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标者与利益者 NBA加速解构“美国价值”

撰写:
撰写:

“斯特恩用30年时间打开的中国市场大门,莫雷一条推特就关上了,肖华又在上面加了一把锁。”

这是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发布涉港推特以来,经历了中国方面从官方到企业与火箭队决裂、莫雷轻描淡写的解释、肖华发声“支持莫雷言论自由的权利”、中国三大媒体平台停播NBA季前赛、NBA中国赛赛前系列活动取消等一系列事件后,一位中国网友做出的总结。上海的NBA中国赛照常进行,深圳的NBA中国赛预计也会如期举行,但谁也不知道明年会怎么样。

NBA中国赛10月10日晚在上海如期举行。(Reuters)

事情至此,“罪魁祸首”莫雷在沉默中“逍遥快活”,可以在东京像没事人一样带着球队吃鱼生。所有的压力转向了NBA总裁肖华,他在日本接受采访时,记者问到那些已经成文的官方声明中包含的内容,他还能正常作答,但问到其他内容时,他甚至会浑身颤抖,足见压力有多大。肖华9日深夜飞抵上海,但没有任何乐观的声音传出。甚至直到10日下午,距离NBA中国赛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外界仍然不知道赛事究竟是如期举办还是撤销。

很多西方媒体批评中国官方机构“带节奏”,认为是官方做出“抵制NBA”的决定“绑架”了中国民众。这是典型的西方式的对于中国的误解,在中国官媒喊出“首先是中国人,然后才是球迷”的口号之前,就已经有相当多的中国球迷与网友达成了“不道歉就不看火箭队”的共识,根本无需官方动员。这是属于中国民众对国家统一与反分裂的强烈情感,有其深刻而久远的历史渊源。

中国官方的立场非常鲜明,莫雷的言论客观上声援了香港暴力示威者和港独势力,挑战了中国的底线。不过中国官方的做法也没有一上来就“掀桌子”,而是一点一点的停播季前赛、取消NBA关怀活动、取消球迷之夜活动,包括把NBA中国赛的海报换成中国国旗,都是在不断地表明立场,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一直等待NBA方面表态,然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应对。所以NBA中国赛可以照常进行,球馆的上座率很高,只是赛前赛后都没有了采访环节。

在美国国内政客们群起而攻之的压力之下,肖华想要中美两边都不得罪的做法,毫无悬念的让他与NBA落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从他“支持莫雷有自由言论的权利”的表态开始,到随后表示希望与中国恢复合作的想法“不是太天真”,看上去他已经做好了“断臂求生”的最坏打算,即彻底失去中国市场,只不过还想最后努力一下。

这种想法乍一看很惊悚,但其实只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NBA与美国的转播商已经签订的合同是9年240亿美元,而在中国的收益,是转播版权与赞助商合同相加的55亿美元。

但55亿美元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更何况中国市场还有巨大的潜能等待开发。早知今日,肖华或许会重新考虑当年对于NBA从业者在言论表达上的规则制定。

勒布朗·詹姆斯(右)曾在赛场上用行动表达对种族歧视的抗议。(AP)

早在2014年,NBA招牌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就曾在赛前训练时身穿“我无法呼吸”(I can't breathe)字样的训练服,表达对当时美国警察枪杀黑人事件的抗议。到2016年特朗普的出现并最终当选美国总统,其诸多带有种族主义嫌疑的话语以及针对移民的政策,更招来了以黑人为主的美国体育界的不满。2016年,WNBA(美国女子职业篮球联赛)明尼苏达山猫队全队球员赛前热身的训练服上都写着“黑人的命也是命”。

肖华当时对此非常不满。他并非不支持当事运动员们表达的立场——他曾在纽约亲自下场参加支持LGBT的游行运动,在前快船队老板曝出种族歧视的电话录音后也以雷霆手段处理。他显然知道涉足政治(主要是美国国内敏感议题)会对体育、对NBA联盟带来什么样的风险。

但他当时选择了一种两边讨好的手段,通过公开发言树立口头规定:只要是进了赛场,不管赛前训练、热身还是比赛当中,统统闭嘴;在比赛场外,“我更愿意球员利用他们既有的平台去表达,比如社交媒体、记者会、更衣室接受采访等”,想说什么随便。

肖华企图利用社交媒体缓解NBA的压力看上去挺“聪明”,但思路的出发点并不是“宜疏不宜堵”,而是他非常清楚,在以黑人为主的NBA联盟,如果不让他们把对特朗普的不满发泄出来,联盟会引火烧身。

