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首相约翰逊:会是下一个“特朗普”吗

撰写:
撰写:

伦敦当地时间7月23日,英国前外交大臣约翰逊(Boris Johnson)顶着他一头乱蓬蓬的金发赢得了英国保守党党魁之位。这意味着他将接任保守党党魁之位,并成为英国下一任新首相。

对于熟悉国际政治的人来说,约翰逊身上最显眼的标签莫过于“英国版特朗普(Donald Trump)”。无论是从神态还是举止行为上,约翰逊都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十分相似,言论也带有着“特朗普色彩”。

比如他拿欧盟的目标和当年希特勒的野心相提并论;质疑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部分肯尼亚”血统, 使用“Watermelon Smiles(西瓜的微笑)”等带有歧视性含义的措辞。

特朗普和约翰逊都具有鲜明的民粹主义政策色彩,他们痛恨非法移民,善于煽动底层民众,抵抗全球化的潮流。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政治事务评论员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指出,推崇“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和推崇“英格兰至上”的约翰逊,在政治操作上有许多共同之处,善于投机,是民主的威胁。

那么,表面上看来有些不着边际的约翰逊,真的会是英国版的特朗普吗?约翰逊与特朗普行事风格和形象确有相似之处,但事实上,两人并非如出一辙。

首先,与商人出身、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不同,约翰逊可谓是英国政坛上的“老油条”。

约翰逊2001年当选英国亨利地区的国会议员,开始了自己的政治生涯。6年的国会议会的经历不仅丰富了他从政经历,也为他奠定民意基础。

之后2008年,约翰逊赢得了伦敦市长之位,在他长达9年的市长任期期间,约翰逊虽因为他的言行广受非议,但他为伦敦增加10万套经济适用房上的成就,给伦敦人民留下极好的印象。约翰逊2016年离任市长一职时,有52%的伦敦市民认为他是一位“不错”的市长。

离任伦敦市长一职后,约翰逊积极支持英国脱欧运动。在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中,约翰逊更出尽风头,公投最终的结果如此,离不开他散播欧盟威胁论的“功劳”。

英国前首先卡梅伦(David Cameron)宣布辞职后,约翰逊本来应该是最有希望的继任者,但是因为他当时的助选者戈夫(Michael Gove)临阵“叛变”,导致他最终放弃参选,接受了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外交大臣任命。

从国会议员到伦敦市长,再到外交事务大臣,约翰逊在英国政坛足足摸爬滚打了18年,丰富的政治经历足以说明他是一个政治精英,操弄政治的方式与特朗普并不相同。他在“脱欧”上前后的转变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英国政坛中,约翰逊是强硬的“脱欧派”,曾和前英国脱欧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先后辞职,也是因为在脱欧谈判中反对梅的妥协。

即使辞职之后,约翰逊仍旧坚持强硬立场,对梅的工作批评不断,加速了保守派的分化。因此外界相信,若他成为首相,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将大大提升。

然而,在特蕾莎梅宣布辞职后,曾恨不得立刻脱欧的约翰逊,态度上出现了一些变化。约翰逊6月表示英国必须在10月31日退欧,但希望能够与欧盟达成新的协议,不排除无协议退欧的可能。

同月,他还在一场演讲中说,无协议退欧的可能性是“谈判的重要工具”,英国“必须获得比现在更好的退欧协议”。这样的变化正是他“精明”的表现。

在第一轮党魁辩论后,约翰逊的票数一直保持了领先。(AP)

不在政府内任职时,约翰逊以强硬的姿态督促特蕾莎梅,不仅打击了特蕾莎梅的威望,还能赢得了“脱欧”派对他的支持,博人眼球还能施加舆论压力。

但随着约翰逊逐渐成为为首相最有力的候选人,约翰逊也很可能软化自己立场,掌握分寸,为他之后的“脱欧”谈判做好铺垫。

可以看出,约翰逊的外表与内在并不相同,他常年在政坛练就出的政治敏锐度和隐藏在其浮夸外表下的政客思维,决定了他在处理问题时不会如特朗普一般“肆意妄为”。

其次 ,英国目前的情况根本不予许约翰逊“肆意妄为”。就算权当约翰逊的本质和特朗普并无不同,英国也毕竟不是美国,约翰逊想要和特朗普一样的“任性”,国情也不允许。

如果说特蕾莎·梅当初接手了“脱欧”的棘手难题,那么约翰逊今天接手的则是更大的一个“烂摊子”。不夸张地说,英国正面临着外忧内患。

在英国国内,“脱欧”已经撕裂了该国的政坛和社会。由于各党派在“脱欧”问题上始终无法形成统一立场,马拉松式的“脱欧”谈判已经让英国议会“内斗”加剧,两党都面临分化。

保守党已经四分五裂,1月保守党党鞭倒戈、2月曾三名保守党议会下院议员宣布将在下院以“独立议员”身份投票,此后保守党在4月史无前例对梅是否该辞职进行投票。反对党工党同样分崩离析,约翰逊要怎样对付工党科尔宾的唇枪舌剑,也会是问题。

更坏的是,英国的经济出现了衰退信号,让国内的情况雪上加霜。据英国国家统计局显示,英国2018年12月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0.4%,服务业、工业和建筑业产出均出现下滑。

英国央行已经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1.2%,创下次贷危机以来最低水平。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Joseph Carney)警告说,“脱欧迷雾”已导致经济数据短期波动,并造成经济及商业紧张局面。

不仅是“内忧”,还有“外患”威胁。英国“脱欧”谈判之中,欧盟的强硬姿态只是其一。脱欧之后,英国必然面临着在经贸谈判主导权的下降,乃至于正在国际格局地位的下滑。

从近期英国驻美大使被迫辞职一事可知,特朗普已经“磨刀霍霍”,想在美英贸易协议的谈判中占尽便宜。

2019年2月28日,特朗普政府出炉18页篇幅与英国在脱欧后的自由贸易协议大纲。这份大纲主要讲述了美国要求英国做出重大让步,作为达成协议的交换条件。约翰逊在上任之后对美国也没有太多筹码,在一段时间内将会更加依赖美国。

在诸多问题之下,约翰逊能够“任性”的空间被极限压缩,他必须立即拿出一份切实可行的脱欧方案,不仅要平衡各方势力,而且要对英国经济的发展改革作出自己的建树。

在外交上,他既要应对欧盟,又要在依赖美国的同时不至于在中美博弈之中吃亏,维护英国的利益,这一切对于一个贩卖欧盟焦虑的民粹政客来讲,谈何容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