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主不力且抛弃下属 蓬佩奥离辞职不远了

撰写:
撰写: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辞职传闻已久,大多都是基于白宫多次权力洗牌节点的媒体舆论。但空穴来风,很多传闻并不是没有根据的。11月19日,三位共和党党内消息人士向美国《时代周刊》透露,蓬佩奥正打算在2020年春离职,筹备竞选堪萨斯州联邦参议员席位。三位消息人士当中,一位曾在特朗普政府效力,一位仍在特朗普政府当中任职,另一位则是共和党党内高层人士。看来,蓬佩奥确实已经开始筹备自己的后路了。

蓬佩奥今年55岁,算是比较年轻的政治年龄,加上他在国会、军队和军工领域人脉以及情报系统的资历,他无论竞选参议员席位还是总统大位,都会有一定的优势。三个月前,蓬佩奥被问及是否有意辞去国务卿一职,争取联邦参议员席位,他都会强调“不予讨论”(off the table),但是,现在这一选项已经被摆在桌面上(on the table),因为近来民主党人的弹劾调查已经严重伤及他在国务院中(John Bolton)离开后,蓬佩奥借机安插了自己人到国安会,进一步强化自己的话语地位。而且,在弹劾调查之前,蓬佩奥也很自信,只有当特朗普授意让他为共和党保住参议院控制权而竞选时,他才会选择这样做。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务院职业外交官或外交顾问卷入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蓬佩奥深感其中的两难且危险境地。

一方面,公开和闭门的弹劾听证会所涉及的关键人物很多都和国务院有关。他们提供的“猛料”让特朗普愤怒。特朗普甚至认为这是蓬佩奥“犯下的错误”。特朗普所指就是美国驻乌克兰高级外交官泰勒(William Taylor)。泰勒出席听证时明确提到特朗普和乌克兰存在“交换条件”,即乌克兰通过调查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换取美国对乌军事援助。而泰勒就是蓬佩奥担任国务卿后推荐的人选。

另一方面,蓬佩奥拒绝为自己的外交官们辩护,也让国务院的外交士气大减。在维护美国外交价值及国家利益与替特朗普个人政治利益辩护之间,他们必须做出选择。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麦金莱(Michael McKinley)在作证时曾提到,他辞职的原因是因为担忧美国使馆为了国内政治目的而挖黑料,并且“未能”捍卫美国的外交官。

2019年6月30日,美朝领导人板门店会晤后,特朗普(左)与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中)、国务卿蓬佩奥前往韩国平泽乌山空军基地会见驻韩美军。(AP)

根据证词,麦金莱曾三次劝告蓬佩奥发表声明,对被免职的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表达支持。但是,蓬佩奥否认麦金莱曾有过这种提议。 所以,关键时刻,这位国务卿还是站在特朗普一边,拒绝为自己之前或如今的下属辩护。换句话说,蓬佩奥也将特朗普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外交利益之前。但相比特朗普的利益,蓬佩奥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政治前途。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年初就希望蓬佩奥参选堪萨斯州联邦参议员席位,替换即将于该州退休的罗伯特(Pat Roberts)。堪萨斯州务卿科巴赫(Kris Kobach)宣布竞选这一席位后,党内担心他在移民问题上的极端立场可能不利于共和党保住这一席位,故而力挺蓬佩奥参选。而且,自从今年党内提出这种期许后,蓬佩奥也和堪萨斯地方政界加强了沟通,包括罗伯特本人。

不过,从目前来看,蓬佩奥似乎不再顾忌科巴赫是否会稀释自己的强硬立场,以保住共和党在参议院的这一席位,而是更关心自己的政治利益。除了竞选联邦参议员席位外,他的另一个野心就是以国务卿或参议员为跳板,将来竞选总统。但在此之前,蓬佩奥当前最大的任务就是避免被特朗普羞辱式地开除,并且选择一个相对保险且安全的方式离开。

蓬佩奥在国务卿职位待得越久,其面临的风险就越高。尤其在2020大选年,特朗普的很多内政外交议题都将被“政治化”,侧重自己的“选举利益”。蓬佩奥作为一名被传统保守派看重的骨干,也很难做好辩护,无法兼顾美国外交价值观与特朗普的私人利益。最近,他频繁在中国香港和新疆议题上发声,显然是和特朗普划清界限,似乎也是有意在强化自己强硬保守派的身份标签。这一点在意识形态化的国会非常“受用”,对自己竞选联邦参议员席位有利。

蓬佩奥辞职竞选参议院席位,也算是一种安全退出策略,避免被套上“被开除”的帽子。因为特朗普也很重视2020年大选参议院的控制权,自然会支持蓬佩奥角逐参议院席位。这也符合党内大佬们的期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