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印度退出RCEP是在等美国吗

撰写:
撰写:

在前不久的东盟峰会上,印度退出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引发的舆论震荡仍在持续,鉴于中印关系的复杂性以及国际时局的变动。有声音认为印度退出是出于对中国的担忧,也有声音认为印度退出是为了等待和美欧建立自贸区。各种说法交织之下,印度退出RCEP到底是因为什么值得深思。

技术性磋商不是问题

对于印度为何退出,RCEP领导人的声明称,“印度有重要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印度的最终决定将取决于这些问题的圆满解决”。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说,“目前的RCEP协定没有充分体现RCEP的基本精神和一致的指导原则,它没有令人满意地解决印度的问题和关切。”不可否认,印度加入RCEP会对国内经济尤其是一些行业造成冲击,莫迪不可能忽视这些现实利益选择。

但是,加入RCEP会对印度一些行业有冲击,这个话题不是第一天才出现。为什么直到最后一刻印度才选择用退出来捍卫自身的利益?RCEP从2012年提上日程开始已经经过了7年的谈判,走走停停的背后,是各方宁愿多花些时间来弥补分歧也不愿意放弃16国达成协议,印度也一直希望继续谈判解决问题并没有考虑退出谈判。为什么这一次印度的方式是退出?印度真的不想参与RCEP了吗?

前不久,中国总理李克强(右)和印度总理莫迪(左)一起现身泰国。(路透社)

技术性磋商不是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印度政府就开始着手解决国内的反弹问题。例如由各界代表组成、商工部长担任主席的贸易委员会(Board of Trade)已进行重组,并于2016年4月召开了第一

次会议。此外,印度商工部等政府部门还与印度商会、印度工商联合会(FICCI)、印度出口组织联合会(FIEO)多个行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召开了各种形式的 RCEP 专题咨询会、研讨会。

近来印度政府也在国内进行疏通努力。就在9月底,该国政府为安抚出口商出台了一揽子刺激方案,包括减免出口产品关税以对出口商做出补偿,并为出口商提供汇率较低的美元。

今年以来的RCEP谈判,最大的进展即9月30日在越南举行的第28轮磋商中,印度由此前迟迟不肯让步变为妥协变通。印度拟将对该协定成员方减免关税,其中80%的中国产品可以得到优惠待遇。按计划,印度将立即对28%的中国产品取消关税,其余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关税则会在5年、10年和15年内分批取消。

莫迪前期实际上对于RCEP谈判有过不少积极的表态,此前媒体曾报道说,莫迪“终于给印度谈判代表开了绿灯,让他们在曼谷寻求达成‘实质性的结论’”。印度商工部长戈亚尔(Piyush Goyal)2019年9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态,他认为印度拒绝加入RCEP将使“出口业处于不利地位”,而印度的国家利益不能被个别行业所挟持,必须从整体角度看待“国家利益”。印度财政部下属的农副产品出口局局长古朴卡(A. K. Gupta)认为,“开放型的印度将更有前景,因为印度农业可以加入全球竞争。”

今年10月11日至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莫迪在印度金奈举行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当时两国领导人曾达成共识,为尽早达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共同努力。

从磋商的角度看,此次印度重提的一些保护机制问题实际上早已经解决。《印度斯坦时报》10月28日引述印度官员的话说,在10月初曼谷召开的RCEP部长级会议上,印商工部长戈亚尔一反常态地提出诸多超预期的保护性措施,主要涉及自动触发机制所覆盖商品的范围和原产地原则。“这些问题有很多早前已经敲定了,也获得了所有成员国,包括印度的同意,但是却又被重新提起。”

就在11月4日印度宣布退出之前,泰国商务部长朱林告诉媒体印度并没有被排除在外,RCEP磋商一切“顺利”。也就是说印度退出是最后的选择,而不是蓄谋已久。

一言以蔽之,此次印度的退出并不是印度同他国的技术性磋商问题。

任何贸易协议都有利有弊,当印度选择加入谈判并同大部分国家达成了诸多的共识,这背后是印度有意愿克服弊端并认为能够克服弊端,认为加入RCEP利远大于弊。而今天印度选择退出RCEP,本质上是认为弊大于利。只不过这种弊端主要来自于国内。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长洛佩兹(Ramon Lopez)则在11月2日公开表示,“某国”正在就国内的一些问题进行磋商以及确认工作。

签署RCEP受到印度反对党、民间团体、贸易专家以及多个行业的质疑和反对。11月4日当天印度国大党、印共(马)、草根国大党、达罗毗荼进步联盟等政党领导人齐聚新德里,讨论经济下行及RCEP谈判对印度的影响,要求莫迪政府为“经济放缓、失业率飙升、农业危机”等问题负责。而莫迪所属的印度人民党(BJP)脱胎于国民志愿团(RSS),而RSS的经济分支国民觉醒组织(SJM)曾在全国发起使用本国商品的运动,甚至升级为抵制外国货的行为。RSS、SJM都反对签署RCEP,这股力量可能会对莫迪的执政基础构成影响。

其他15国不能只等印度,莫迪现如今的退出决定更大程度上是在自身无法解决国内问题的情况下不得已的选择。

印尼总统佐科(左)、莫迪、李克强在东盟峰会间隙交谈。(路透社)

