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边十年之变】对峙不断 南海局势为何轻舟已过万重山

撰写:
撰写:

一年一度的东盟外长会及相关会议7月29日至8月3日在泰国举行。每年的会议,南海备受外界关注,今年亦不例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行聚焦于南海和朝核问题。

越南外长范平明在7月31日的东盟外长会议上,指责中国石油勘探船在越南海域开展非法勘探。中越在万安滩的对峙从7月初持续至今,双方仍没有要撤离的迹象。在万安滩一事上,2017年6月,越南曾在此区域采油,导致中越两军会晤取消。到了2018年3月,越南暂停了与西班牙石油公司的合作。如今,越南船只再次现身说明双方风波又起。

同时,越南拉拢各方势力的动作也很多。2018年2月,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首次访问岘港。之后的3月,越南先后与印度、孟加拉国、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尼发表有关南海的联合声明。

菲律宾宾方面则称中国辽宁号编队近日来通过锡布图海峡。稍早前的6月,中菲渔船在礼乐滩相撞。更早前的4月,菲律宾一度称中国百船包围中业岛。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则与往常一样不断谈及“与中国是否开战”的话题。

再将时间往前推一些,菲律宾空军和海军2018年1月前往黄岩岛上空巡逻。同年9月,一艘菲律宾军舰搁浅半月礁,当时,菲律宾拒绝了中国的援助,外界曾一度担忧仁爱礁坐滩事件再次上演。

除此之外,多年来闷声发大财的马来西亚与中国的摩擦开始显露出来。有媒体报道,中国海警船35111舰曾在5月中下旬在南康暗沙附近阻止马来西亚“Sapura Esperanza”号半潜式辅助钻井平台进行作业。

中国与域内国家的分歧不断,域外势力的干扰也不比以往少。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8年,美国一共在南海执行了5次“航行自由”行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至今,美军舰闯南海的次数超过10次,仅2018年就有5次,在2019年5月甚至出现了美国军舰闯南海3次的情况。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军舰在南海的行动愈发频繁,效果却大不如前。(Reuters)

美国军舰、军机在南海是“常客”,英法等开始在南海展现存在。2018年8月31日,英国皇家海军“海神之子”号船坞登陆舰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2018年10月,法国国防部长帕尔丽宣布,法国“戴高乐”号航母于2019年前往印度洋与南海海域,不过,2019年3月法国叫停了此次行动。法国并未彻底放弃这样的计划,在2019年6月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帕尔丽再次称,法国将与美国一道巡航南海。

不论是中越、中菲等的争议甚至是小规模冲突,还是美英法加大了在南海的存在,都说明,南海仍不平静。

但让很多观察人士感到不同的是,美国军舰闯南海或者美国指责中国都难以再像以往那样引发轰动效应。中越、中菲的纠纷也在可控范围之内,越菲领导人都强调要保持与中国关系的大方向、有效管控海上分歧。

南海岛礁争议远未解决,局势却迥然不同于过往,已然轻舟已过万重山。中国外交在东南亚方向已经翻过了一页。这种“变”是因何而起?

以实力易势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7月23日在国情咨文中提到,菲律宾不会为南海开战,中国导弹最快7分钟可到达马尼拉。中国导弹7分钟能否导弹马尼拉暂且不谈,他的大胆表述背后其实折射出了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实力已不容小觑。

南海岛礁距离中国大陆太远,囿于地理距离的限制,有很长一段时间,解放军都没有进驻南沙群岛海域,也没有像样的军事重器,1988年的南沙海战,中国只是派出了护卫编队参加战斗,并没有驱逐舰。没有强大的海军或者空军力量,中国对南海的控制几乎是微乎其微的。菲律宾和越南等借此在南海占领岛礁、开发油气资源也是看准了这样的权力真空。

这样的被动局面自2013年以来开始扭转。中国在南沙群岛的7个岛礁填海造陆,并逐步部署军事设备,其中,永暑礁、美济礁和渚碧礁3,000米的飞机跑道、战机库、弹药库以及供舰艇停靠的深水码头。2018年5月,有美媒称中国在这三个岛礁上部署了鹰击12反舰导弹和红旗9防空导弹。

