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跃入雷池的莫雷

撰寫:
撰寫:

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因为一条推特给球队带来了大麻烦。(VCG)

火箭队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没道歉,火箭队老板费尔蒂塔(Tilman Fertitta)没道歉,火箭队的头号球星哈登(James Harden)先道歉了。

无论是哈登团队避免殃及池鱼的“求生公关”,还是火箭队上下配合分别饰演“红脸白脸”,对于被伤害了感情的中国球迷以及通过发酵的新闻了解来龙去脉的很多中国民众来说,都不重要。大胡子面对媒体说的那句“我们道歉(sorry),我们爱中国”,中国民众还是最想从当事人莫雷嘴里说出来。

尽管道歉不足以平民愤,离风波平息也差着十万八千里,但是说了和没说,就是有本质上的区别。中国民众是如此在意这一点,从中国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官方社交媒体账号的推文标题《NBA、莫雷回应了!道歉?没有!》就可见一斑。

所有的一切,源于莫雷10月5日在他的推特账号上发了一张“为自由而战,和香港在一起”的图片。从10月1日到10月4日,香港暴力示威再度升级,全港六区均有大规模打砸事件发生,甚至出现两起警察为避免被示威者袭击实弹开枪、示威者中枪送医的案例。港府紧急修订的《禁止蒙面规例》从5日凌晨开始生效,但依然挡不住暴力示威者用“打游击”的方式在香港街头制造混乱。

素有NBA经理人中“精算师”称号的莫雷,于这样一个时间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香港暴力示威者乃至“港独”经常用的口号,或许是他人生中最为失算的一刻。

而中国球迷最不能接受的一点是,为什么说这种“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话不是别人,偏偏是莫雷,偏偏是火箭队经理莫雷。现已身为中国篮球协会主席的姚明,闯荡NBA时期的所有时光都在休斯顿火箭队度过,因此哪怕是姚明退役后,中国球迷也大多将火箭视为自己的“主队”。数据也明白无误的显示,中国的NBA球迷中,火箭队拥有数量最多的拥趸。尤其是在中国球迷朴素的认知里,莫雷走马上任火箭队总经理正赶上“姚时代”的后半段,他理应比其他NBA球队总理经更理解中国,更了解中国人的想法。

球迷在感情上无法接受,中国媒体最在意的是,火箭队怎么可以“吃饭砸锅”。从姚明时期打开的中国市场大门,带给火箭队的是商业价值飞速提升,想做火箭队赞助商的中国企业曾一度排起长队。根据福布斯公布的NBA球队年度价值排行,2003年火箭队价值2.55亿美元,在30支NBA球队里排名第12;在最新的2019年年度排行榜上,火箭队的价值已经上升到23亿美元,排名第7。这其中固然有火箭队战绩提升、哈登等超级巨星来投等因素,但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火箭队的市值曲线不可能实现持续上扬,包括火箭队CEO泰德·布朗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火箭在中国的业务过去一直在增长,并且中国市场对于火箭球队的发展贡献非常大。”火箭队在最近几年先后签约华裔球员林书豪、中国球员周琦,同样包含了巩固并壮大中国基本盘的目的。

但现在看上去,中国的大门正在对火箭队逐渐关上,无论是感情上的还是经济上的。央视、《人民日报》等中国官媒一开始还高呼“首先是中国人,然后才是球迷”,可事实证明这一点根本不用动员,球迷们主动发起“拒绝观看火箭队比赛”的倡议,“抵制火箭”还登上了微博的超级话题榜。包括央视体育、浦发银行、李宁、虎扑、腾讯体育、嘉银金科、中国篮协等在内的中国机构或企业纷纷宣布与火箭队“终止合作”。

火箭队多年来在中国市场的深耕面临“毁于一旦”的打击。图中左一为莫雷,右一为火箭队老板费尔蒂塔。(VCG)

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亦就事件表示“震惊和不满”,向火箭队提出“严正交涉”,“立即纠正错误,消除恶劣影响”,从中可以窥见已经被惊动的中国政府的态度。

阿里巴巴集团2号人物、同时也是NBA布鲁克林篮网队老板(投资人)的蔡崇信发表公开信,称有的话题在有的国家、社会和群体中是雷区,“支持中国领土上发生的分离主义运动就是一个雷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然而在美国方面,除了华人老板蔡崇信的表态外,整个NBA的态度让很多中国球迷和民众感到不解,乃至愤怒。

火箭队老板费尔蒂塔没有在第一时间安抚中国球迷的情绪,而是按照一般的公关路数发了条推特,将莫雷与火箭队切割,背后的意思是:他怎么说是他的言论自由,跟火箭无关,NBA也管不了他,毕竟火箭队和NBA都不是政治组织,莫雷也只是个职业篮球队总经理。

而踩了“雷区”、“越了雷池”的当事人莫雷,一直到7日才姗姗来迟的发布了看上去像道歉、实际为自己开脱的解释,大意是:伤害中国球迷不是我本意,赞助商们可别往心里去。

莫雷和费尔蒂塔绝口不提“道歉”二字,NBA官方的声明则滴水不漏:“我们发现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达瑞尔·莫雷表达的观点严重伤害了我们在中国的许多朋友和球迷,这令人遗憾。虽然达瑞尔已经明确表示,他的推特并不代表火箭队和NBA,但是,联盟向来重视让每个人自己去学习和分享对重大问题的观点。我们相当尊重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希望体育运动和NBA能成为弥合文化差异的桥梁,让大家走到一起。”

