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从邓小平到习近平 “龙象之争”魔咒怎么破

撰写:
撰写:

提到印度,很多中国人第一反应可能是印度的电影,以及印度令人瞠目的贫民窟。作为中国的邻国,人口数量与中国相当,且经济增长亦有望很快就赶超英法的大国,印度未来的潜力不容低估。中印之间,在历史上有过短暂的战争,在现实中又困于边界问题以及不间断的边境对峙,所以始终很难挣脱掉“龙象之争”的枷锁。习近平和莫迪,这两位强势领导人,能否打破中印“龙象之争”的魔咒,共同缔造“亚洲世纪”?本刊记者就此采访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林民旺,以下为访谈实录。

本文转自《多维CN》051期(2019年11月刊)专题栏目《习近平莫迪能否打破“龙象之争”魔咒》一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中印之间可以进行符合彼此利益的合作,保留彼此分歧,进行求同存异的外交。(Getty)

多维:习近平上月访问印度,是继武汉会晤之后的又一次中印领导人非正式会晤。虽然是非正式会晤,但其实质意义可能高于正式会晤。莫迪称“金奈愿景”将成为中印关系新时代的开始。从此前的“武汉精神”到今次的“金奈愿景”,您怎么解读“中印关系新时代的开始”?

林民旺:莫迪喜欢用“新开始”这样的词汇,实际上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政策上,他经常说是一个新的开始。他的心态好像是,印度从他执政后就开始站起来了,或者强起来了,好像才成为真正的世界大国。这样的“开始”对中印关系来说,有积极的一面。但当下还没法说是一个完全新时代的开始,但可以肯定的是,确实在两国关系中有一些新的因素,新的发展趋势和新的增长点。

多维:您提到了莫迪的心态问题,其实如同您不久前在侠客岛文章里说的,“这次访问不乏对困难的排除,对成熟外交心态的重塑。”提到中印关系,很多人脑海里可能第一反应都是“龙象之争”的画面,比如边境对峙,西藏问题,以及印巴冲突中的中国如何站队等等。但其实就习近平和莫迪这次会面来看,已经能看出双方心态层面的变化与调整,这次访问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印两国领导人对彼此超级大国的一次确认。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时,也在反复强调“双方要继续本着积极、务实、开放的心态看待对方”、“增进对彼此政策和行为的理解”,等等。

林民旺:是的,2018年首次非正式会晤能够在武汉顺利举行,一定意义上来说是双方对彼此的国际地位的认可,而且这些认可里更重要是中国对印度大国角色和国际地位的认可。为什么有说我在侠客岛的说法呢?我们对印度的外交,经过这些年的打交道和摸索,尤其是跟莫迪政府打交道中,了解他的一些基本行为方式。莫迪其实还是奉行左右逢源的平衡外交,不要指望印度外交能够完全按照中国的战略意图,或者完全符合中国的战略需要,只能说取印度跟中国有相同利益的地方合作,同时保留彼此分歧,进行求同存异的外交。为什么这么说?这次访问很明显可以看到,期间经历了很多困难,双方最终还是确认了要举行第二次会晤。第二次会晤结束的时候,两国领导人认为非正式会晤的形式很好,要继续下去,明年还要继续举行,实际上也肯定了非正式会晤的积极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两国领导人对双边关系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把握,处理方式也更成熟,这就是求同存异的外交。

第51期《多维CN》、第48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多维:求同存异某种程度上就是成熟外交心态重塑的前提。

林民旺:如果我们往几年前看的话,中印关系起起伏伏的特别厉害,2013、2014、2015年感觉好像中印关系即将进入到非常好的发展阶段,但是2016矛盾不断,2017很快进入到洞朗对峙,这就说明过去数年双方对彼此的预期都有不太现实的地方,现在比较成熟的原因在于能理解双方的困难和分歧所在,也能比较平衡的看待彼此。

多维:中国在处理同周边其他国家关系时的经验,有没有中印可以借鉴和参考的?比如说中俄关系,原来中俄两个大国的关系 也是起伏得很厉害,但今天来看, 似乎已经是相对平稳,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战略互信也足够扎实。

林民旺:中俄关系和中印关系有相似的地方,也有差异的地方。俄罗斯面临的战略环境和印度的战略环境不太一样,印度的战略环境要远远好于俄罗斯的战略环境。但是这两个国家有一点比较相似,就是他们都有自己很强的势力范围的概念。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主要还是前苏联空间,原来苏联解体出去的地方,他不希望这些国家加入到西方的阵营,成为北约的成员国,或成为欧盟的成员国,所以大概前苏联空间就是俄罗斯给自己外交划下的底线。对于印度来说,也是一样的,南亚是它的地盘,所以其他大国进入的话,印度都很提防和敌视。俄罗斯好的一点是,对后苏联空间的心态更开放,而且它对于中国经济进入这些地区没有完全排斥,或者一定意义上他觉得中国经济影响进入到这些地方,在这些地方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对俄罗斯来说并不是一个零和博弈。但是印度还没有适应中国经济影响力进入到南亚的现实,印度相对而言还是比较消极的。所以中印跟中俄关系相比,印度还需要更长时间去调整,然后适应中国经济崛起的现状,中国经济崛起后自然地对外拓展影响力的客观现实。

