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博尔顿临时接班人:更具攻击性的核实战派

撰写:
撰写:

博尔顿去职后,库普曼(Charles Koopman)将成为临时的代理国家安全顾问。值得一提的是,在某些观点上库普曼甚至比博尔顿更加激进。

博尔顿离开了特朗普政府。(AP)

福克斯新闻网9月11日报道,白宫新闻发言人宣布,白宫已任命副国家安全顾问库普曼出任代理国家安全顾问。

据悉,库普曼现年68岁,出生于1950年,是一位犹太人。查尔斯·库普曼在70年代曾是“迫切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f present Danger)成员,在里根当选后,库普曼进入里根政府内担任军控与裁军署官员等职务;在结束政府任职后,库普曼曾在国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及波音公司担任导弹防御局高级职务;2001年以后,他在美国安全政策中心工作了近十年。今年1月,特朗普任命库普曼担任副国家安全顾问,特朗普当时称赞他有“40多年的国家安全政策和项目经验”。

库普曼和博尔顿一样,是一个冷战时期的“老鹰派”。据纽约时报》此前报道,库普曼所在的“迫切危险委员会”是里根时期一个在美国政界有影响力的右翼组织,致力于应对所谓“苏联威胁”,在里根时代影响了美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根据资料,该委员会密切参与了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关于美苏战略核武器条约的决策与签署。

库普曼和博尔顿一样是冷战时代就任职的“鹰派”,但库普曼拥有更加激进的核政策。库普曼在里根时代担任该组织的国防分析员,研究美国核学说政策,也因此成为所谓的“核实战派”。库普曼在80年代致力于论证一场“核战争”是可以在技术优势的情况下取得“胜利”的,因此他呼吁美国投资新的技术,打破“美苏核平衡”。

在《铲子足够:里根和老布什的核政策》一书中,库普曼对于“全面核战争”胜利可能的发言可以部分反映出这位冷战老将的观点。

“如果美国和苏联会在核战争中,同时损失1.5亿人,那么核战争后美国很难生存下来(即核战争会有输家),但如果美国只损失2,000万人,苏联损失1.5亿,那么美国就能生存下来(取得核战胜利)。”

据彭博社(Bloomberg)9月11日报道,库普曼是博尔顿的同事和朋友,在委内瑞拉、伊朗、古巴、朝鲜等热点问题上,和博尔顿依然保持一致。

由于长期研究冰冷理性的核学说和核裁军,库普曼在行事中待人温和,获得总统特朗普的喜爱。《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总统对库普曼的“实事求是”风格表示赞赏,相比之下,博尔顿的讲话往往带有意识形态色彩。如果特朗普必须有一份有关长期规划的国家安全简报,他更喜欢库普曼的,而不是博尔顿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