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客步步紧逼 波音国会认错为保命

撰写:
撰写:

美国国会当地时间10月29日召开波音737MAX相关事件听证,集团CEO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将到场作证,预料将再次承认波音公司对早前两起737MAX坠机事故责任。737MAX年初被全球航管机构勒令停飞后,除来自英国航空数量不明的“谅解备忘录”意向外,非但未有新订单,反而被大量撤销合约;与此同时,737MAX解禁之路在美国都遥遥无期,更遑论全球范围惨况。波音如今放软态度,恐怕只是为了“做姿态”保命而已。

按计划,米伦伯格将在29日出席参议员商务委员会听证会,并在30日出席众议院运输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会议。提前披露的发言稿中,米伦伯格提及:“我们犯了一些错误并导致事故,但我们正在修补错误”,他还提到“我们保证将在事件中汲取教训,我们已作出改变并将持续改变”。或许在不少人眼中,米伦伯格的道歉仍不够诚恳,但相较今年3月只愿意表示“悲伤”、“痛心”无疑有了改变。

急于复飞737MAX

波音认衰的最重要原因,或许是急于实现“年底前复飞737MAX”的承诺。米伦伯格本月13日曾表示,计划年底前令737MAX飞机复飞。但一条2016年波音公司员工间交流短讯同时被披露,身为波音首席测试员的福克纳(Mark Forkner)提及“MCAS系统在模拟飞行器中无法正常运行”。而MCAS系统正是造成两起坠机事件的元凶。

FAA致信波音行政总裁米伦伯格,要求马上解释为何迟迟未有披露有关信息。(AP)

5天后的10月18日,负责空管的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发出声明,对波音未提及相关消息大感失望,并表示将“按照程序对737MAX恢复商用进行彻底审查,无任何时间表”,波音股价同日亦重挫6.79%。虽然欧洲及中国航管机构已有意同FAA决定“脱钩”,但仍会参考FAA决定,737MAX 获得FAA许可在美国境内复飞仍是其走出困局的第一步。因此“搞定”FAA对米伦伯格至关重要,而在听证会中表现低调,亦能降低国会对FAA压力,尽快实现复飞。

米伦伯格急于复飞自有其原因。中国国际航空、东方航空及南方航空“三大航”及其附属公司已向波音提出索偿;挪威航空、土耳其航空及迪拜航空等737MAX大客户亦提出类似请求。在美国本土,虽未有航空公司因停飞公开要求赔偿,但拥有最多737MAX的西南航空工会已决定起诉波音,要求赔偿因停飞造成的间接收入损失。

受事件影响,737MAX今年交机数量不及2018年的五分之一,打乱不少航空公司用机部署;若“停飞令”遥遥无期,相关赔偿将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公司商誉将受重大打击。

早前遭遇空难的印尼狮航已取消剩余波音737MAX订单。(VCG)

屋漏偏逢连夜雨

除停飞带来的直接冲击外,波音737MAX销售情况去年亦录得负增长。印尼狮航、印尼国家航空及来自俄罗斯的租赁公司已直接取消75架次订单,大部分航空公司仍视最终调查结果决定是否撤回。而在今年6月的巴黎航展上,波音公司首日更无一订单进账,直到英国航空母公司国际航空集团(IAG)次日晚间宣布200架737MAX购买意向,才令波音挽回颜面;至于意向落实情况,至今未有下文。

今年之前,波音737MAX作为波音单通道客机主打产品,占公司每年总订单数的三分之二,更贡献超过三分之一利润。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空难发生以来,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升逾10%,波音涉足的美国军工行业也利好频传,但波音股价仍逆势下跌20%,展望更被多家评级机构定为“负面”,可见737MAX事件伤害之深。

波音同空中巴士作为民航界两大寡头,一向竞争激烈。宽体客机方面,波音主打“点对点”的777客机,在同空巴主打“枢纽间航线”的A380竞争中占据优势;两者在中运量航机,即波音787同空客A330neo的竞争中亦棋逢对手。唯一留有悬念的便是150至180座窄体客机市场,经此一役过后,波音公司已难有胜算。加之中国商飞C919客机预料在数年内投入市场,也将抢去波音在中国及发展中国家市场,波音用于投入下一代客机的资源势必捉襟见肘。

为尽快终结颓势,米伦伯格即使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要磕头认错。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