话说的很漂亮,但NBA终究是个商业联盟,在中国方面从官方到企业都摆出一副要决裂的架势时,依然说这种不疼不痒的话,是不是违背了基本的商业逻辑?傲慢与自负如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的两位老板,2018年11月被爆出辱华言论,发现大事不妙之时也能一脸严肃的在镜头前道歉。而NBA对于中国市场的深耕,始于1989年冬天,时任NBA联盟总裁大卫·斯特恩(David Stern)拿着几盘录像带在北京中央电视台门口的寒风中等待了30分钟才见到相关负责人。NBA在中国的推广能做到今天的程度,可以书写一部“创业史”,三十多年的成绩因为一个球队总经理的一条推特而受到严重打击,实在是不符合美国人在商言商的属性。

这其中让中国球迷看不懂的关键在于:维护国家统一是中国人不可突破的底线,而美国国内同样存在一条重要的政治正确,就是“言论自由”。NBA未必在乎火箭队是不是会解雇莫雷,而是“生怕让美国的媒体和舆论抓住把柄,说NBA打压联盟雇员的言论自由”,所以声明中连对莫雷是否罚款都不提。

但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言论自由都不是“没有限制”。常看NBA的人都知道,像莫雷这样职业生涯超过20年的职业经理人,在发言、写通告、接受采访的时候,一定会远离种族、宗教、性别等话题,因为这些话题是美国的“大是大非”,守住这些“红线”几乎是职业经理人们的本能反应。

为什么莫雷在本国涉及政治正确的话题上能避开“雷区”,在香港问题上就忘记有“雷池”?

中国著名篮球评论员苏群一针见血地指出:“莫雷、火箭队和NBA根本没有认识到事件的本质,这不只是‘言论自由’冒犯了中国球迷和赞助商,而是用双标在对待另一个国家”。

NBA官方在处理莫雷事件上显得进退失据。(VCG)

无论身处哪个国家,事实上人们都生活在一个看似信息无限传播、实则“真相”被挑选讲述的环境中。香港的暴力示威在四个多月里愈演愈烈,掌握了话语权的西方媒体无视香港警察维持秩序的努力、生命常常受到威胁的处境,用偏离基本事实的报道将那些激进示威者描述成争取自由的“英雄”。这样的信息传播铸造了莫雷们头脑中的基本盘。

而莫雷又和今天的很多美国人一样,固执的认为只要不谈种族、宗教、性别,其它都是“言论自由”的范围,哪怕一些话题涉及到别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民族情感,也都无所谓,因为在他们心中美国的“标准”高于其它国家的标准——我并没有错,是你们没向“高标准”看齐呀!何况香港是在“争取自由”啊!

而这恰恰是莫雷们所崇尚的“言论自由”最为双重标准的地方:“自己国家的雷区不可以进,其他国家的雷池随便越”。

如果拿2014年时任洛杉矶快船队老板斯特林的“电话录音门”事件与此次事件做对比,可以清晰的看到这种双标的存在:斯特林跟女友说不要再带黑人去现场看球了,那会让我的白人朋友看不起我。虽然这话是他私下说的,但因为录音被公开,就成了事关种族歧视的重大事件。彼时现任NBA总裁肖华(Adam Silver)上任不久,“从重从快”处理,直接强行出售斯特林对球队的拥有权,永远不允许他再踏入NBA球馆。

中国球迷更为熟悉的一件事是:2017年,腾讯NBA直播的主持人柯凡因为称呼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时使用不恰当的词语,被网友向NBA总部举报,肖华同样是亲自过问,腾讯迫于压力将柯凡雪藏一年。柯凡的言论是否涉及种族歧视到今天还有球迷僵持不下,NBA官方对一个中国的主持人“下手”如此之快,面对莫雷更为严重的错误,NBA反而左右为难,这显然是因为“在中国赚的是钱,在美国赚的也是钱”。

而莫雷事件反映出的一个更深层的事实是,美国还有很多像莫雷一样的人,即便已经跻身所谓的“社会精英”行列,他们对于中国的印象和观感,仅止于“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单向度语境。他们依然相信,历史会终结于美式价值观,“整个东西方在价值取向、文化意识上的高墙,远比网络翻墙难的多”。这也让此次事件成为世界“大变局”背景下,中美博弈在商业体育领域的一个注脚。莫雷恐怕不会是最后一个踏入“雷区”的人。

这就需要NBA像一些评论者指出的那样,不能继续以约定俗成的方式对联盟内的从业人员进行言论管理,而是有明文规定和相应措施,让从业者明白,不要谈论自己不了解的事,不要发表超过自己认知范围的观点。NBA可以像现在这样鼓励运动员与从业者表达政治倾向,但应该也必须有界限。否则“爆雷”的事情多了,不仅海外市场要丢掉,在美国本土也没什么好结果:民主、共和两党都已经有政客对NBA表示批评,认为联盟“没有维护民主价值,为了商业利益向北京低头”。其中态度最为激烈的是来自德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也是经常拿中国人权问题说事的泰德·克鲁兹(Ted Cruz)——他也是火箭队球迷。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