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没有人能够阻挡土耳其吗

撰写:
撰写: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0月9日宣布,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和平喷泉”已经开始。(VCG)

当地时间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发起代号为“和平喷泉”的行动,土耳其战机已经袭击了叙利亚东北部地区。不同于以往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军事行动,这是叙利亚战场上胜利者的较量。

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在过去几年打击ISIS的过程中战果显著,他们在美国支持下,从ISIS手中夺取了包括拉卡在内的叙北部重要城镇,并在2016年3月宣布成立“北叙利亚民主联邦”,其控制范围包括西部阿夫林地区、中部幼发拉底地区和东部杰济拉地区。目前,民主联邦根据地面积至少5万平方公里,占叙全境的四分之一,尤其幼发拉底河东岸几乎都是民主联邦的天下。

土耳其在打击ISIS的过程中同俄罗斯、伊朗组建俄土伊三方联盟,已经是解决叙利亚局势不可或缺的一方。

此次行动是近年来土耳其对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采取的第三军事行动。在库尔德武装刚刚宣布建立“北叙利亚民主联邦”的2016年,土耳其就在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于叙北部发动代号为“幼发拉底盾牌”的军事行动。通过出兵土耳其控制了巴卜地区,并切断阿夫林与其他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的联系。2018年3月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动“橄榄枝”军事行动,基本控制战略重镇阿夫林。此次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意在幼发拉底河建立一条安全走廊,将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同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完全区隔开来。

土耳其将库尔德人的发展壮大视为安全威胁,出兵有一定的现实考量,但其军事行动是越境打击。叙利亚政府一直认为美国和土耳其在叙北部的军事存在是对叙主权的侵犯,对此表示谴责。为什么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敢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宣布越境军事行动?

美国白宫10月6日表示,美军方对土耳其即将进入叙北部展开军事行动“不支持、不参与”,美军会撤出相关区域。俄罗斯外交部8日发表声明,称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Sigmar Gabriel)通电话,“详细讨论”叙利亚局势发展,“尤其关注叙利亚东北部局势”。当地时间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应约与埃尔多安举行电话会谈,双方就叙利亚问题交换了意见。埃尔多安向普京通报了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军事行动的情况。对此,普京呼吁土耳其认真权衡当前局势,以免损害有关各方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整体努力。两国领导人重申将遵守今年9月在安卡拉举行的阿斯塔纳和谈担保国领导人会议上达成的协议,并再次明确尊重叙利亚主权、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重要性。

叙利亚政府对土耳其行动的反对声音十分激烈,美国、俄罗斯对土耳其的单边行动也并不十分支持,但是为什么美国、俄罗斯可以容忍土耳其?在反恐战争之后,土耳其肆意破坏地区和平的军事行动就没人能够阻挡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让埃尔多安如此肆无忌惮?

土耳其采取的军事行动表面上是打击库尔德武装,实际上土耳其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库尔德人在中东的活动并不是今天才有。无论是逊尼派穆斯林、什叶派穆斯林,都不会为了库尔德人而恶化同土耳其的关系。土耳其将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视为安全威胁,是在美国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支持之后。

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是美国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站稳脚跟的代理人,美国出钱出枪武装起来了库尔德武装。反恐之初,美国甚至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保证,不会坐视土耳其对其发动进攻。土耳其对美国扶植库尔德武装非常不满。土方希望叙利亚北部沿叙土边界建立一条“安全区”,隔开叙利亚库尔德人和土耳其库尔德人,为此埃尔多安曾多次与美方磋商,希望获得美方支持,但美方一直态度冷淡摇摆不定。所以从2016年开始土耳其就采取军事行动进行打击库尔德,一方面是从实际上削弱库尔德武装,另一方面是告诉美国人土耳其眼里不容沙子。

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已经进展到美国必须选择是与土耳其兵戎相见还是撤出的地步。

此次土耳其发动行动之前,埃尔多安已经同特朗普(Donald Trump)通了电话。通话后不久,特朗普对外宣布,为摆脱“荒谬的、无休止的战争”,将从叙利亚北部撤军。随后,土耳其军队即向叙利亚北部进发。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说,“美国已经花费了8万亿美元在中东地区作战、维持治安。我们有成千上万伟大的士兵牺牲或受重伤,数百万人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里。进入中东是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决定……”

特朗普早就决定从叙利亚撤军,不过,2018年12月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引发轩然大波,由于反对者众多,不得不临时搁浅。此次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一方面完成了他的竞选承诺,另一方面也是稳定美土在北约的军事关系的做法。

叙利亚北部部分民众开始逃离。(VCG)

这正中土耳其下怀。美国宣布撤离已经预示着,这场土耳其攻击库尔德武装的战争赢了一大半。美国撤离对土耳其来说是有重大意义的。这让土耳其削弱库尔德武装的行动没有了后顾之忧,同时也不再担忧库尔德武装会发展壮大到不可控的地步。

虽然库尔德武装迅速决定向莫斯科和叙利亚政府靠拢,叙利亚副外长费萨尔·梅克达德欢迎库尔德武装方面与政府和解,但在俄土伊三方主导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的情况下,俄罗斯同土耳其的关系正处在蜜月期。

在对待库尔德武装上,莫斯科默认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削弱。占据叙利亚四分之一土地的库尔德武装,其实力被削弱也符合叙利亚政府的利益,未来的联合政府以及民主进程中,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府会有更大的操作空间,俄罗斯主导的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会更加快速地向前推进。美国撤离之后的政治真空会被土耳其、俄罗斯、叙利亚政府三方瓜分。

因此,回顾过去几年的军事行动,以及结合叙利亚战场上各方的诉求来看,土耳其不断采取军事行动除了让美国被迫撤出,让库尔德武装的实力得到削弱,其余各方均乐见其成。

俄罗斯、叙利亚、土耳其都在这过程中获得了实际的利益。这场后ISIS时代胜利者与胜利者的战争,本质上是俄土伊三方对美国的胜利,是土耳其的利益同叙利亚的利益以及库尔德的利益的再调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