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官方尚未公开的习近平与特朗普的通信

撰写:
撰写:

一封书信、一通电话和一次会面,构成了中美两国元首拉近彼此距离的“交往模式”。第一次使用“三件套”是在习近平与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会晤,第二次全套用上是在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截至发稿,两人那通“破冰”的通话和峰会上具有“特别”含义的碰面都被外界高度关注,而偏偏遗漏下那封官方尚未公开的习特通信又是什么原因呢?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官方微信6月29日率先报道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美元首会晤开始时的讲话,其更加关注的是习近平对中美关系的几点表述:其一、历史性。48年前,中美“乒乓外交”的开启,创造了“小球转动打球”的历史。其二、中方立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比摩擦好,对话比对抗好。最后,中美关系的基调。中美两国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然而,在这第一篇报道中,有句话被人们忽略了,即“近来,我同总统先生通过电话和书信保持着密切联系”。截至发稿,查询后发现,美国官方并未提及过习特通信,仅存美国媒体只言片语的相关报道。

中美贸易磋商停摆一个多月,中美贸易官员近六周未有过任何接触,直到6月18日,特朗普(Donald Trump)打破僵局致电习近平。美国和朝鲜就朝核问题谈判破裂,加之习近平任内首次访朝后,当地时间6月29日,大阪G20峰会中美两国元首会晤。较之上述,还有谁会真正关心习近平与特朗普是否通过书信呢?

习近平在习特会上证实,近来与特朗普通过电话和书信保持密切往来(图源:路透社)

然而,不敢说通信的作用更大,只能说其重要性不亚于通话和会面。因为,通信、通话和会面原本就是中美两国元首交往的三部曲。其中环环相扣,每一环都呈递进关系,且缺一不可。所以,梳理清楚第一步发生的时点和内容,有助于理解习特通话和中美元首会晤,更有助于预测中美贸易谈判接下来怎么谈。

首先推断通信的时机,目前,中美官方都未公开的书信内容,只有习近平在元首会晤时带出来一句。不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晤时曾亲口证实,此前与特朗普总统通过多次书信和通话保持密切沟通。中国官方对中美元首私人书信往来不予公布,这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不过,这倒是非常符合中共低调务实的做法,少说话多做事。

与之对照,“嗅觉灵敏”的西方主流媒体倒是显得“大胆”一些。美国彭博社(blooberg)和英国路透社(reuters)5月10日都曾报道,特朗普自己说,“当中美贸易谈判官员在华盛顿进行磋商时,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习近平的‘漂亮的信’(beautiful letter),我刚刚收到,随后可能会通过电话与他交谈。”后来,他还引用习在信中所说的话,“让我们一起努力,看看我们是否能做成一些事情”。

当然,几家西媒翻来覆去也就是这几句话,并未获得更多的书信细节。于是,西媒就开始“夹带私货”,并将特朗普的讲话和当时的背景相结合拼凑出可读性更强的故事。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6月9日下午17时开始谈判。特朗普重申,新关税将于6月10日凌晨0时01分生效。

因为,当时处于刘鹤访美和美国加征关税的节骨眼上,所以没有多少人把特朗普收到习近平来信的话太当真,还以为这是他自编自导的一出戏。现在回过头再看,特朗普当时应该真的收到一封习近平的来信,只不过收信的时点被他和媒体夸大,甚至巧妙地“利用”了而已。

特朗普不仅喜欢收信,还喜欢写信。据朝中社6月23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向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金正恩致亲笔信。金正恩说,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表示谢意,将慎重考虑有趣的内容。这条消息至今还在朝中社网站二条的显要位置展现。

这是近来朝鲜方面第一次用“有趣”一词形容美方的需求表达。第二次是朝鲜方面6月29日对特朗普抵达日本后临时起意发布的一条推文做出了“积极回应”,称特朗普的建议“很有趣”。

习首次访朝后两天,朝中社6月23日透露特朗普(右)向金正恩(左)致亲笔信(图源:VCG)

特朗普致信金正恩一事发生在习近平访朝后的两天。6月20日至21日,习近平任内首次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这也是中国国家主席14年来首次访问朝鲜。6月18日,特朗普也是在推特(Twitter)中确认了与习近平的通话,还称中美两国贸易团队将重启谈判。早一天,莱特希泽在国会听证时就表示,将与刘鹤通话,并在G20峰会上进行会晤。

此外,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的“叫牌”方式也是有套路可寻的。先是5,000亿美元、然后2,000亿美元,最后3,000亿美元全部押上。为征集公众意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于6月17日至21日、24日至25日举行了为期7日的公开听证会。

从以上时间脉络来看,习特通信的时间段大概率在5月初至6月上旬这段,始于5月10日,很有可能习近平与特朗普不止通信一次。这才最终促成了中美两国元首6月18日的通话和29日的见面。

其次再判断信的内容,不管与特朗普通信、通话和见面多少次,习近平都不太可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就事论事地只谈中美贸易谈判这一个话题。中国领导人有很强的历史感和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习近平更是如此。

观察人士认为,此次习近平站在了高于中美贸易的层面给中美关系定向把舵。中美之间问题不只是贸易问题,还有朝核问题和台湾问题等。一直以来,特朗普政府的鹰派幕僚搅动着局势,并把两国关系引向错误的方向。

观察人士还称,中美关系好比一个“大储物柜”,所有的问题都应分门别类、收箱入柜。如果把所有的抽屉都打开,所有的内容都混合在一起,那样就哪个都解决不了,只会越来越糟糕。在这点上,中国表现出很强的战略定力,并未跟随美国的节奏随风摇摆。

最后,希望中美两国元首继续保持通信、通话和会面的良好沟通模式,用“元首外交”引领中美两国最终达成一份令双方都满意的贸易协议。

【相关新闻】

特朗普被谁蒙住了眼睛

一通“迟来的”电话透露中美贸易谈判谁说了算

议世厅:习近平特朗普开启全球拉锯 利诱论VS威逼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