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紧出口管制已非美日欧的灵丹妙药

撰写:
撰写:

韩国总统文在寅8月15日发表“光复节”演讲,他喊话日本,希望韩日双方经由对话合作寻求共同繁荣,不把自身贸易优势当作“武器”。

自7月以来,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不断升级。8月2日,日本将韩国踢出享受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并对出口对象国重新分类,细化为A、B、C、D四个组。以往享受优惠的“白名单”国家归入A组,唯韩国被转入适用“特别一般一揽子许可”的B组,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国家在C组。

韩国之后也对日本发起报复。韩国8月12日宣布,将于9月前后把日本从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国家名单中剔除。根据韩国当天发布的《战略性货品进出口告示修订案》,韩国的战略性货品进出口优待甲类国家将分为甲1和甲2两类,日本归为甲2类,其余甲类国家归为甲1类。甲1类享受与以往相同的优惠待遇,甲2则不然。

韩国国内反日情绪高涨。(VCG)

日韩先后收紧对出口管控并非是新鲜事。日本在5月就宣布扩大《外汇及外国贸易法》的适用范围,收紧计算机、移动电话、半导体存储器等制造业和软件开发业等20个在日投资领域。日本政府还表示,将参考美国的14类“具有代表性的新兴技术”清单,详细制定出口限制对象清单。

由此不难看出,日本不是独有的收紧出口管制和投资的国家。2018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生效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被称为史上最为严格的出口管制规则。之后,美国商务部出台了一份针对人工智能、芯片、量子计算、机器人等14类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框架。

不止是出台条例,特朗普政府还有所动作。最为鲜明的例子是2018年4月一度宣布禁止向中国电信企业中兴公司出售芯片,之后,将另外一家中国电信企业华为等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提供元器件产品。

再放眼至欧洲大陆,到2019年3月为止,欧盟中的14个成员国都已经建立了外资审查机制。其中,德国早在2017年就出台了新的《德国对外经济条例修正案》。同年,意大利颁布法律,政府可以否决外资并购战略产业的“黄金权力”被进一步适用至高科技公司,比如数据存储和处理、人工智能、半导体、军民两用技术等。英国则在2018年7月发布《国家安全与投资》白皮书,提出进一步扩大政府对外资安全审查的范围。2019年3月,欧洲理事会通过了在欧盟层面设立外国直接投资审查框架的立法。

欧洲加大外资审查,对中国的影响不能忽略。(Reuters)

从日韩到美国再到欧盟,西方大国在高新技术产业上设置保护主义的高墙成为一种趋势。德国《焦点》周刊直接喊出了“全球最严出口管制时代来临”的声音。

在全球化已经成为大势的情况下,西方的这种保护主义是逆势而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各国都意识到科技对国家的重要性,也意识到科技在全球博弈中所发挥的作用。谁占领了科技的高地,谁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加大了对科技的投入。

引领前三次工业革命的西方大国同样也不例外,为了维持自己的优势、维持自己处于全球产业链上游的地位,除了打压新兴国家高新技术发展之外,它们也开始遏制技术外流。中美博弈不仅有贸易战还有科技战,就是例证。

问题在于:这种技术壁垒能真正维持西方的绝对优势吗?以往,保护主义的确是西方大国的利器,比如17世纪,为了与荷兰争夺海上贸易主导权,英国通过的《航海法案》要求所有发往英国殖民地的货物都要通过英国中转,最终英荷之间的贸易战以英国胜利为告终。

再到20世纪80年代美日贸易战,美国以“301条款”等在半导体和汽车等产业来压制日本。冷战时期的美苏争霸,美国更是联合一众盟友对苏联技术和经济封锁。日本和苏联的命运都说明了,彼时,保护主义是对付一方的杀手锏。但今天,保护主义还能无往不胜吗?

并不见得。

二战之后,全球化浪潮涌起,全球产业链也在经历变化。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业转移,主要以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为特点。20世纪末21世纪初,发达国家继续这样的势头的同时,也开始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某些资本、技术密集产业的生产,比如一些著名汽车制造商开始把设计开发部分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方式,逐渐改变自己只是“加工厂”的地位,转而打入产业链的上层。

苹果产品是各国合作成果的一种表现。(VCG)

发达国家需要发展中国家的市场,而发展中国家本身也在谋求技术创新等,甚至在某些领域开始赶超西方时,原本“发达国家处于产业链顶端-发展中国家处于产业链底端”的模式就开始发生松动。即便西方收紧出口管制,也只能是暂缓这一局面发生的速度,但无法改变产业链变化的大势,尤其是西方地位遭到冲击的现实。

再者,国与国之间的产业分工进一步精细化,各国对彼此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以苹果手机为例,其供货商有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上百家企业。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企业承担了不同的分工,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可能影响整个的产业链,这不是可以通过树立技术篱笆就能管控的。

同样的道理,日本固然以半导体卡住了韩国的经济命脉,但韩国市场对日本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丢失掉庞大的韩国市场,日本短时间内也难以找到韩国的替代品。

某个国家固然可以通过出口管制来表明姿态或者维护自己的地位,但在全球化的大势之下,这样的手段有效却已非长久之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