进出口额出现了明显下降。

其中发达经济体里,德国和韩国的进出口贸易额下降的幅度最为明显。先从德国来看,自中美贸易摩擦、美欧贸易纠纷、英国“脱欧”等不确定因素爆发之后,德国出口受到明显影响。

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德国外贸进出口额明显比2017年减少8.1%。到了2019年3月,德国制造业出口预期指数连续第七个月下降,降至2012年10月以来最低。其中,德国汽车业出口预期明显减弱,金属和机械制造业情况也不乐观。

德国经济对出口依赖度较高,汽车业又是德国的支柱产业,贡献了该国约5%的GDP和4%的就业,中美贸易的紧张无疑是对德国工业一次强力打击。

至于韩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从贸易进出口上看,2019年5月份韩国原物料及资本品出口分别衰退5.4%及16.6%。其中电脑、半导体和无线通讯器材分别减少27.2%、30.5%和32.2%。

从韩国的经贸结构说,其贸易出口占韩国经济约50%,半导体出口又占韩国出口的25%左右,然而这批产品均在中美贸易战的制裁名录清单中。半导体出口的减少将对韩国的经济有着严重的冲击。

发达经济体的贸易额都受到了波及,新兴经济体也自然也没有幸免于难。据印度尼西亚统计局统计,2019年1月至2月,印度尼西亚货物进出口额为537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下降7.7%。其中,出口264.8亿美元,下降7.7%;进口272.2亿美元,下降7.7%。

从2019年1月至2月,印度尼西亚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108.4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6.6%。其中,印度尼西亚对中国出口35.7亿美元,下降16.6%,占其出口总额的13.5%。

另外,土耳其的贸易出口也出现下滑。据南非国税局统计,2019年1月至3月,南非货物进出口额为419.8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下降9.7%。其中,出口208.4亿美元,下降7.3%;进口211.5亿美元,下降11.9%。

G2两国的贸易争端让G20国家的贸易和经济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图源:Reuters)

18个经济体下调经济预期

除了贸易进出口额,G20各国的经济预期也出现了调降。分析人士发现,除了俄罗斯和印尼,其余17国和欧盟的经济预期皆明显调降。

欧盟委员会估计,德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下降至0.5%——而几个月前这一数据仍为1.1%;英国商会公布最新的经济预期,并将2020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期自1.3%调降至1.0%;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将2019年GDP增长预期从1.7%降至1.2%。

而土耳其、巴西、阿根廷等国似乎更加“危险”。土耳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国民生产总值环比下滑2.4%,这是继第三季度萎缩1.6%之后连续第二个季度经济出现下滑,标志着土耳其自2009年以来首次陷入经济衰退。

2019年3月,土耳其再度遭遇股市、债市、汇市连续暴跌,这意味着其经济出现萎缩已成大概率事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在3月将土耳其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增长0.4%下调至-1.8%。

另一边,阿根廷与墨西哥、巴西等拉美国家货币曾遭遇严重贬值,若美联储为保持美国在贸易战期间的经济发展趋势采取降息,拉美国家极大可能也会跟随美国跌入降息周期,进一步加剧国内的通货压力。

如果说美苏的争霸最终影响的是国际地缘政治的变化,那么通过以上数据可以显示,中美贸易摩擦便是让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处于动荡。

在各国经济联系如此紧密的今天,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两国博弈犹如两头巨象争斗,冲击范围之大可见一斑。其影响不仅仅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牵一发而动世界”。

可以想象,连G20的成员国们都因此面临了如此危机,其他经济体或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这也是为何各国希望中美“停战”,这也是为何中美和解如此重要的原因。而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美(G2)两国需要对世界经济负责,让G20峰会发挥其全球治理的重要作用,而不是成为G2的博弈舞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