印度退出是为了对接美欧吗

对于印度退出RCEP,有媒体认为这并不只是国内的政治选择问题。俄罗斯科学院普里马科夫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政治问题部研究员、历史科学副博士阿列克谢∙库普里亚诺夫指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印度也决定不急于加入RCEP。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引述该学者的话说,印度没有被接受加入TPP,于是便开始进行有关RCEP的谈判。但当特朗普拒绝参加TPP后,很显然没什么可急着加入的了。库普里亚诺夫表示,没有印度,RCEP仍能发展并能充分发挥作用,而不同的是,如果TPP没有美国的参与就失去了意义。

而能够佐证这一判断的现象是在宣布退出RCEP一天后,印度11月5日说,将探讨同美国签署一份协定。《印度时报》称,此举被认为是一个战略转变,多年来,印度一直拒绝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建议。在宣布退出RCEP两天前,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11月2日访问印度时表示,有必要尝试重启印度与欧盟之间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我们需要重新尝试建立欧盟与印度的自由贸易协定。”默克尔在新德里表示,“我们已经关闭了一次谈判。”她补充道,她与莫迪就自贸协定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印度工商部长戈亚尔说:“目前,印度正在探索与美国和欧盟签署贸易协定,印度的工业和服务将具有竞争力,并能从进入大型发达市场中获益。”

印度退出RCEP存在美国和欧盟的因素,这种判断本身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得出的,其背后的潜台词是印度将RCEP看成是地缘政治工具,印度不愿意站队中国,希望加入美国和欧盟的阵营。

这种观点是对印度利益的忽视。众所周知,同TPP比较而言,RCEP明显属于更低层次的自由贸易区。2013年美国时任副总统拜登(Joe Biden)访问印度时,曾向印度发出过加入TPP谈判的邀请,但彼时印度反应冷淡。之后,尽管美国也一度释放过期待印度加入TPP的零星信号,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是,印度尚不具备加入的能力和意愿。即便抛开关税削减的问题不谈,在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等若干关键议题上,印度与TPP条款仍有着难以跨越的巨大鸿沟。甚至可以说,对于印度加入 TPP 的所谓可能性和潜在利益的探讨,仅仅是学术层面的纸上谈兵或政策层面的一厢情愿而已。对此,印度官员也已多次表态。

加入TPP或者与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经济体对接市场,印度受到的经济损失会比加入RCEP更加严重。即便印度同美欧已经开始谈判自贸协定,这也不能说明印度退出RCEP的考量是因为美国或者是欧盟。这不符合印度的现实利益,不符合印度国内经济的程度能力。

在中美矛盾已经成为世界最主要矛盾的当下,印度同中国的关系以2018年莫迪访华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非正式会晤为标志进入了新的阶段。印度当然清楚从战略上针对中国或者是战队美国都是不现实的。中立已是包括印度、欧盟、日本等各主要经济体的现实选择。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友选择加入RCEP可以看出,地缘政治已经不是各方考虑RCEP的第一选择。

印度总理莫迪在东盟峰会期间神情凝重。(AP)

RCEP对印度的吸引力长期存在

印度著名的非政府组织“国际消费者团结与信用协会”(CUTS)曾基于对孟买、清奈、加尔各答等地约60位利益攸关方的访谈提出政策建议,希望印度在RCEP谈判中发挥规则制定者(rule-setter)的作用,但同时又强调关税的阶段性减让、原产地规则的一事一议、继续保持农产品出口限制和配额、避免在药品等知识产权上国内法制与区域规则的接轨等一系列特殊待遇。这一立场集中反映了印度政府和产业界在市场开放和规则改革上的矛盾心态。

印度既担忧RCEP带来冲击,同时也不愿意放弃开放同国际社会接轨的机会。莫迪宣布退出RCEP,避过了政治风头,满足了一部分印度人的利益,但并不能从根本上平息争议。撇除政治因素干扰,从印度国家的长远利益看,加入RCEP是既定战略。

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提出“东看”政策,主张要加强与东南亚和东亚地区的合作,避免被边缘化。2014年11月,莫迪在缅甸举行的第12届印度-东盟峰会上,把“东看”政策提升为“东进”政策,进一步显示了印度融入亚太地区的战略意图。2015年11月,莫迪在吉隆坡举行的第13届印度-东盟峰会上,再次重申赋予印度-东盟战略伙伴关系以最高优先权。

印度的东进并不是一时兴起。上溯百年历史,世界经济的重心很长一段时间在北大西洋两岸,西欧诸国和北美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支柱。而在战略家眼中“21世纪是太平洋世纪”。根据来自2018年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的数据,2017年东盟加中日韩(10+3)经济总量达21.9万亿美元,占世界的27%,超过了美国和欧盟,在世界经济中举足轻重。印度莫迪政府提出东进,日本和美国和东盟强调印太战略,俄罗斯频频力推向东看,其用意都在积极布局未来世界经济的中心。RCEP参与国几乎都是未来亚太举足轻重的经济体。从长远来看,加入RCEP对印度践行“东进”政策意义重大。

尤其是开启第二任期后,以强大的政治权威和超高支持率连任的莫迪对于印度的国际地位有着超乎寻常的期待。2017年印度GDP超过了2.597万亿美元,超过法国的2.582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印度人信心满满,他们的口号是2030年超越中国成为全球第二,2035年成为全球第一。在印度政府制定的《对外贸易政策 2015—2020》中,贸易第一次被设定为实现长期战略和安全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目光长远的政治家,莫迪绝不会甘于被一时的国内政治进程牵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