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只是序幕 民主党的剧本或在2020年显现

撰写:
撰写:

万众期待的弹劾案公开听证11月14日正式开锣。由于“通乌门”证人众多、情节繁杂,民主党很难画出一个三言两语即能明白的故事。本来已难将特朗普踢出白宫的弹劾案,似乎连说服民众的功效也难以达到。

周三,6月才退休复出、临急受命的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泰勒(William Taylor)与负责欧洲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肯特(George Kent)出席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首场弹劾调查公开听证。由于两人早前的闭门作供供词早已公开,外界目光只集中在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在镜头前的表现,以及两位证人会否提出新的资讯、故事,或者可供宣传的妙语。

“通乌门”重演“通俄门”?

不过,各人表现似乎都让人期望落空。民主党籍的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大义凛然的从美国国父们对总统和分权制衡的期许说起,试图激起听众的高尚爱国道德情操;共和党籍的委员会少数党领袖努内斯(Devin Nunes)则继续炒作乌国暗助希拉里2016年选举的阴谋论,又指责弹劾调查是民主党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最后尝试”。两党如此重弹老调,新意欠奉。

以特朗普派大将、众议员佐顿(Jim Jordan)为首的共和党人,一直质疑至今众多证人对于特朗普“以对乌军援和到访白宫邀请换取乌克兰公开调查民主党人”的“利益交换”只是道听途说,从未有人能亲证特朗普曾指示下属如此施为。

泰勒在听证会上诉说收起美国对乌军援会影响乌国东部军事冲突的形势。(路透社)

这就引来泰勒爆出新料,指他的一名下属曾在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7月25日通话后一日,与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吃午饭之际,偷听到特朗普询问“那些调查”,而桑德兰通话后更指出特朗普“关心拜登的调查”多于乌克兰事务。

虽然涉事下属传将于11月15日到国会闭门作供,不过事件中的“偷听”性质似乎也难证明特朗普曾主使下属向乌国提出“利益交换”,而且将于下周作供的桑德兰此前曾修补证词,其可信度也成疑。

听证话题性欠奉,且“通乌门”剧情牵涉人物越来愈多,民主党要向公众宣传“特朗普犯下该被免职的过错”将越来愈困难。虽然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绝不会同意弹劾案指控,然而“通乌门”作为一张推散特朗普连任策略的宣传牌,很可能会重蹈“通俄门”调查的覆辙——民主党不可能期望民众会遍读四百多页的调查报告、了解所有情节复杂的指控,然后才“或许”被说服特朗普有犯错。

泽连斯基与特朗普在9月纽约联合国大会周边见面,在媒体面前解释他没有受到压力。(路透社)

博尔顿迟来的一记“回马枪”

然而,弹劾案这一个历史性事件(若得众议院大会通过,特朗普将成为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美国总统)很可能只是民主党2020年反胜特朗普选战剧情的开胃酒而已,连前菜也未送上台面。

“通乌门”的高潮点,也许会发生在2020年夏秋之间的大选最后一里路,而其中主角有可能是9月被特朗普高调开除的右翼外交鹰派代表、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

在博尔顿曾批评“通乌门”利益交换为“毒品交易”的消息传出后,外界一直关注博尔顿会否把心一横到国会大爆特朗普白宫内情,以报一箭之仇。众议院民主党人亦曾邀请博尔顿上11月7日到国会作供,可是他却缺席听证。

奇怪的是,博尔顿的代表律师11月8日煞有介事的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信,声言博尔顿不只亲身参与过很多至今听证上提及的“通乌门”周边事件,还参与了“很多相关、却至今未有在听证提及的会议与谈话”。此举似乎是故意张扬博尔顿手上情报极多,而且媒体也开始报导博尔顿有非常完备的笔记。

博尔顿的倒戈也许是民主党依靠“通乌门”丑闻推倒特朗普民意支持的最后一着。(路透社)

可是,当被问及会否对博尔顿发出传票时,民主党人却表示他们不想在可预见的官司上拖延时间,又声称他们“虽然希望听取博尔顿的证供,可是他们从其他证人得来的证据已然充足”。民主党似乎并不想这么快就用上逼博尔顿作证的王牌——然而,弹劾案料将于圣诞节前通过众议院,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另一边厢,美联社引述出版商消息报导,博尔顿已与一书商签下价值200万美元的出书合约,而有关书商更是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与白宫“匿名者”的两本批评特朗普书籍的出版商。

从以上种种事件看来,民主党如意算盘上的选战餐单呼之欲出。

民主党最完美的选战剧本

首先,弹劾案只是开胃酒,若能拉倒一些特朗普的选民基本盘固然是好事,不过其主要目的是要抢占美国政治新闻头条、让特朗普最后一刻的国内政策难以成事,并且透过媒体不断的报导让民众大概知道“通乌门”丑闻的来龙去脉。

从如今众议院的急行军看来,众议院大会大概会赶在圣诞节前通过正式的弹劾条文,然后将弹劾案送到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进行审讯。由于弹劾案要得至少20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支持才有办法免去特朗普总统职务,共和党预计将在2020年年初否决弹劾案,使“通乌门”争议暂告一段落。

由于民主党总统初选将在2月正式启动至6月而止,年初结束弹劾案,正好留下政治新闻头条的空档,让媒体集中报导民主党初选选情,作为免费宣传。虽然各候选人攻击特朗普之余也将互相批评,不过正所谓“没有宣传是坏宣传”,得到注意总比无人关心好。此时的特朗普任期将尽,也难以炒作大事,似乎只能留在政治新闻的边缘位置。这,也许是民主党选战菜单上的前菜。

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出炉后,共和党定将集中炒作此人的弱点(拜登的涉贪;桑德斯的年龄、健康与社会主义;沃伦的左翼政策、增加开支财源不清等)。可是,此刻却正好是博尔顿大爆特朗普内幕的出书时机——选战炽热销路必佳;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该书定将过时。

博尔顿的大作,以及出书引来的一连串公关活动,正好重新炒起“通乌门”丑闻和其他白宫秘闻,一方面可以让民主党以之盖过共和党的舆论攻势,另一方面也配合好政府或将换届、白宫人员各自谋求出路的时势,或许会引出其他内幕。此时,民主党就能照方抓药,重演一次特朗普2016年不断炒作的“希拉里电邮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虽然博尔顿素来与民主党的意识形态格格不入,不过博尔顿既因外交政策分歧被特朗普辞退,而且经“通乌门”一事后,更被不少自由派媒体评大赞为有原则、有判断力的官员,配合民主党渐趋强硬的外交政策,双方实有空间暗中配合——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报导,博尔顿最近在一场面向金融业界的闭门讲话中,就批评特朗普只知以生意人的手法搞外交,又警告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可能会退出北约及其他国际组织,走上孤立主义之路。

这套民主党选战剧本看起来天衣无缝,不过当中变数极多,事实会否如此发展,未来实在值得细心留意,毕竟特朗普的去留并不只是美国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