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第五次访华的三重重任

撰写:
撰写: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任以来,菲律宾明显向中国靠拢,两国关系向好。然而,杜特尔特再次访华之际,尚有三个难题等着他解决。

中国是杜特尔特上任以来外访次数最多的国家。(法新社)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8月28日至9月1日访华,这是他任内第五次出访北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出,菲律宾是中国的友好邻邦和共建“一带一路”重要伙伴,相信杜特尔特总统此访将为两国关系持续健康发展注入新动力。

据菲律宾媒体报道,杜特尔特将于8月29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双边会谈,讨论两国共同关心的议题,并见证双方签署有关教育、科研、经济发展等双边协议。8月30日,杜特尔特将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举行双边会谈,并与习近平出席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的开幕式。

随后,杜特尔特将于8月31日前往广州,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谈,并观看菲律宾对意大利的篮球赛,亲自为菲律宾队打气。9月1日,杜特尔特将启程回国。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宾外交部原先公布杜特尔特访华的日期为8月28日至9月2日。然而,9月2日的行程已被取消,包括杜特尔特到福州主持福建师范大学索莱达学院启用典礼等等。菲律宾总统礼宾处长博杰(Eric Borje) 表示,推迟行程是双方共同的决定。

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帕内洛(Salvador Panelo) 8月26日称:“按中国政府所言,我们应该是朋友,所以任何议题都可以以朋友的身份提出。”他表示,南海仲裁问题以及共同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计划都是杜特尔特很大机会向习近平提出的讨论重点。

中美以及东盟各国都在南海各有盘算,争夺利益。(路透社)

南海仲裁案

南海一带自然资源丰富,而且是繁忙的国际航道,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航运经过南海。2016年,仲裁庭裁定中国对于南海九段线范围内的天然资源拥有“历史性权利”的主张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外交部发公告回应表示裁决无效,没有拘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日本时报》称,2016年杜特尔特上任后,搁置南海争议,转而寻求中国投资和贸易,今次选择重提争议,是一个外交转折点。《德国之声》指出,杜特尔特在国内面对越发严厉的批评,指他为了避免损害菲律宾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对中国与南海的挑衅反应太被动。

8月13日,菲律宾副总统罗布雷多(Leni Robredo)就批评道:“关系到保护我们的领土和主权,应该有个明确界限。”《菲律宾星报》8月27日表示,中菲权力关系明显偏向中国,每次中菲出现纠纷,菲律宾人民都只能默默接受。杜特尔特应该为国发声。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则表示,中国不承认仲裁的立场不会改变。有评论认为,杜特尔特访华其中一个目的是向国民展示他正捍卫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以平息国内舆论不满。《马尼拉公报》指,杜特尔特不会依据仲裁结果向习近平提出任何要求,很大机会只是重申立场。

中国船舶在菲律宾附近的动静受到菲律宾的监察。(中央社)

中国军舰穿越锡布图海峡

菲律宾军方8月14日表示,在7月和8月发现5艘中国军舰在没有事先向菲律宾通报的情况下通过菲律宾海域锡布图海峡。据了解,位于菲律宾南端与马来西亚沙巴州之间的锡布图水道(Sibutu Passage)宽29公里,是连接澳大利亚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最快速航道,每年有多达1万3千艘船只往来航行。

西棉兰老司令部首长索贝哈纳 (Cirilito Sobejana)少将称,需要确保民用船在区域内安全通行。菲律宾军方表示,不肯定中方船舰的意图,不过如果是善意的通过,应采取最短路径,即直线航行。中方船舰没有直线航行,而且关掉自动识别系统,不能算是善意通过。

帕内洛8月20日透过声明称,菲律宾军方今年多次发现中国军舰在菲律宾12海里领海和菲律宾群岛范围内活动。他引述杜特尔特指,所有通过菲律宾领海的外国船必须在实际通过前很早就通知有关政府机构,并获得许可。菲律宾军方及后表示,中国军舰已经不再穿过锡布图海峡。

不过8月27日,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承认,菲律宾军方没有足够的资源保卫领海。他又指,有外国海军船舰经过菲律宾海域,包括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日本、俄罗斯,但他们都有通知菲律宾政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关于中方船舰通过菲律宾领海的问题,中方愿意在国际法的基础上开展对话沟通,共同维护海上安全与秩序。

中菲联合勘探

中菲对南海的主权争议由来已久,但同时双方亦有探讨共同勘探石油和天然气。2008年,菲律宾以“中国必须先承认菲律宾在南海某些海域的主权权利”为由搁置合作。及至2018年11月,习近平出访菲律宾,中菲签订关于两国联合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

杜特尔特8月21日指,他希望两国以共同勘探计划为起步点,迈向和平解决南海纠纷。菲律宾外交部长诺钦(Teodoro Locsin Jr)7月31日称,已经接受了中国起草的“完美”谅解备忘录的参考条款。《海峡时报》指,菲律宾急需新的天然气来源,以保持国家电力供应稳定。

然而,勘探计划招来国内外回响。2018年11月22日,越南外交部副发言人阮芳茶称,联合勘探只能在两国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拥有主权和主权权利的海域上进行。有评论关注菲律宾会否承认或默认中国对于合作海域内天然资源的法律权益。

杜特尔特8月8日表示,中方建议联合勘探收益按菲方六成,中方四成之比分配,他可以接受。赵鉴华指,中国不会在联合勘探中要求比菲律宾更多的油气资源份额。不过,备忘录并没有指出合作海域范围等细节,而是交由工作小组讨论,双方能否达成共识仍然有待观察。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于《自由时报》撰文,关注到备忘录和工作小组谈判内容都视为机密。他表示,这样的隐秘做法不仅令菲律宾谈判人员备受压力,更挑战菲律宾民主法治的制度。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 Yusof Ishak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斯托雷(Ian Storey)直指,谅解备忘录“不是一个具体的协议,而是旨在洽商具体协议的协议”。他又指,如果真的达成具体协议,肯定会有人在法庭上挑战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