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偷渡惨案到南海争端 解析越共的十字路口困境

撰写:
撰写:

到11月4日,英国、越南双方最终确认了此前冷藏车39尸命案中的死者“皆悉越南人”。两国外交、警察等部门也开始了积极对接。

面对惨剧,已经有些学者迫不及待地拿出了些结论,这其中颇具代表性的观点莫过于偷渡者“节衣缩食为偷渡筹集资金,说明这些人对当地发展已经不抱任何期待”。还有人进一步认定,越南国内也已在越共2021年的“十三大”之前遭遇一场内外交困的风波。

加之在2019年时,中国“海洋地质8号”调查船船队在近四个月时间里四次往返于南沙万安滩西北的越南近海,越方除去监视之外也无动于衷。因此,遍览越南各大主流新闻网站的评论区,越南“内外交困”的结论绝不只是一家之言。

但这一切真的是越南的现状吗?

+4
+3
+2

从南海上的“外国问题”看去

越南的国内政治问题其实并不仅限于外界所热衷的政斗。它也和越南周边安全问题挂钩,譬如越南坊间最热衷的“东海”(Bien Dong,即南中国海之越语称呼)问题。对河内来说,从2019年5月后开始的最新一轮万安滩风波已经成为某种政治环境的试金石。

2019年初,越南国内政治环境与风向趋于平稳,越共也因为近两年来的反腐取得了足够的威望。加之阮富仲为首的越共领导层从2019年4月开始逐渐为“越共十三大”确立了“领导骨干”等机制,在逐渐排除了内部隐患之后。河内原本可以腾出手来,对万安滩等争议水域进行新一轮行动。

但遗憾的是,河内方面还是低估了北京在南海造岛之后的实际活动能力。自2019年7月以来,中越南海对峙愈发呈现一边倒的局面,“海洋地质八号”船队在8月下旬的第二轮调查行动中不仅越过了万安滩水域,还直接进逼越南近海富贵岛水域。

中国在南海西沙、南沙等地控制力的不断增强,让越南感到了切实的国防压力。对此,他们只能选择在媒体等领域加以发泄。(视觉中国)

该事件已然在2019年10月的越共十二大第十一次会议和越南第十四届国会(相当于中国人大)第八次会议期间引发了激烈争吵。对越南而言,越中对峙已经从国际问题上升为国内政治难题。到10月29日,越南国会议员、历史学家杨忠国(音译)等人坚决要求当局,即便不寻求将南海问题国际化,也不应简单地将南海问题的对峙方以“外国”的称呼予以搪塞。

可是,在9月前,越南尚且寻求美国、印度、俄罗斯、澳洲和其他印度太平洋国家作出努力,借以恢复该地区的和平与秩序;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在7月下旬还将问题转交给东盟。但越南也深知自己的诉求难有外界回应。只有印度、日本给出了“高度重视南海局势”等常规表态。有鉴于此,越南面对中国的态度也颇为克制,两国外交部的“隔空批评”也仅是点到为止。

目前,河内已经不期待将南海问题国际化。毕竟,河内的困境总的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其在南海上仍旧占据较多的岛礁。对越南而言,维护和平的发展环境也是其面临的重要战略任务之一。从短期来看,管控分歧且维持南海形势稳定,符合越中双方的根本利益。从长期而言,通过和平协商的方式追求共赢,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政治解决方案,才是最终解决越中南海争端的正确方向。

而事实上,外界也应该认识到,越南的韧性和政、经实力虽不应被夸大,但也没到真正内外交困的时候。

外界不应小觑越南

除去南海之外,目前越南在中美贸易战期间颇有“捡漏”的战果。

越南仍是中美贸易战的避险区域,随时可能因中美态势缓和而丧失机遇,且越南经济的体量和市场深度都成问题。考虑到中国市场的规模、劳动力水平以及基础设施的优势,还是有不少企业未将工厂搬迁到只有人口红利优势的东南亚地区。加之目前接受外来资本较多的越南又被特朗普政府列为“货币汇率操纵国”之一,有可能遭遇潜在的贸易或关税打击,这让很多企业此前的“避险”行为变得意义有限。

对越南来说,在宣传等领域坚持抵制中国“九段线”的影响不仅仅是一句口号,他也成了一门生意。譬如在河内当局因此抵制中美合拍的动画片时,也有越南商人以“标注长沙、黄沙群岛”(即南沙、西沙群岛)为号召,借故在《越南快报》上推销昂贵的德国产“哥伦布”工艺地球仪,一时生意火爆。(路透社)

但无论如何,河内还是以贸易顺差的方式显出了其2019年的经济前景,根据越南统计局数据,到2019年9月,越南商品进出口贸易总额约达455亿美元,其中越南国内企业实现贸易逆差194亿美元,外资企业(包括原油)实现贸易顺差253亿美元。

此外,河内最值得注意的一环还是越南在实现以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为首的“阮核心”之后的“领导骨干”体制调整。越共2018年派出8个工作巡视组彻查了20个省市地方,以“没有禁区”、“没有例外”的原则严打“严重贪污犯罪案件和经济犯罪案件”。进入2019年后,越共从中央到地方的管控正逐渐增强。

或许有人会质疑:近两年来,从南方高速公路的收费站、胡志明市首添新区的拆迁,一直到南方同奈省的警匪大对峙、河内轻轨的一年延期,以及知名企业“阿三祖”(Asazno)公司涉嫌偷税欺诈等风波,这些或大或小的事情最终都要汇总到河内,并由总理阮春福亲自拍板决断。但也是越南当局加强对地方管控力度期间难免的阵痛。考虑到越南此前多年来因分权、懒政导致国内政治效能不高,管控能力低下,越南在加速运转其国家机器的进程中就难免会出现一些偏差。

到11月1日,中企承建的河内轻轨2A线又展开了新一轮20天的试运营。越南交通运输部虽然仍对此态度不佳,但在总理阮春福的亲自干预下,很多问题正在逐渐得到解决。(新华社)

今天,越南政治发展已然来到十字路口,纵有内外挑战,亦未到困境的地步。外界因此不应低估其韧性和潜力。

自古以来,河内作为交通要道的地理位置,在水、陆交通上都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每逢改朝换代或遭到外来势力入侵,河内都难免受创,许多历史古迹在战乱中被毁,仅剩下断壁残垣供后人瞻仰。在过去半个世纪内,越南更是分别与美、中两国发生战争,因此,他比所有国家也理应更清楚该如何在中美摩擦的大环境下自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