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母携新装备通过台海 从战机观察中美军事进退

撰写:
撰写:

截至北京时间11月20日,中国海军的第二艘航母,即第一艘自行制造、研发的002(即001A型)舰早已顺利通过台湾海峡,转赴南海相关海域,按计划“开展科研试验和例行训练”。当外界以为中方此行或在检验航母船体等性能时,002舰的舰载机群就成了外界的一大盲点。

此前,在美海军“韦恩”(DDG 108)号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岛风”(DDG 172)号两舰的“全程尾随”之下,002舰的部分细节已经逐渐得到披露。可航母的战斗力终究还是取决于舰载机及其装备的研发与改进的。由于美军也在近期对其主要战机展开了更新、改造以及报废的相关工作,很少能同框出现的中美两军竟难得有了展开对照与比较的机会,而两军对装备威力的追求也成了一大突出的特征。

+3
+2

细节展示解放军战斗新思路

就中、美两军当下的装备更新状况来,解放军一侧的情报相对较少,但外界仍有机会从官方披露信息中整合出一定情报。

在11月18日前后,已有中国媒体介绍称001A型舰南下途中搭载了3架“歼-15”战机,三机均挂弹待命。而“歼-15”机队的具体装备情况可以在11月初时的一档军事节目中得到印证。

据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视频资料显示,舰载机机队在登船前曾停留在辽宁荒地村空军基地修整。由于节目展示的战机仍使用“国庆70周年”阅兵前的三位数编号,而非此后使用的两位数编号,因此,该节目视频的拍摄时间相对较早。但这并不妨碍解放军向外界首次展示舰载机使用的新型装备。

自2018年4月以来,中国海军编队已经不止一次绕过第一岛链,逼近关岛等基地所在的第二岛链。(视觉中国)

在视频资料中,两架序列号分别为121和122的“歼-15”战机展示了配备的空地-88型亚音速空对地导弹、鹰击-91型超音速反雷达导弹及鹰击-91A型反舰导弹。由于该序列的战机曾参加过001A型舰的试验,因此,这一武器配备的披露就显出了特别的价值。

《简氏防务周刊》等权威军事媒体指出,“歼-15”战机搭载过鹰击-83K型(又称鹰击-85型)亚音速反舰导弹,这种1998年定型并装备中国海军的武器目前广泛运用于中国海军的驱逐舰与护卫舰,鹰击-83K型导弹作为空战型号,直到2015年才在阅兵式中对外界披露。

当中国海军转而使用空军配备的“防区外打击武器”,即由鹰击-83K型改造而来的空地-88时,它即已展示了中方试图运用航母机队展开“外科手术打击”的意图。

鹰击-83K型亚音速反舰导弹在2015年首次出现后,外界就在猜测该型导弹何时会应用于战机上。(视觉中国)

此外,“歼-15”机队使用鹰击-91系列超音速反舰导弹的安排,也展示了中方试图借助舰载机编队对“敌方防空系统”进行火力压制的战术思路。

资料显示,该型导弹虽然脱胎自前苏联相对较为老旧的Kh-31型超音速反舰导弹,但中方在研发过程中通过对制导系统的改进,有效提升了导弹作战效能的灵活性。而该导弹最大4.5马赫(即音速的4.5倍)的速度,最低可在水面1.2米处飞行的掠海能力,也让外界得以重新认识“歼-15”的作战能力。

美军开源节流力推新项目

当中国海、空军开始整合舰载机装备时,近年来一直将中国军队视为潜在对手的美国军方也发布了近5年来的空军预算调整方案。

在11月14日前后,美国空军参谋长戈德费因(David Goldfein)将军即已宣布了这一计划。但出乎外界意料的是,美军的这一计划是要在未来5年内(即2023年前)削减300亿美元的开支。

美军不可能裁员,也不可能降薪,这就意味着美方有可能要裁撤一批包括知名战机在内的20世纪先进装备。就此后的情报来看,美军也的确选择了这种令军事爱好者心痛的安排。

B-1轰炸机目前仍是美军全球快速打击手段的一环,它的裁撤会一定程度影响美军的战斗力。(视觉中国)

美国空军方面的情报显示,美军已计划在2023年前裁撤20架B-2隐形轰炸机,借以节约29亿美元的开支。同理,美军还计划在这一节流300亿美元的项目中继续裁撤包括62架B-1战略轰炸机、281架A-10攻击机、27架U-2高空侦察机在内的“冷战名机”。

不过,美军的这些安排终究是有其意义的。戈德费因作为一名从一线飞行员逐步升到美军指挥系统顶端的军官,他自然也清楚哪些飞机是有用的,而哪些飞机已经变得华而不实。

譬如美军目前使用的U-2虽然都是20世纪80年代后期新造的,战机状况良好。但考虑到目前超高空侦查任务已经完全可以依靠无人机与间谍卫星配合完成,那么,这批仅适合侦查战场的装备就可以退下来,并换成RQ-4型“全球鹰”无人机。

美军因成本问题调整机队,封存或退役知名战机早有先例。譬如以“隐形”而闻名遐迩的F-117机队就在2008年后因退役被分批封存。其战斗任务也基本移交给F-22战机。(视觉中国)

同理,美军还计划在2023年期间实现轰炸机装备的新旧替代。B-21隐形轰炸机计划自2016年定型以来,其开发进度一直平稳。

该机的研发方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Northrop Grumman)已在2018年完成关键设计审查,在2019年确定了试飞基地,这就意味着美军省出来的预算将加速该机在2021年第一次试飞的进度。

美军选择的高投入、高威力的路线也让外界感到了大国竞争的迫切要求。

对很多军事观察家们来说,他们对作战无人机的印象还停留在美军的MQ-9之类的装备上,事实上,法国的“神经元”、美国的RQ-180等机型已基本接近战斗机规格。这一现状也给了美、俄、法等国以启发。(Getty)

事实上,除中美两军之外,包括俄罗斯、英、法、德在内的很多军事强国也在尝试提高部队作战效能,而他们的突破口也都集中在了战机等领域:法德合作的双座重型战机计划已计划在2030年至2040年间完成,英国的“暴风”方案也已责成英国航空航天系统公司(BAE)牵头研发,俄罗斯甚至拿出了颇具想象力的“第六代无人战机”方案。

此前,美国副总统彭斯(Michael Pence)在2018年于哈德逊研究院的演讲已呈现出了某种对中国进行全面批判的“新冷战”的态势。至此,当全球各方也在加速研发武备升级时,一种潜在的“热战”可能性似乎也在不断升温。 这一现状也在提醒中国:除拥抱世界外,必须拥有捍卫国家利益的力量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