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相持阶段的中美贸易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贸易战不再是虚张声势的打法了,也已经过了谨慎乐观的阶段,现在双方都认识到,想要在贸易战中全赢,或让对方从对峙的阵地整体撤回都毫无可能,中美相持将注定是一个长时间的博弈过程。

本文转自《多维CN》047期(2019年07月刊)精粹栏目《议世厅:相持阶段的中美贸易战》一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047期《多维CN》、044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就像之前外界预料的那样,中美两国元首的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两国激化的贸易争端,两国决定重启谈判以试图达成协议,以及白宫允许美国公司继续供货给中国电讯设备制造商巨头华为,但这并不能马上解决横亘在两国间的结构性矛盾。

在中美双方会面之前,两国开出的条件就已经是确定和矛盾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中国必须回到之前同意的那项协议,否则就没有兴趣谈判,北京也提出了三条底线,即取消关税、合理采购和平衡的文本。显然,双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改变立场。

从中美两国重新向对方加征关税以来,两国真正建设性的沟通并不多,直到这次G20峰会前两周,特朗普才致电习近平,商定“习特会”的举行,两国贸易代表才重新开始会谈,然而,双方均在压低外界对贸易谈判的期待。

现在美国同意暂停施加新的关税,允许美国公司继续供货给华为,给了谈判重启的基础,但中美贸易局势仍然不能过早乐观,不只是由于文本和条款上的分歧难以调和,更可能是由于北京和华盛顿已经做好了一轮更大更久的政治角力的准备。

贸易战进入僵持和消耗阶段

中美贸易战从开始到现在,其实经历了三个不同性质的阶段,在每个阶段,中美两国对当下矛盾的理解都并不相同,因此政策目标也有差异。

从白宫公布对华加征关税清单开始,到中美为阿根廷G20“习特会”做筹备为止,这个阶段最接近于“威慑期”。中美两国其实在进行一场心理游戏,都在试图通过强硬的威慑来施压对方。其中,热衷于极限施压的特朗普政府,以不断升级的关税作为筹码来增加己方威胁的说服力,试图迫使北京接受他的全部要求。北京的目标则是通过展示决心来让特朗普彻底放弃贸易战这一施压方式,至少将冲突限制在经济层面。现在回过头再看,一开始中美两国都在某种程度上低估了对方打贸易战的意志,并存有快速结束贸易战的侥幸心理,而在双方认识到这种心理游戏效用有限之后,才开始降低外交调门,试图通过首脑外交扭转局面。

阿根廷的“习特会”冷却了急剧升温的局面,让双方开始考虑更为务实的目标,以及控制贸易战的成本,而这个阶段通过谈判的推进,中美也逐渐把握了对方底线并据此形成内部共识,是内外立场的“整合期”。双方的目标都是缓和争端,减轻对经济的冲击,特朗普政府没有了中期选举的压力,也乐于争取喘息时间。在阿根廷“习特会”共识的基础上,双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意愿是真诚的,因此都做出较大幅度的让步,北京开出大额订单和改革承诺,白宫则软化在国企等结构性议题上的立场。但在彭斯(Mike Pence)演讲和华为事件之后,中国已经认识到贸易战的根本目的是遏制其崛起,而一纸协议难以真正赢得和平。

北京将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定位成遏制中国的战略行为(图源:Reuters)

前段时间,双方高级别经贸谈判陷入僵局说明,中美的要求难以达成一致,美国想要的是“惩罚性”协议,其意义在于让中国付出代价并彻底改变,而中国想要平等的协议,因为过度让步并不能阻止美国的遏制战略。在这种情况下,谈判难以再发挥作用,除非有一方的底线和根本立场发生移动,而促成这一转变意味着代价和牺牲,以及长久的努力。所以特朗普决定将关税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准备对来自中国的所有商品施加壁垒,而中国也开始进行全民动员,在舆论上统一阵线,准备“新长征”,打压“投降派”,并真正准备动用稀土等“王牌”。

