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同以色列的全部协议 巴勒斯坦政府的虚弱抵制

撰写:
撰写:

近期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关系持续荡入低谷,除了美国试图联合中东国家强迫兜售不含政治方案的“世纪交易”计划之外,以色列政府于当地时间7月22日,强拆东耶路撒冷郊区苏尔巴赫尔村(Sur Baher)的十栋建筑,起码有70户巴勒斯坦人就此流离失所。尽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于7月26日谴责此举,并指明自2019年迄今,以色列政府光是在东耶路撒冷就已强拆了63户,但依然无济于事,毕竟以色列不顾国际谴责已非首次。

以色列出动军队非法强拆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民居,导致至少70户巴勒斯坦家庭流离失所(Ahmad Gharabli/Getty)

至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也在7月25日愤怒地宣告要停止与以色列间的全部协议,不过巴勒斯坦政府已在昔日发出过多次类似的警告,如2015年以色列在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镇压巴勒斯坦人时,阿巴斯放言不再承认《奥斯陆协议》(Oslo Accords);2018年2月,阿巴斯又因美国关闭巴勒斯坦驻美代表处和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举动,宣布启动和以色列断绝关系的程序。根据以色列媒体《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um Post)报道,光是过去四年,巴勒斯坦政府就至少先后成立过七个相关委员会处理中止协议的事宜,然而从未落实。

即使法塔赫(FATAH)革命委员会秘书长费亚尼(Majed Al Fityani)于7月28日重申,已采取一系列措施同以色列政府逐步脱离,强调双方的联系正处于“最低级别”,但具体措施是什么则完全不说明。加上同日巴勒斯坦政府又宣布因为以色列截留税款的缘故,只能向政府雇员发放60%左右的工资,而这种欠薪情形已经持续好几个月,因此外界颇怀疑这些空口威胁到底能发挥多少效用─毕竟这是一个连税款都无法自行征收的政府。

巴勒斯坦政府的统治困境由来已久,导因于来自内外的双重挑战。外部挑战乃以色列与美国的合力压迫,内部则是法塔赫与哈马斯(HAMAS)两大派系的长期嫌隙,以及巴勒斯坦政府自身的腐败。根据1993年《奥斯陆协议》的规定,约旦河西岸被划分为A、B、C三区,A区的民事与防务由巴勒斯坦政府掌控,B区则是防务交由以色列政府负责,C区则几乎由以色列控制,巴勒斯坦政府仅能于医疗、教育等少数民政上发声。但即便是在名义上拥有最大权力的A区,巴勒斯坦政府的权威也禁受不住以色列的枪炮,如前述的苏尔巴赫村就有部分辖境被归类为A区,可是以色列军队照旧能横行无阻,强拆巴勒斯坦民居。

以色列动辄威胁要直接并吞约旦河西岸,历年来还在当地也非法修建许多隔离墙、检查哨、定居点,攫夺巴勒斯坦人房产土地、纵容犹太裔移民殴打谋杀巴勒斯坦人、截走约旦河水源、排放污染物至巴勒斯坦人社区,造成巴勒斯坦人出行、就业、教育、生存的困难。不少巴勒斯坦人还得被迫忍受无理盘查,每日穿越检查哨至以色列领土上谋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此多次谴责,要求以色列退出非法占领地和拆除定居点。但在美国扶持下,以色列始终置若罔闻,也凸显巴勒斯坦政府的有名无实。尽管费亚尼信誓旦旦地声称,要借由与约旦、伊拉克签署能源与油料领域的合作协议来抵制以色列,但即使两国同意支持巴勒斯坦,运来的物资与实际建设都无法绕开以色列政府单独施用。加上自《奥斯陆协议》签订后,巴勒斯坦政府的部队接受美国的资金与训练,实质上成为美国与以色列的傀儡。说穿了,巴勒斯坦政府不过是个受到以色列容忍、权力被架空的机构,在政治、经济与军事上都缺乏自主性,故在维护自身人民权益或抵抗以色列上都有心无力。

