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 香港的事无需您妄言置评

撰写:
撰写:

香港7•1游行后,部分民众冲击立法会,事件引起国际关注。被视为一贯不屑政治正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亦罕见表态。

当地时间7月1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记者。被问及对示威者占领香港立法会的看法。他表示像昨日的示威行动颇为“罕见”,亦对此感到“遗憾”,希望事件能够“得到解决”,并称“他们是在追求民主,我认为大部份人都想要民主,不幸的是有些政府却不想要民主。这就是事态本质,一切都是为了民主,没有比民主更好的事”。

华府当地时间7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回答记者问题时,就香港7月1日的游行示威表态(图源:AFP)

近一个月来,美英各主流媒体在报导香港的历次社会事件时,大抵聚焦于中港关系角度。特朗普是次发言则依旧未点名中国,唯有表示早前大阪G20峰会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曾“概括地”讨论过香港近日的示威行动。

这里且不必“对号入座”,揣度特朗普“有些政府却不想要民主”的表态是否针对中国,但是作为被谈论对象的香港,却直接受到特朗普此言的影响。

简而言之,特朗普“他们(香港市民)是在追求民主,我认为大部份人都想要民主”和“没有比民主更好的事”讲的没错,然而“不幸的是有些政府却不想要民主”、“这就是事态本质,一切都是为了民主”的表态却是极具争议性,乃至误导性的。

谁不想要民主?

无论是“6•9”、“6•16”又或是“7•1”,是什么促使那几十上百万人走上街头,并以其和平有序令世界称赞?自然是对港府蛮横推动修例的不满、对社会愈发撕裂之现况的忧虑、对个人未来前景的绝望。这些是不是“追求民主”?当然是。

那么站在“对立面”的港府呢?寻求引渡法例之完善、欲补执法司法之短板,是不是为确保法有所依,令市民权益得到保障?这又是不是民主的体现?自然也是。

香港社会撕裂久矣。22年来,《逃犯条例》这种涉及“反中vs亲中”的议题,长期主导着香港舆情及政治,以至于香港一直缺乏完善民主社会所必备的条件:一个能够凝聚社会各派意见的共识性议题。或许,只有“香港人”这个近几十年逐渐形成的意识,才是勉强可以跨越各个群体的唯一共识。

也因此,无论是泛民、本土、建制,抑或是不愿被这些“标签”强行赋予身份的普通市民,都希望香港更好。这本质上就是香港的“民主追求”。

问题只是在于,不少掌控香港政权、财权、话语权的群体,在何谓“香港更好”的认知上自认为代表香港,与香港普罗大众的理解有太大出入,行事亦过于鲁莽。这个群体并不仅限于港府,亦包括一个个或建制或泛民或本土的传媒、一位位认为唯有自己的看法才“真正代表香港社会”的名人KOL。

但是,除却绝少数收受利益往来,又或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和名声收益不惜分裂社会舆情的人以外,香港各族群都是想要民主的。因此,特朗普“有政府不想要民主”的断言,即使他本人并没有恶意,也是在将繁杂事态过于笼统简单化,是极为不负责任的、有误导性的言论。

何谓民主?

另一方面,除去愈来愈少的部分独裁政权,这世上众多政府都是在追求民主的。

区别在于,有些政府已有多年经验,且一再总结反省,落实地很好,既有代表性,又有治理能力;有一些现代化较晚的国家,其政府正通过参鉴和试错,寻找最能赋权于本国国民的方法;亦有些政府虽“民主化”已久,却惰于反省总结,自以为在践行民主,乃至“好为人师”般对他国多加指责,但其实本国人民活得并无尊严,也并非真正的主人。

归根到底,“代表性”和“治理能力”这两者是需要兼顾的。“治理能力”是人类族群最初设立政府时对其最根本的要求,而“代表性”本质上则是人们对政制的进一步优化。

在一个多月的持续发酵下,如今香港大多群众纵然不满少数示威者的违法暴力行为,却大多对示威行动的民主诉求感同身受(图源:Reuters)

如今人们在谈论“民主”时,更多地强调“代表性”,毕竟这是“民主”之所以优于其他政治制度的一大特点。然而人们不该忘记的是民主本身首先也是个政治制度,而任何政制首先都需要解决社会问题,所以“治理能力”才是根本。

香港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本来就尚不完善的“代表性”制度出了问题,愈发仅代表香港一个小圈子的利益,“治理能力”这最根本的问题亦一直极度缺失;再加上一些人在归结问题时,只归咎于“代表性”,方造成如今这让所有人都揪心的局面。

此时,特朗普一句“没有比民主更好的事”说的并没错,但这种笼统的表态,却很可能进一步加剧人们对时下问题的归咎,于事无补。

港人的事只能靠自己

无论如何,香港的问题都是港人自己的事,必须自己解决,没有任何人可供依赖。

美国的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英国的外相亨特(Jeremy Hunt)、保守党大佬约翰逊(Boris Johnson)等人的表态,或是因自身职务而“必须有所表态”,或是对本已极度敏感的中港问题落井下石,又或是对香港的自由与民主发自内心的诚挚关怀,事实上都帮不了忙。

更有甚者,他们政治正确的“声援”,只会进一步恶化当下香港社会的撕裂,且后果只能由港人、港府和中国承担。

将复杂的事情贴上简单的标签,这是特朗普一贯的公关宣传手法,为此特朗普也没少受美国舆论批评。但当他用这种方式评论美国国内事件时,也轮不到我们指责。可如今既然言及香港,便有必要在此直言:“总统先生,香港的事不需您妄言置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