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放弃组阁权 以色列仍难迎来新时代

撰写:
撰写:

在其28天组阁期限于10月23日届满之际,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10月21日在社交媒体以视讯方式宣布他未能组成政府,放弃跟从传统延长组阁期14天的权利,将组阁权拱手相让予“蓝与白”(Blue and White)领袖甘茨(Benny Gantz)。这会否成为内塔尼亚胡“称王”以国十年的告别曲?

在今年4月与9月两次大选后皆未能组成政府的内塔尼亚胡,显然未肯放弃续任总理。他在视讯中高调宣称:“我已尽力把甘茨带到谈判桌上,尽力组成广大的全国联盟政府,尽力阻止另外一次大选。很不幸,甘茨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内塔尼亚胡明显想将“一年三次大选”的责任推到甘茨身上,预先为未来数月内很有可能举行的大选造势。

虽然国会最大党“蓝与白”现已表明“决心组成自由派联盟政府”,不过照目前以色列的政治权力分配看来,甘茨能成功组成政府的机会甚至比内塔尼亚胡还要低。

造王者却造王不得

经9月17日的选举后,“蓝与白”以33席领先利库德集团的32席。由于得到右翼及宗教势力支持,内塔尼亚胡阵营以国会55席领先获得左翼政党与阿拉伯人组成的“共同名单”(Joint List)部分成员支持的甘茨的54席,因此获得总统里夫林(Reuven Rivlin)优先给予组阁权。

然而,由于两大阵营都不足61席的过半数,掌握国会8席、由前国防部长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领导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Yisrael Beiteinu,简称家园党)就成为了造王者。

不过,利伯曼的意识形态却是两方都不能相合:一方面他不满利库德集团向来给予教士阶层不必服兵役等特权,拒绝与后者合作(内塔尼亚胡此前筹组政府失败正是拜利伯曼的坚持所赐);另一方面,高举锡安主义的利伯曼却与向来不满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的阿拉伯人格格不入——他曾向以色列的阿拉伯政客宣称“你们的地方是监狱,而非国会”——使他难以与得阿拉伯人支持的“蓝与白”合作。

难题在于:如果利库德集团与“蓝与白”不能合作,即使利伯曼愿意支持任何一方,前者没有教士派的支持,或者后者没有阿拉伯人的支持,也没有任何一方有能力夺得国会多数支持。

大联盟政府的空想

唯一出路,似乎是利伯曼所主张的大联盟政府,由利库德集团、“蓝与白”(或者加上家园党)所组成。然而,其难处在于:将要面临3宗可能涉贪罪行起诉的内塔尼亚胡,似乎希望留任总理,或至少与甘茨轮流担任总理,但甘茨以清白政治为选战宣传,实在难以与内塔尼亚胡作“同路人”——以色列政坛甚至将潜在的新利库德集团政府称为“免罪政府”,以嘲讽内塔尼亚胡的私心。

甘茨当然可以要求利库德集团与内塔利亚胡割席,然而如果利库德集团敢踢走内塔利亚胡,这在过去28天也许早就发生了。

另外,甘茨亦可以“特赦”内塔尼亚胡、与后者达成先任第一位轮任总理的协议,或者向教士派保证其特权地位等操作,换取利库德集团或教士派的支持以组成政府。然而,这些举措却会打击“蓝与白”选民的支持,如此组成的政府也难维持。

在此僵局之下,第三次大选似乎难以避免。不过,根据10月初的民调,以色列各派支持度与9月选举结果相近,即使再次大选,结果大概也与今天相差无几,并不能破解困局。

如此看来,任何出路皆需要某一派系作出重大转向。而坐拥造王者地位的利伯曼,也许可在此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政治僵局之危 可成以巴降温之机

阿拉伯政党与犹太政党合作,向来皆属禁忌。即使部分“共同名单”的阿拉伯裔议员愿意支持甘茨组成“蓝与白”政府,他们也表示只会作投票支持,而不会加入其政府联盟。此举对双方而言也避开了联盟的尴尬,却为双方合作打通了门路。

曾属于利库德集团的利伯曼,在其意识形态的坚持上,当然难以接受与阿拉伯政治势力合作,甚至难以与愿意与阿拉伯政客合作的犹太政客合作。不过,如果他愿意走出第一步,像阿拉伯政客一般在国会支持甘茨,却不加入“蓝与白”政府,维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半合作局面,一方面可避免“一年三大选”的困局,另一方面也可以为未来以色列国内的两族合作打开一扇窗,更能结束内塔尼亚胡的政治生涯,甚至为如今几陷绝境的以巴和平进程照亮一丝灯光。

政治僵局的解决往往也来自各方本着务实精神所作的让步。这,全在于利伯曼的一念之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