在面对以色列这大敌的情势下,法塔赫与哈马斯却无法齐心合作,双方在巴勒斯坦前领导者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1929─2004年)病逝后便龃龉频生。接着在2006年1月大选时由于哈马斯大获全胜,立刻招致以色列与美国的连手反对,法塔赫也随即向哈马斯发起内战,最后导致巴勒斯坦政府分裂成西岸与加沙地带两个政权,由哈马斯统治的后者因而遭以色列长期封锁,各种民生物资与药品都难以输入,联合国表示当地62万居民至少有一半得依赖外界粮食援助才能活命。

即便法塔赫与哈马斯自2011年起就打打停停地数次宣告达成和解─最近一次则在2017年10月,但双方仍不时剧烈摩擦。且为了逼使哈马斯让步,法塔赫还在2018年削减加沙政府雇员的工资与强制退休,激使许多巴勒斯坦人上街抗议不该有此阋墙之争;2019年1月,法塔赫又撤走连接加沙与埃及的拉法口岸(Rafah)的工作人员,该地是加沙人民不经由以色列离境的唯一关哨,此举形同和以色列合谋封锁加沙,更使法塔赫招来骂名。

哈马斯会受到巴勒斯坦人的爱戴并非毫无道理,因其坚持武力抵抗的立场远较“温和”的法塔赫更能震慑以色列政府,也因此受到以色列与美国的严厉打击,并遭定义为恐怖组织,但这无损巴勒斯坦人民的热烈支持。加上法塔赫自阿拉法特签署《奥斯陆协议》后就日渐腐化,不仅以放弃武力换得受美以两国承认的机会,还靠筹组政府谋取暴利。如阿拉法特便被揭露过贪取税金与外国赠款,阿巴斯也身陷贪腐疑云,其两个儿子亚西尔(Yasser Abbas)与塔雷克(Taraq Abbas)经营的猎鹰集团(Falcon),凭恃父亲庇荫获得西岸的许多承包业务,举凡烟草、电力、媒体、保险都有涉及,这种搜刮民脂民膏的恶劣作风自然比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哈马斯不得民心。塔雷克甚至还在2017年向美国特使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表示“两国方案”不可行,主张建立让境内公民享有平等权利的单一国家,但这等同放弃巴勒斯坦的独立目标,故令阿巴斯家族与法塔赫的民望更受打击。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与其家族身陷贪腐丑闻(Ammar Awad/Reuters)

尽管部分法塔赫的支持者抨击哈马斯亦收受伊朗等外国资金,并刻意陷加沙人民于贫困之境以博取同情。但无法否认的是,丧失早期创立血性、如今只敢同自家人开战的法塔赫,已日益代表不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根本利益。就连2019年6月25日至26日于巴林举办的“和平促进繁荣”(Peace to Prosperity)经济研讨会,阿巴斯等多名要员虽扬言抵制,并痛批参加的人是“叛徒”,但在美国与以色列施压下,与会的几名巴勒斯坦籍商人在遭短暂拘捕后仍被释放,更凸显巴勒斯坦政府的无力与无奈。

也正因法塔赫的软弱,使以色列与美国虽然频频攻讦阿巴斯政府,但暂时仍不愿推翻之,毕竟这至少维持了巴勒斯坦有自治权的表象,也能象征性地粉饰被抨击为“殖民”的以色列统治,就如同历史上欧美列强扶持中国清政府,以保障其依不平等条约获得的利权。此外,保住法塔赫还能堵住哈马斯上位的机会,避免巴勒斯坦人重新采取全面武装抗争的路线,减少以色列镇压的成本。因此可以说,法塔赫领导的巴勒斯坦政府无论在口头上如何严词责难,实际上仍脱离不了以色列的全方位宰制,沙特、阿联酋、埃及等所谓的阿拉伯“兄弟”也因对抗伊朗和美国操弄的缘故,多半日益亲近以色列,未给予太多实质支持。故巴勒斯坦政府终归没法独力突破困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法塔赫还成了以色列与美国“以阿制阿”的帮凶,这更使巴勒斯坦人民的独立之路遥遥无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