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不了中国斗不过抖音 扎克伯格愤怒的背后

撰写:
撰写:

美国脸书(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10月21日称,脸书正在引入一种“选举安全”项目,为选举官员、候选人以及幕僚提供更好的账户保护举措。当晚,扎克伯格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夜间新闻节目采访时表示,俄罗斯、伊朗和中国正在试图干涉美国选举。而在上周,也就是10月17日,扎克伯格还曾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批评中国对互联网的言论自由审查,称如果脸书不带头维护网络言论自由,中国的网络审查迟早会成为全球准则。

另外,世界互联网大会10月22日在中国乌镇结束。脸书等美国硅谷科技公司的高管今年集体缺席日前开幕的中国乌镇互联网大会。

扎克伯格态度大转弯

对于扎克伯格指责中国干涉美国选举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北京时间10月22日回应称,这种说法荒谬可笑,中国从来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我们对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大选,包括美国的大选从来没有任何兴趣。如果有人说中国干预美国的大选,那么证据拿来。同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刻意通过脸书做出回应,称扎克伯格指责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的说法是社交媒体上的假新闻,扎克伯格这样做,不但成本低而且效果好。

+3
+2

扎克伯格这几天的表态明显和以往不同,带了几分意识形态化的色彩。以往谈及中国互联网环境,他多数情况下都会避开民主自由,而此次则是居高临下地批评中国互联网审查违背自由价值观。他提到了中国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e Inc.)所拥有的社交媒体国际版抖音TikTok,认为它没有像脸书那样向活动人士和抗议者提供隐私保护及自由服务,而是出于政治目的对相关言论进行审查。

而且,扎克伯格10月17日公开对中国拒绝脸书进入中国大陆表达了不满,认为中国要价太高。他说:“我们希望脸书服务进入中国,帮助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但我们就我们在那里经营而需要付出的代价永远都无法达成一致。他们从来不让我们进入。”这也意味着脸书4年来尝试进入中国大陆的努力失败,其中中国对网络公司的审查要求是重要阻碍。

过去4年,扎克伯格极力推销脸书进入大陆,为此不惜花时间阅读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书籍,学习中文,也同习近平及王岐山等中国政府高层有过会面。路透社报道称,扎克伯格在今年3月实际上关闭了通往中国市场的大门。当时他宣布计划将脸书转向更多私人交流的形式,并承诺不会在那些“有侵犯隐私或言论自由等人权纪录的国家”建立数据中心。

美国政府加大“管控”

扎克伯格面临美国政府史上最大规模的监管调查。2016年美国大选暴露的假新闻、虚假账号和数据隐私泄露等问题,让美国两党倍感震惊。2018年,国会曾要求扎克伯格及管理层到国会出席听证。2019年6月,由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宣布,对脸书和谷歌等科技企业开启全面调查。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沃伦(Elizabeth Warren)甚至呼吁拆解这类科技巨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支持调查脸书。

扎克伯格面临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监管施压。(VCG)

9月上旬,美国政府官员曾在硅谷秘密会见脸书、谷歌(Google)、微软和推特(Twitter)的负责人,讨论如何以最佳的方式确保2020年大选的安全,避免2016年俄罗斯干涉美国民主选举的情况再次发生。根据媒体的报道,当时参加会面的美国官员分别来自美国国家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9月19日,扎克伯格甚至同特朗普及两党议员会面,沟通市场竞争、隐私保护、信息审查和透明度等监管及法律问题。

可以说,扎克伯格面临很大的国内压力。为了应对政府的监管和调查,脸书2018年加大了对美国政府部门的游说,游说金额再次打破历史纪录,高达1,262万美元,高于2017年的1,151万美元。为了应对个人隐私丑闻,脸书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游说支出高达283万美元。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威胁”

除了应对政府的调查外,扎克伯格还要盯着国外竞争对手业务的扩张,其中就包括TikTok。今年7月的一次内部员工会议上,扎克伯格对TikTok的业务拓展表达担忧。扎克伯格认为,TikTok是首家由中国人运作并在全球扩展得不错的消费者网络产品。他当时提到,TikTok现在开始在美国流行开来,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尤为如此。它在印度的业务扩展也很快,规模已经超过社交软件照片墙(Instagram)。

根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报道,TikTok在2018年的全球下载量超过脸书下载量1倍之多。而且,Tiktok也开始从脸书高薪挖人,一些离职的脸书老员工选择了TikTok。2019年2月,Tiktok下载次数在全球超过10亿人次,这还不包括大陆的安卓系统。根据英国路透社的报道,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在70亿美元至84亿美元之间,下半年预计也会盈利。

很多情况下,美国科技企业立场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Reuters)

其实,扎克伯格早在2018年就针对TikTok威胁做出过应对举措,也就是推出了一款名为Lasso的产品,但效果似乎不是明显。扎克伯格今年7月那次内部会议中提到,脸书计划推出一些方案,在墨西哥推出类似的版本,以免TikTok抢占在墨西哥的市场。

有分析认为,脸书要想和TikTok竞争,也有一些难度,比如脸书主要是社交功能,而TikTok纯粹是娱乐功能强大,非常能够吸引年轻群体,这恰好是脸书不断流失的群体。而且,相比之下,扎克伯格的胸怀似乎没有Snapchat联合创始人斯皮格尔(Evan Spiegel)那样宽广。斯皮格尔视TikTok为“朋友”,而非“敌手”,双方甚至可以合作。扎克伯格对TikTok的看法似乎更意识形态化。

扎克伯格的“政客”姿态

在扎克伯格看来,中国拥有庞大的互联网市场,全球前10个互联网平台有6个都在中国,但这些平台并不提供大部分民众熟悉的未经审查的互联网内容服务。但事实上,任何一个互联网平台,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内容传播上的监管或限制。英国广播公司(BBC)就曾报道,TikTok被“伊斯兰国”(ISIS)恐怖分子用来散播信息。这类信息就应该是被监管或审查的内容。

而脸书似乎对平台被滥用无动于衷。比如,脸书将大量的“反宣传”工作交给了一家专门核查并揭穿谣言和传闻的网站Snopes或美联社这样的外部力量,后者通过半自动“事实核查”团队,将那些火爆新闻报道标注为“真”或“假”。对于那些参与政治活动的自动账户,脸书之前也显得力不存心。

最近,扎克伯格不得不加大同美国两党的接触,包括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沃伦。沃伦批评脸书是“为盈利而制造虚假信息的机器”,主张拆解科技巨头企业。与此同时,特朗普及其共和党政府也指责脸书偏袒左派,甚至自身左派化。这也让扎克伯格不得不主动与右翼议员及媒体加大接触。这种两头讨好的工作并不好做。

现在扎克伯格放弃生意人的姿态,模仿美国政客惯用的做法,从民主自由层面批评中国,可见他目前对中国市场不抱希望。而他这么做更多是出于迎合国内政客及应对政府监管的需要。即便他未来竞选公职,维护西方传统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言论在美国也算是加分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