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左翼经济典范?玻利维亚的“慢”革命

撰写:
撰写:

玻利维亚在任近14年的“走向社会主义运动党”(MAS)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将于10月20日第三度寻求连任。在民调上领先对手的他有望留任至2025年。这位在2006年乘南美国家左翼“粉红浪潮”上位的社会主义者至今未倒,与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等国的同类政客形成明显对比。

其实,根据宪法,莫拉莱斯已不能再追求连任,而在2016年的放宽总统连任限制的修宪公投中,民众也投票反对。可是,最后宪法法院认为阻止莫拉莱斯参选伤及其政治权利,因此容许他再次寻求连任,这就让外界担心他会否走上一条独裁路。

在此等争议之中,其反对派对手美萨(Carlos Mesa)以26%民意支持,稍稍落后于莫拉莱斯的33%,两人势将进入下一轮选战。根据玻利维亚报章《第七页》(Página Siete)的民调,美萨甚至有可能在下一轮选举中取胜。

不过,无论莫拉莱斯能否再度连任,他的“走向社会主义运动”己使玻利维亚成为“粉红浪潮”众多南美国家之中的成功典范。

美萨(Carlos Mesa)的支持者集会。(路透社)

平均财富下的经济发展

自莫拉莱斯上台以来至2018年,该国平均经济增长达4.9%,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1,000美元左右上升至约3,600美元。与诸如委内瑞拉等国不同的是,同样依靠能源(占其出口总额约45%)和原材料出口的玻利维亚经济,并没有因为2014年的能源价格大跌而走入停滞,反而继续保持在4%以上的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估,玻利维亚的经济增长本年将继续保持在4%的水平,领先南美国家。

为自己建了一栋29层高总统府的莫拉莱斯,对于重新分配国家财富却是不遗余力。在他任内,玻利维亚的贫穷率下跌了超过六成,其坚尼系数也下跌了19%,每月最低工资增加了三倍,而超级市场及餐饮业的营业额则上升超过九倍,可见一般民众的日常消费力大有上涨。

一直被视为右翼经济政策代表的IMF,也曾在2015年底发表研究报告,赞扬玻利维亚收入重新分配的减贫成果,而此等较为平均的经济发展,也再度挑战自“库兹涅茨曲线”(Kuznets curve)发明以来的“经济发展初期,贫富差距必然扩大”的“定律”。

而且,莫拉莱斯的福利政策,与巴西前总统卢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的“家庭包”(Bolsa Familia)类似,不只是要财富再分配,还兼顾了鼓励贫穷家庭教育的长远策划,例如其中一个受助条件就是一个有小学年纪儿童的家庭,要提供孩子们正在接受学校教育的证明。这正好符应《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作者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观察:知识与技术的传播是经济平均地发展的根本。

种族平权 成社会主义核心

同时,根据玻国政府的数字,其基建开支于2018年达到65亿美元,是莫拉莱斯上台以前的十倍。作为首位原住民总统,莫拉莱斯特别着重原住民村落社区的文化和经济发展。例如在一个接近秘鲁边境的湖畔小镇苏乌依纳(Sahuiña),入口挂着的是原住民旗帜、人们说的是艾马拉族(Aymara,莫拉莱斯亦属此族)的语言,村里自莫拉莱斯上任以来有了自来水、建了新公路,并且为了发展当地的旅游资源优势,建了一个有餐厅、小屋的旅客招待中心,另有一个小型机场正在兴建中。

更加重要的是,原本位处社会底层的原住民地位日渐提升。在2009年,玻利维亚的国号由“玻利维亚共和国”改为“玻利维亚多民族国家”,并承认了36种原住民语言。

在“社会主义”与“种族平权”(而非“阶级平权”)几乎是同义词的玻利维亚,原住民地位的上升也带动了经济发展:在莫拉莱斯上任之前,一个身穿原住民服饰的女性可能会被大城市的商场保安赶走;如今同一位女士却可成为这类商场中的商店东主。

立足能源 放眼未来产业

除此之外,莫拉莱斯早看到单靠能源、原材料出口的经济,只能盛于一时,却无望长久。因此,他上任后努力发展农业和工业,先将大量生产力低及非法霸占的土地收归国有,分送无地农民;同时着力加大农地面积,并鼓励农民扩展耕地,并将农产工业化,加入生物技术的原素,以扩大生产力——目前大豆出口已成为玻利维亚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同时,由于玻利维亚的锂藏量丰富,配合近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和电动汽车的推广,莫拉莱斯早已与多国企业合作,一方面解决在高山地区开采锂矿的困难,另一方面也逐步建设锂电池的工厂,计划将增值能力较高的电池工业也带进国内。

虽然莫拉莱斯上任后将天然气、石油、通讯、电力等关键企业国有化,可是他也知道市场机制在国家经济上亦有其地位,因此他并没有进行诸如委内瑞拉的日常生活品价格管制,而其国有化的企业也维持私有企业的管理模式,并没有像委内瑞拉般由政治官员统领技术人员。同时,为吸引外资,莫拉莱斯也保证所有外来投资不会被国有化。

“没有宏观经济政策 何来革命?”

目前,玻利维亚经济层面的一个隐忧,在于其政府赤字在2014年能源价格大跌后不断上涨,自2015年起已到达每年占国内生产总值7%至8%的水平,情况让外界担心玻利维亚最终会走上其他南美左翼政府的旧路,只不过是迟来了一点而已。

不过,赤字开支如果用得其所,长远而言对玻利维亚经济并非没有好处。相较之下,如果像受助于IMF的厄瓜多尔一般,突然大减燃料补贴,只会伤害社会基层生计,导致社会伤荡不安,阻碍经济成长。如果未来的玻国政府能继续其既有宏观经济方针,赤字只是为未来所作的投资。

从2006年至2017年一直掌管玻利维亚经济政策的阿尔舍(Luis Alberto Arce Catacora),一直因没有“积极”派钱和国有化私人企业而饱受批评。不过,他曾说了一句颇值得人深思的说话,似乎能代表莫拉莱斯的经济思想:“没有一套合理的宏观经济政策,革命就无从谈起。”玻利维亚的宏观经济调控,不求急进的财富再分配,不拘泥于国有与私营的传统二分法,只求经济合理的长远平均发展。这就使这个困于内陆的国家在一众南美社会主义国家之中脱颖而出。

革命,听起来像是意识形态追求一刹那的爆发,可是莫拉莱斯的社会主义革命,却是一个长远渐进、小心调控的缓慢过程。这,就是玻利维亚与其“粉红革命”同伴走上了不同发展道路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