多维:您提到中国经济崛起的现实,其实这次习近平访问印度之后,很多声音也在讨论关于亚洲世纪的话题。回顾历史,邓小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曾说过,作为世界上体量最大的两个发展中国家,“只有中印两国都发展起来了,才会有真正的‘亚洲世纪’”;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也提出“亚洲复兴”,明确称“只有中印共同崛起,才是真正亚洲世纪的到来。”在您看来,历史恩怨和现实纠葛不断的中印,能否实现“共同崛起”?亚洲世纪或者亚洲复兴,作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一环,意味着什么?文化或者文明,在亚洲复兴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林民旺:关于亚洲世纪,中印领导人都说过。印度1947年建国,中国1949年建国,中印1950年建交,两国领导人那个时候谈亚洲世纪,但是理解的差异也是很明显的。印度谈的“亚洲世纪”,更多是印度领导下的亚洲世纪,为什么呢?整体而言,印度那个时候的战略环境是比较好的,亚洲复兴实际上意味着印度要在亚洲牵头,当领头羊的角色。到了今天,中国更多地谈亚洲世纪,而印度谈的就实际上很少了,这里就有心理落差的问题。印度现在谈亚洲,更多是谈多极亚洲,也就是说亚洲要有多个力量来适度平衡中国。而要想平衡中国,凭印度或者日本肯定做不到,只能加上美国,也才可能形成多极的亚洲。为什么中国现在谈得多?因为中国现在的经济总量,如果只从GDP上来说的话,已经超过了东亚所有国家的总和,中国毫无疑问是亚洲的经济领头羊,这是当前亚洲国际政治的现实。

但现实之外,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在中国领头的情况下,能不能团结起来亚洲其他国家共同建设真正的亚洲世纪?这个问题背后还有一个隐含的问题,那就是很多国家已经适应了美国在亚洲长期存在的现实,美国在亚洲有很多盟友,韩国、日本、菲律宾、泰国,还有准盟友新加坡等等,这些国家已经习惯了美国在亚洲当老大的现实。过去美国提供安全保障和地区秩序的保障。但现在中国崛起了,中国会否成为一个合格的可信赖的亚洲领导者,亚洲很多国家是有担忧的,他们还在继续观察中国。所以你说的亚洲世纪,是一个很好的亚洲梦,但要实现确实比较困难。

至于你说的文明和文化,以及这次访问提出“中印两个古老文明的复兴”,为什么要聚焦文明呢?印度跟中国很相似,因为都是文明古国,这就是亚洲文明古国跟美国等国家的区别,也就是中国为什么要搞亚洲文明对话的原因所在。具体到习近平这次访问,谈中印文明对话,更重要一点是希望从文明当中吸取智慧,从文明当中发现彼此共同的地方,为现实的政治经济的合作服务。

多维:就您所接触的印度学界和政界的人,他们对中国存在的最大担忧是什么?

林民旺:最大的担忧就是战略上、安全上的担忧,中国经济崛起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好事,因为中国经济崛起也带动了印度经济发展,实际上给印度提供了一个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很多国家也搭上了中国发展的快车。但另一方面,他们担心,一旦中国成为亚洲的老大,一旦印度对中国形成更大的经济依赖,中国会不会把这种经济依赖转换成政治上的强制力,中国会不会打破一些既定规则,是不是能够战略自我限制和克制,让他们对于中国未来的方向更有确定感。

多维:您觉得中国在与印度处理关系时,哪些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印度的这种不确定感?中国自身有什么需要反思的地方?

林民旺:实际上印度到现在还没有适应中国崛起这个基本现实,虽然1962年有短暂的中印边界战争,但印度打心底里也没觉得中国比自己强大多少。20多年前印度人还经常开玩笑说,上海要好好努力了,再不努力就要被孟买甩开几条街了。讲这个是想说明,印度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

但今天这样的世界,确实让印度意识到了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印度的战略环境已经变化,特别是中美贸易战让很多印度人真正认为中国是世界第二,只有中国有这么大决心和毅力可以和美国进行周旋,因此印度需要适应中国已经崛起的事实。至于你说的中国目前的做法,其实中国无论什么做法都会引起印度的担忧,只能说尽可能地缓解,比如更多外交上的沟通和透明度等等,但绝对战略担忧的化解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个都能化解,那就不叫国际政治了。

多维:很同意您的分析,而且这样的不可完全化解的“战略担忧”里,还有很多中印之外的第三方变量和因素,比如美国。尤其是自美国推出“印太战略”,更是让印度在大国博弈中的战略重要性不断提升。印度的“亲美”姿态除了用来孤立和施压巴基斯坦外,对中印关系也构成了一定考验。在中印关系进入“新时代”的关头,特朗普的外交之变,或者说美国的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两国关系的实质走向?

林民旺:美国对印度的政策,其实也分两个层面,一个是政府层面,一个是官僚层面。特朗普政府给印美关系注入了大量不确定性,特朗普一会批评印度,一会又表扬印度,所以对印度来说真的搞不清特朗普的策略,特朗普又这么重经济层面的利益,战略层面对印度又不是特别重视,这是特朗普政府层面的表现。特朗普上台这么久,印度政府一度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访问印度,但是到现在为止特朗普都没有访问。

但是,对美国的政治精英和一些官僚机构来说,比如情报机构,还有国务院等等这些官僚层面,他们实际上非常清楚,对印度一定要战略上看重,不要计较小节和小利,这是外交中很明确的一点。

特朗普现在的一些做法和政策,从一定意义上对中国也是好事。

请留意第51期《多维CN》、第48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