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机躁进心态惹祸 土耳其面临外交孤立

撰写:
撰写:

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土耳其随即派出精锐部队进入叙利亚北部,打击被其视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武装。但这样的大胆行径似乎触碰了不少国家底线,除了叙利亚政府已同库尔德人达成协议,进驻北部前线地区外。美国亦在10月13日晚间转弯,宣布对土耳其施行严厉制裁。埃尔多安的平乱大计会否又一次沉戟?

特朗普在声明中表示,将下令对土耳其内政、国防、能源三部部长施以经济制裁,禁止入境美国并冻结资产;更预示将土耳其钢铁关税加至50%并中止两国贸易谈判。14日下午,美方再表示原本驻扎在叙利亚的千名美军将转移至“中东其他地方”以防止极端组织死灰复燃。但更多人认为此举“醉翁之意不在酒”,旨在警告土耳其若不停止军事行动,美军可随时介入。

土耳其出师不利

除早已表态反对军事行动,并施以军事禁运的德、法、英等欧洲国家,俄罗斯亦呼吁各方克制,采取直接对话。中国外交部15日亦回应事件,认为“叙利亚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应得到尊重和维护”,呼吁土耳其结束军事行动。10月13日,阿拉伯联盟22个成员国更谴责土耳其行为属“对阿拉伯国家领土和主权侵犯”,要求其即刻撤军。在反对土耳其入侵叙北一事上,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和区域国家已有基本共识。

美国宣布制裁土耳其后,土国股汇市均重挫10%以上。(VCG)

对埃尔多安而言,更大的打击应该是库尔德人找到了“新靠山”。库尔德武装13日宣布已同叙利亚政府达成协议,后者同意向土叙边境派遣军队,“共同抵抗土耳其入侵”,次日政府军便已进入边境重镇泰勒塔米尔市。一直以来,库尔德人都同俄罗斯及叙利亚政府保持联系,去年年底美国表示撤军意愿后,相关接触更公开化。尽管同大马士革签下城下之盟后,库尔德自治地位必将被削弱,但也令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成为对主权国家的入侵,严重程度骤然提升。

面临国际压力,埃尔多安似乎毫无退意,他13日发表电视讲话,称“那些人认为(制裁)可以使土耳其屈服于威胁,这是严重的错误”;面对美国所称“土国应为ISIS囚犯逃亡付最终责任”,埃尔多安则回应称“土耳其是同ISIS展开斗争的唯一国家”。在此关键时刻,他更不改计划飞赴阿塞拜疆出席突厥语国家合作会议,似乎对边境战事颇为淡定。

投机外交难持久

事实上,埃尔多安在今次“和平之泉”开始初期时可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名言“不阻止土耳其接管该地区”;埃尔多安更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通电话,通报其行动;除此之外,叙利亚政府军亦乐见库尔德势力被削弱,以便在今后政治谈判中削弱后者筹码。

土耳其去年1月便对库尔德武装展开“橄榄枝”行动,但最终并未成功。(路透社)

但事到如今,土耳其却面对空前外交压力。按去年初橄榄枝行动,及年底对库军事行动经验,在各国均不配合情况下,即使埃尔多安老神在在,也难持续以军事手段打击库尔德人。安卡拉如今的困境,很大程度应归咎于其见猎心喜的心态,希望借由美国撤军的契机“彻底解决库尔德问题”,从而逾越各国的红线。

根据土耳其官方通讯社消息,行动展开一周来已有480名库尔德人丧生,土耳其更占据长达120公里,宽15至20公里的狭长地带。叙利亚政府一直以来都希望库尔德势力和境内土耳其武装相互制衡,但如今的战役规模可能令土耳其控制叙利亚整个北方地区,无疑超越了大马士革底线。

与此同时,土耳其拥有北约第二强军力,过去数年更逐步放弃世俗国家观念,有意在伊斯兰世界扩大影响力。无论是伊朗或阿拉伯国家都对其战略意图颇为警惕,自然难容忍其大规模“改变现状”。

另一方面,土耳其军事行动亦造成人道主义危机。根据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办公室报告,“和平之泉”行动已造成战区7万人流离失所;由于供水设施遭土军袭击,区内五分之一居民面临断水危机;而协同土军行动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亦在占领区内肆意虐待、杀害库尔德人。由于库尔德人曾在打击ISIS战役中贡献颇多,如今一系列事件更增添其道德光环,令部分国家在国会和民意压力下不得不强硬对待安卡拉。

一直以来,埃尔多安在外交上都是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者,今次事件更将其投机特质暴露无遗。然而,“以肌肉说话”既无法给区域带来安定,如今的土耳其更面对强大得多的拳头,或许是时候重回谈判桌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