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乌门”弹劾调查暴露美国司法部的政治腐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美国众议员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9月24日正式启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弹劾调查,美国司法部在这场风波中被舆论聚焦。

虽然弹劾的对象是特朗普本人,但是舆论的暴风眼之中,也有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巴尔在“通乌门”通话前后的角色,被美国民主党和主流舆论极大地质疑。

特朗普和司法部长巴尔似乎在“通乌门”之中有很多互动。(Getty)

巴尔面临的指控

美国情报部门匿名举报人的检举信息9月26日对公众披露,其中提到巴尔在“通乌门”似乎参与其中。

根据白宫披露的通话记录,特朗普明确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提到,巴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可以和乌方在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方面合作沟通。

然而,美国司法部在9月25日曾经发布声明,否认巴尔曾与特朗普“就让乌克兰调查拜登或他儿子有关的事情”进行过任何交谈。

巴尔作为司法部部长,被特朗普指示去调查他在2020年的竞选对手,本就十分可疑,此后他对此的否认和对相关文件的处理方式让民主党几乎确认他是在“掩盖罪行”。

当代理国家情报总监(Joseph Maguire)收到检举人的信息,要求提交给国会时,他联系了司法部。美国司法部当时给出的决定是,该投诉不属于法律要求监管的范围之内。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因为检举人法要求此类信息被提交国会。

此刻美国舆论有无数问号,巴尔是否和泽连斯基按照特朗普的要求进行联系和合作?他在调查拜登的事件中参与多少?司法部阻止检举资料送往国会的决定是否和巴尔有关?

这已经不是巴尔第一次被指过分保护甚至是包庇特朗普。在此前的“通俄门”调查之中,巴尔在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报告公开之前,对公众先公布了自己的一份总结,后被穆勒认为歪曲了报告内容。

或许正因为这种背景,让佩洛西发出巴尔已经在保护特朗普上走向“无赖”的指控。

司法部门的真正职能受到挑战

巴尔在任职后作出的种种选择,在观察人士看来或许并不意外。

在他担任司法部长之前,前任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就是因为被特朗普批评在“通俄门”调查中为政府出力不够,最终黯然辞职。在这种压力下,人们对下任司法部长的预期,自然是一个更能够帮助特朗普维护政治形象的官员。

虽然巴尔具有执掌司法部门的经验和背景,但是越来越多的评论认为,与其说巴尔是美国司法部长,不如说他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

的确,巴尔可以以“反腐”为理由,参与到拜登和他的儿子在乌克兰的调查之中。然而如果按照同样的道理,特朗普此前的艳星封口费事件引发的违反竞选财务问题、就职典礼经费腐败案等等总统身上的丑闻,巴尔也应当付诸相同努力。

然而实际情况是,他对调查特朗普沸沸扬扬的丑闻并没兴趣,特别在穆勒报告公布之后更没有进一步跟进。然而,司法部直到现在还在调查特朗普昔日的竞选对手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邮件门”问题。无论怎么看,这种选择都有政治力量的趋势。

维护美国政府的法律利益是司法部长的重要职责之一。但是同时司法部还具有保障法律的实行、保障法律对美国所有公民平等的责任。司法部对政府和国家负责,而不只是对总统一人负责。

巴尔所受到的种种质疑正在让外界更加质疑美国司法部的公信力。在国内的司法案例中可以有选择性地进行调查,那么在其他案件中又是如何?

比如美国司法部主导的对中国科技企业的调查和制裁,甚至是逮捕华为公司高管孟晚舟,这些指控在这样的背景下则也更容易被质疑。毕竟,特朗普曾经把华为和中美贸易协议挂钩的言论已经令人大跌眼镜,如今的司法部很难说这些指控和调查与美国的政治意图没有关系。

有评论认为美国司法体系正经历空前挑战,此言不假。无论对特朗普的弹劾结果如何,巴尔是否在这中间存在不正当行为,司法部门履行职能的困境都应该被正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