尽管本次日本大阪的“习特会”,缓和了两国激化的贸易争端,但贸易战发展至此,已经不再是恐吓和威慑,而是实打实地交锋,进入到战略相持阶段。这是中美两个大国承受能力的比拼,在这个过程中更脆弱的一方,将是在战略上失败的一方。立场的僵持,耐心的消耗,承受力的挑战,将是这个阶段中美贸易战的主题。

难以调和的矛盾

中美立场的难以调和性限制了双方退让的弹性空间,使得中美正陷入持续“双输”局面,这种难以调和性是由中美结构性战略矛盾、复杂的国内政治、对世界秩序的不同愿景等多种因素决定的。一纸协议虽有助于缓和对抗,在短期内具有积极意义,但难以解决中美之间的结构性问题。

因为现在,中国无论在技术上,还是经济上,都已经有了成为超级大国的必要基础。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ANS)近期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似乎越来越接近于实现与美国技术平等并在计划追求技术优势。美国决心改变中美实力变化的态势,难以接受拥有完全不同种族、文化、制度的中国成长为与它平起平坐的势力,甚至超越它。

中美在许多双边事务上的立场存在冲突(图源:AFP)

对于中国来说,美国的目标意味着让它停止发展,而悠久博大的文化传统、实现复兴的民族愿望、庞大人口的生存发展需要,不可避免地督促它不断发展,所以中国也无法接受这种让步。所以中美两国的结构性矛盾将注定是个长期持续的过程,即便大规模贸易战暂时停止,小的经贸摩擦和其他领域的冲突,如台湾、香港等,还会不断发生。

两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也没有给中美提供过多的退让空间。美国因中国在谈判中的坚定立场而感到恼怒,认为北京并没有打算为“占美国便宜”付出补偿。国会议员和大多数普通民众也不接受一个“平等”的协议,他们的要求是对中国越强硬越好。民主共和两党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高度一致,如果特朗普对中国的政策被视为软弱,民主党人必然会利用这一点对付他,共和党人也越来越坚定地反对日益被视为威胁的中国。而作为一个民粹主义者,特朗普不得不维持强硬以回应选民的情绪。特朗普的政治前途和贸易战已经绑定了,在成功地将美国的问题转化为中国的责任,以及为此付出代价之后,如果再重新向不为所动的中国做出让步,这会反噬他的“人设”。

贸易战往往会让中国人联想起过去百年西方帝国强加的耻辱回忆,而随着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上升,北京也发现谈判达成的文本既不能满足中美两国的利益要求,也不能满足国内人民的期望,做出过度的让步,以致在政治上造成损伤。如果中美之间达成协议,并且它比之前更有利于美国,就意味着美国的单边主义和霸凌手段是有效的。如果连中国也无法抗住美国的施压,这将进一步激励特朗普政府,其他受美国贸易霸凌的国家也将丧失抵抗的信心,中国在贸易战中艰难联合起来的多边主义阵线,也将陷入崩溃。因为从根本上,特朗普政府向各国发起的贸易战就是试图维护美国独大的霸权体系,而中国希望推动世界秩序向更加民主,更加平等和多元化的方向转变,使发展中国家、新型国家等实力较弱的势力也能掌握话语权。从这个角度上,中国也不能轻易屈服于特朗普政府的强压,这是新旧两种国际体系的碰撞。

中美贸易战不再是虚张声势的打法了,也已经过了谨慎乐观的阶段,现在双方都认识到,想要在贸易战中全赢,或让对方从对峙的阵地整体撤回都毫无可能,中美相持将注定是一个长时间的博弈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只有零和斗争的情绪逐渐冷却,真正理性的声音才能回归,这时中美才能产生共识,而在此之前,双方都退无可退。

推荐阅读:

【多维CN】 观察站:中国经济真的不行了吗

【多维CN】中国第三艘航母揭面纱 北京军事崛起愈发清晰

【多维CN】“言必称西方”的中国知识分子该醒了(上)

【多维CN】“言必称西方”的中国知识分子该醒了(下)

请留意第46期《多维CN》、第43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