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内为何保持缄默 从万安滩管窥中越南海新态势

撰写:
撰写:

到2019年9月下旬,中越双方因中国“海洋地质八号”调查船队绕行南沙万安滩而引发的低烈度对峙仍在继续。到18日至21日间,中越外交部又进行了最新一轮的隔空喊话。

越方发言人黎氏秋姮称“任何妨碍越南在本国水域开展油气勘探工作的行为都违反了国际法”。对此,中方发言人耿爽则以越南“严重侵犯了中方权益”,中方“有关作业合法合理,无可非议”等语回应。加之越南著名官方小报《年轻人报》(tuoi tre)也在此后发表署名文章,批评中方“休得胡言”。一时间,最新的一轮就似乎在中越之间带起了些火花。

但对外界来说,北京与河内之间这种打了三个月的“嘴仗”早就不足为奇。从伦敦到华盛顿,很多欧美观察家和分析人士一直惊诧于河内方面自6月以来异常稳健的立场。

一方面,越南主流媒体时刻不忘谈及包括“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在内的各个机构“谴责”中国在“东海”(越南口中的“东海”即中国南海的西部边缘地区)的“挑衅行动”。到9月下旬,越通社还专门报道了此节。

但另一面,越南当局却没有像西方观察家期待的那样,在南海问题上对北京发出强烈的抗议,更不用说在主流媒体上披露“海洋地质八号”船队与越南海警的对峙等细节了。当河内继续维持其对外忍耐,对内缄默的态势时,这场风波也成了管窥越南在南海策略的一个窗口。

资料显示,越南在南海和对华决策问题上的研究与探索始于2009年,河内高层还因此发生争吵。时任越南国防部长的冯光青大将认为,越南应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美国很可能最终以牺牲越南利益为代价同中国达成妥协;时任越南总理的阮晋勇则视中国为主要威胁,主张借助以美国为首的域外大国抗衡中国。

这种高路线方针的偏差与矛盾让越南在2010年后短暂陷入政治决策混乱无序的窘境。它使得越南在2014年接连发生“放弃亚运会”、针对中国南海981的示威活动以及同年发生在越南南方的大范围工潮。

幸而,在2015年开始筹备,2016年1月举行的“越共十二大”后,河内各方终于开始统一思路,并根据越共总书记阮富仲牵头指导实施的《中国工程》研究,重新评估中国崛起对亚太格局、南海问题和越南等各方的影响,进而逐步完成了对南海政策的调整。

于是,河内在万安滩一案上的表现,就成了管窥这一调整的重要舞台。而就当前局面来看,外界更能看到越南的两大主要态度。首先,越方认为中、越两国硬实力相差悬殊,因此越南强调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利用舆论,争取国际同情,维护其在南海的利益。

其次,越南也在具体行动中逐渐展示了其让步的可能性。的确,越南在中越对峙期间曾经两次出动直升机与舰船,前往距离胡志明市约755公里至855公里的景宏岛及敦谦沙洲人工岛救治伤员。但越南也在与“海洋八号”船队三个多月的对峙中,以静坐对峙的态势,展示了越方对南沙海域其自行划设的“专属经济区”以东地区的“让步”姿态。

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于越共十二大确立权威后,他的《中国工程》研究也逐渐得到了越共各路人马的认可。(新华社)

考虑到越南对西沙群岛并无控制权,在南沙问题完全基于和平解决的前提下,本次风波就展示了越南或有可能大致默认其“专属经济区”以东水域由中国实际控制的岛礁归属中国,甚至有可能在被其实际控制的部分“低潮高地”归属上稍作让步。

当下,接近越南决策层的主流派学者已大多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短期来看,越南可以借助域外大国和东盟诸国来平衡中国的实力增长,但长期而言,中国在地区内占据优势将不可避免,时间拖得越久,越南就越被动。

从这里看去,本次万安滩上的对峙似乎也成了中越在未来解决南海问题的某种预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