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访华】“亲中路线”遇阻碍 北京让利予助攻

撰写:
撰写: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8月28日开启了对中国为期四天的访问。自2016年6月上任以来,杜特尔特尚未访问美国,却已第五次访华。

此次访华期间,南海资源共同勘探开采是最为重要的话题,在这一问题上频频遭到国内反对派质疑的杜特尔特,此时却获得了来到中国的“助攻”。不惜以四六分成让利的北京,究竟是如何思索的?

+12
+11
+10

按照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帕内洛(Salvador Panelo) 8月26日的说法,南海仲裁问题以及共同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计划,都会是杜特尔特向习近平提出的讨论重点。

回望过去一个多月杜特尔特和菲律宾外交部的表态,其发言重点都是围绕在石油和天然气共同勘探开采计划,而围绕南海仲裁和两国主权纠纷的讨论,则更像是杜特尔特面临国内反对势力频繁质疑时的政治处理。

三年来“盛开的繁华”

7月31日,菲律宾外交部长诺钦(Teodoro Locsin Jr.)便表示已接受中国起草的“完美”谅解备忘录的参考条款;而后杜特尔特旋于8月8日表示,中方建议联合勘探收益按菲方60%,中方40%之比例分配,他可以接受。

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自杜特尔特上台以来,他一反其前任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的对华政策,多次在菲中纠纷、南海资源勘探开发、中美博弈等问题上表达被视为“亲中”的看法。甚至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今年7月初表示美国会在菲中南海冲突时为菲律宾撑场,重申美国在《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中的义务时,杜特尔特直言“如果美国真想把中国赶走,那我办不到”,表达了拒绝令菲律宾被美国当作枪手的意愿。

政治之余,中菲的经贸合作也大幅攀升:杜特尔特政府于2017年推出“大建特建”规划(Build. Build. Build.),积极对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目前,中菲已经就苏比克-克拉克铁路、棉兰老岛铁路以及菲律宾南线铁路等项目签署合作文件,在经贸、农业等领域落地诸多民生项目。据官方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菲双边贸易总额达163.9亿美元,同比增长14.3%,中国已成为菲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国。

在这样的进展下,杜特尔特才会用“盛开的繁华”比喻菲中关系,而习近平也曾表示两国“经历风雨后,又见彩虹”。

中菲皆对勘探开发南海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有巨大意愿,然而海岛及连带海域主权纠纷问题却迟迟未解。(中央社)

“亲中路线”未影响杜特尔特执政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类进展,才令杜特尔特遭致国内反对派的质疑。今年5月中期选举时,反对派集中攻击杜特尔特的“亲中路线”,质疑他刻意淡化与中国的南海主权争议以及中国投资带来的债务问题。

面对这样的情形,菲律宾总统府在8月27日公开表示,“杜特尔特访问中国时,将会向习近平会提出南海议题,讨论2016年南海仲裁结果的议题”。杜特尔特也在菲律宾-中国工商协会讲话说,“让我们讨论这个仲裁。我要去中国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他还说,他不想与中国领导人对抗。

可是,这类表述也就仅限于表述而已。其一,中菲主权争议问题绝非几次访问可以解决,但主权问题的长期存在,不意味两国不能同时推进政经合作,两国以2018年11月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便在没有法律约束的框架下,为两国提供了可暂搁主权纠纷的合作空间。其二,杜特尔特的“亲中路线”并未影响到他的执政基础。

以今年5月中期选举为例,纵然反对派大打“反中牌”,然而杜特尔特和其执政联盟依旧取得压倒性胜利:在参议院12个改选议席中夺得9席,连同现有议席共持20席,完全压倒只有4席的反对党,执政联盟也轻松在众议院取得执政多数。

2016年7月15日,华侨华人在荷兰海牙和平宫前抗议南海仲裁案。中国拒绝接受及承认2016年南海仲裁案的结果,认为该仲裁是无效的且没有约束力,声明“菲律宾和仲裁庭无视仲裁案的实质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及其相关问题,恶意规避中国做出的排除性声明”。(新华社)

这说明杜特尔特的支持者或许不认同政府的所有政策,但外交政策并非选民最关注的议题,杜特尔特强拳反毒反黑反恐,搁置意识形态寻求投资就业,这为他赢得了坚实的支持度,以至于纵然亲中立场在菲律宾不受欢迎,杜特尔特的所谓“亲中政策”却也未影响他的执政根基。

另一方面,菲律宾国情之余,中国在南海资源勘探开采这个敏感问题上的做法,亦都为杜特尔特提供了莫大的“助攻”。

来自中国的“助攻”

长期以来,“亲中”政策之所以在南海各国遭到质疑,无外乎因为各国自身能力有限,若与中国一起合作开发,则必然处于劣势地位,因此让本国利益受到中国的不公平侵害。

此外,考虑到以往欧美各国及世界银行等组织在批发贷款或投资时所附带的政治条件,南海各国及国际英文主流舆论也往往对中国的动机存疑,认为中国试图通过资金、技术和工程规模优势,占据优选资源。

可是,如今被热议的“四六分”分配,却为杜特尔特等国政府提供发挥了显著的“助攻”作用,令其更便于疏导国内质疑舆论。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中国与菲律宾按40%和60%比例分配联合勘探收益的安排,原本就是菲律宾的要求。

然而甲方做出这种“开价”,乙方未必需要接受,中方原本可以选择忽视,继续施压菲方。因此北京方面主动提出按菲方的“四六分”收益配比进行联合勘探,可谓是打破僵局的重要决定。尤其是考虑到中国今日在南海无论军事实力、经济实力、技术实力等方面都有绝对优势。

杜特尔特上任三年多来五次到访中国。(新华社)

这种局面显示中国重视地缘关系改善远甚于近期利益,亦反映出北京在对待南海诸国时的逻辑。

“四六分”所突显的北京思路

对北京而言,什么是重要的?南海资源勘探利益固然重要,国民对南海主权的重视也固然重要,但自古河山无定据,当下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本身民族复兴的关键机遇期又正好与之重叠,经济结构也正好赶在这个时间段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在这过程中随时可能因压力疏导不当而酝酿社会不稳定因素。更何况,此时外界还有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遏制。

面临这种局面,如何在此时确保周边国家的冲突保持在可控范围内?为自身关键机遇期提供稳定的外部环境,这是其一;在西太平洋中美影响力发生变化时,如何践行“睦邻外交”,践行“命运共同体”,树立新的大国与小国间的共处模式,这是其二。

因此,纵然如今所谓“四六分”的安排还有待具体执行层面的“违宪问题”之解决,纵然此次杜特尔特访华大概率不会在相关安排方面得出公开结论,但通过这些现象观察,亦可看到北京此举是在为杜特尔特政府周转国内政治压力提供“助攻”,同时亦是北京面临当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针对南海等具体局势的谋划思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