从此NBA就形成了一种风气,球员、教练、总经理都喜欢在推特、Ins、脸书等社交平台上“畅所欲言”,懂的不懂的,了解的不了解的,都愿意说上几句。这就是为什么在NBA打球的澳大利亚篮球运动员博古特会对游泳界的事插嘴,在“霍顿拒绝与孙杨同台领奖”的问题上对孙杨嘲讽有加(这里插一句,博古特的行为直接导致了今年在中国举办的男篮世界杯上,澳大利亚队的所有对手都享受到了主场一般的待遇)。

这种两边搞平衡的做法埋下了隐患。球员们与总经理们的话题可以从美国国内的热点扩展到其他国家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当然也可以扩展到其他国家的政治问题上。而那些不是他们了解与擅长的领域,即便莫雷这样总经理中的“精算师”,在西方媒体的话语权影响下,其对中国的印象与普通美国民众并无差别:美国的标准就应该是全世界追随的标准,“美国价值”将是历史的终结;而中国是个“类似于奥威尔《1984》中那样的国度”,所以香港发生的事当然是“为实现自由的抗争”。

像莫雷这样的“发推狂”,出事只是早晚的问题,即便不是莫雷,也会有其他人“踩雷”。“言论自由有边界”是一条不言而喻的公理,就好像NBA的总经理们会以极高的职业敏感度,避开种族、宗教、性别等美国的“大是大非”。所以莫雷事件不只是所谓的“言论自由”无意中冒犯了中国球迷和赞助商(当然,如果莫雷明知故犯就是另一回事了),而是用双重标准对待另一个国家。再加上眼下正赶上以贸易战为主要表现形式的中美多领域博弈,莫雷事件在两国迥然不同的政治气候对撞中迅速被推上风口浪尖,让博弈又增加了一个“赛道”。

莫雷的一条推特可能会让NBA在中国的发展倒退5-10年,甚至更多。(VCG)

相比之下,作为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足球运动,代表200多个会员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国际足联要谨言慎行的多,非但不鼓励所谓的“言论自由”,甚至对一切政治问题都唯恐避之不及。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英格兰超级联赛曼城队主帅瓜迪奥拉,是当今足球世界里无可争辩的“大人物”,但当他佩戴黄丝带,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时,英足总照样对他进行罚款处罚。要知道瓜迪奥拉是一个西班牙人,他发表的也是对西班牙国内事件的看法,但足球界的共识就是“不该说”。而按照肖华的口头规定,这完全应该是要受到鼓励的表达自由。

国际足联刚刚针对香港主场的国际比赛中有球迷虚国旗而对香港足联进行了处罚,也是同样的道理。

甚至有些案例会让人感觉国际足联似乎有些“独断专行”:来自英伦三岛的几支国家队,即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队,曾想在国际比赛的赛前佩戴虞美人花,但被国际足联禁止了,还开了罚单。按照一般的思路理解,大不列颠人纪念一战阵亡的士兵,而且国内比赛中也是惯例,这有什么问题?但国际足联传递的信号是,既然政治如此复杂,避开它是最可靠的选择。这并不是吹毛求疵,你无法预知在你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会因为什么情况而触动别人的神经:2018年11月,塞尔维亚足球运动员马蒂奇为英超曼联队出场时,就不愿在球衣胸前佩戴虞美人花,因为前南斯拉夫在上世纪90年代遭遇北约轰炸的伤痛让他无法淡忘(在英国,虞美人花除了纪念一战阵亡将士,还纪念北约阵亡士兵)。

无论国际足联还是英足总,因为同是高度国际化的市场机构,在维护自身形象、保持良性运转时,都努力保持近乎严苛的立场来告诫所有人:不涉政治。

而对于尚在开拓全球市场的NBA来说,总裁肖华尝到了自己昔日种下的苦果。他担心NBA在美国市场遭受更大的损失(经济上与政治舆论上),但并不意味着和稀泥是最好的选择。何况NBA宪章里有明文规定:NBA有义务保护会员、保护球员、保护赞助商等第三方的权益。火箭队拥有最多的中国市场份额,可其他NBA球队乃至“NBA中国”公司在中国的收益就不是钱吗?莫雷有他的言论自由,可他的言行已经伤害到了诸多方面的权益,仅从商业逻辑出发,肖华还不足以从一开始就快刀斩乱麻,代表联盟宣布对莫雷的处罚吗?

肖华与NBA进退失据的背后,让美国所标榜的“言论自由”的双标属性暴露无遗:自家的雷区不能踩,其他国家的雷池随便越。莫雷与NBA的言行,再次凸显出所谓的“美国价值”已经千疮百孔,说服力加速下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莫雷作为NBA总经理中与中国打交道最多的人,却最先犯了“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错误,说明“整个东西方在价值取向、文化意识上的高墙,远比网络翻墙难的多”。一直以来被很多学者和民众深信不疑的“利益深度交织捆绑,能让中美之间增进相互了解与基本尊重”,或许未必成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