同样,解放军军舰和军机加强了在南海的军事存在。过去几年,中国军舰被称之为“下饺子”般服役,包括导弹护卫舰和导弹驱逐舰等部署到南海。而中国军机在2016年7月就已经实现了常态化赴南海远程训练,轰-6轰炸机和苏-35等战机在列。

2018年4月解放军在南海大阅兵,从海陆空全面展示了自己的军事实力。当南海对于中国军舰、军机等不再是鞭长莫及之地时,中国对南海掌控能力也不再像以往那般弱。

过去,美国对南海抵近侦查,有时候是抵近12海里飞行甚至直接穿越岛礁上空的行动。如今,美国的行动则退步到从岛礁领空边缘打擦边球地飞过,比如,2019年3月,美国B-52轰炸机就是贴近(near)而非飞越(over)了南海。

美国军舰前往南沙或者西沙群岛进行“航行自由”行动,按照中国的说法是“当即进行驱离、警告”,甚至2018年10月,中美军舰相距41米,中国逼迫美军军舰转弯。

就连美国军舰与菲律宾等在南海的行动,有不少报道会提到,中国海监船在一旁观望。最近的一个例子是7月15日,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巡逻舰和菲律宾的海警船在临近黄岩岛的海域进行了一场联合演习行动,中国的海警船曾一度与菲律宾的海警船相距2.9海里。

包括美国在内的各方行动被中国密切关注,这说明中国对南海的掌控能力已然提升。过去南海局势不稳,有着军事优势的美国将南海局势不断推高,中国感受到的威胁自然也会水涨船高。而通过填海造陆和军事部署,中国对南海有全天候的掌控后,中国在南海“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尴尬局面也得以化解。

如此一来,美国必然要考量与中国军事摩擦的后果。同样,东南亚各国自知力不及人时,它们也不会轻举妄动。武力非最佳选择,面对北京提出的谈判,菲律宾、越南等也便“两相权衡取其轻”,寻求与北京的相处之道。这是北京凭借实力改变自身乃至整体局势的根本。

中国给的经济方案

按照计划,蓬佩奥(Mike Pompeo)在出席东盟外长系列会议期间发表关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经济参与的演讲。美国很清楚要维持自己在东南亚的存在,经济是绕不过去的一环。而中国对加强与东南亚诸国的经济联系同样很重视。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一直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也是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根据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东盟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借助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与东南亚诸国的战略对接,比如与菲律宾的“大建特建”、越南的“两廊一圈”对接,中国的铁路、港口、轻轨等基建正在落地,马来西亚的中马东铁项目、马六甲皇京港、菲律宾马尼拉桥梁等都是例证。

中国在东南亚的基建投资近年来逐步增多。(新华社)

在全球经济整体放缓尤其是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之下,中国给东盟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力促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在今年完成谈判,都是加速中国与东盟东盟走近之举。

以往东盟不少国家还寄希望于美国的跨太平洋合作协议,特朗普上台后将该协议撕毁,并秉持“美国优先”的原则,并不愿意让东盟各国搭乘美国的快车,甚至还要薅越南等新兴经济体的羊毛。中国力推RCEP可以暂缓目前东盟各国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担忧,它们并非是无路可选。包含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在内的RCEP,会成为东盟各国可以依赖的力量。

与以往简单的物物交换贸易相比,中国力推的“一带一路”倡议是让各国看到与中国合作未来的方向,它所谋求的不仅仅是短期的收益,更是保证发展的可持续性。这种合作的潜力、前景自然会对谋求发展的东盟形成强大的吸引力。

以往中国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南海问题并未消停。时至今日,中国除了继续维持与东盟的经贸往来之外,更注重给出根本的、深远的经济融合方案,与东盟构建经济命运共同体,各方是相互依赖的关系。这样一来,南海问题便不会成为某一方搅动局势的利器。这些决定了中国外交的东南亚方向已经基本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