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不可能将贸易谈判与香港局势绑定

撰写:
撰写:

11月20日,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递交总统签署。而在19日,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便表示,假如香港的示威演变成暴力对待,华府将难以与中国签定贸易协议。

一面是动荡的香港局势,一面是依旧存在变数的中美贸易谈判,二者再度在美国官方的话语中被捆绑在了一起。但贸易谈判和香港局势这两个议题,也就仅仅是在美方部分人士的话语中被捆绑在一起而已。中南海和白宫是不可能将中美贸易谈判与香港局势绑定在一起的,中美贸易谈判的推进并不受香港局势所影响。

需要认清的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走完全部手续,美方断然会无视中方“勿谓言之不预”的终极警告,因为在今天的香港局势和中美关系下,美国官员不就此表态便会遭到国内批评。这是今天美国的政坛现况。

+2

在美国国会及白宫全部通过该法案之后,美国各政府部门和组织可以在此基础上制定一系列具体措施。有些措施和法案本身一样,只是政治正确的象征性措施,这类措施是肯定会陆续推出的;有些措施则会具备实际影响,诸如对个别人士的制裁,又诸如不承认香港的自由贸易港地位等,这类有实际影响的措施会否推出,何时推出,则取决于中美博弈的激烈程度。相应的,中方也会采取“象征性”或“有实际影响”的措施进行反制。

因此,香港问题无疑是中美整体博弈的一部分。但中美贸易谈判则是另一回事。

同中美围绕香港的攻防阵一样,中美贸易谈判也是中美博弈的一部分,但这两件事却不会被绑定。原因很简单,中美都想达成贸易协议。

对华府而言,加征关税、开启谈判的目标,一是为了改变“不公平”的美中贸易结构,这一目标已经可以通过中国加大对美农产品采购,以及中国加速自身的开放型改革而得到解决,纵然围绕中国改革速度的问题仍有争议,却仍属可分阶段克服的争议;二则是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提供足够的“政绩”,为选举政治加分,这一点北京更是很乐意配合特朗普,“将戏演足”。

对北京而言,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的根本目标,则是确保中美关系和平稳定,为中国继续完成未竟的发展和改革创造平稳的外部条件。至于北京方面“中美共同撤回关税”的诉求,则只是这个根本目标的表象。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北京会加大对美商品采购,也会在符合自身改革规划的框架内,满足美国对华改革诉求。

简而言之,中国从一开始就不想同美国打贸易战,而特朗普从发起贸易战之时,想的就是如何漂亮地终止这场贸易战。两国都有强烈的签署贸易协议,终止贸易战的共识。

那么问题来了,白宫为了让中国按照美方诉求进行改革,会不会试图借着仍未平息的香港动乱局面发力?想不想要试图将香港议题与中美贸易谈判绑定?肯定是想的。但也就是美方单方面的想法。对北京而言,香港问题纯属内务,而“维护国家主权”是中共最核心的责任。因此一旦美方试图在贸易谈判过程中谈及香港,北京即便放弃谈判,即使贸易战持续,乃至中美关系因此恶化,也不会拿主权问题与华府交涉。中方一再重复的“谈,大门敞开;打,随时奉陪”,题中之义便是在此。对此,各界都不应有任何怀疑。

11月21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中美双方经贸团队将继续保持密切沟通”,“中方愿与美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共同努力,妥善解决彼此核心关切,力争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之时,这也就意味着美方并未将香港议题与中美贸易谈判绑定。

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举行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美方已将涉港法案签署成法,请问中方会采取怎样措施?会否影响双方的经贸磋商?对于关乎香港的前半段问题,耿爽保持了中方在此问题上一贯的立场和言辞,指出“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坚决反制”,“不要低估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也不要低估中方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坚定决心”。关于中美经贸的问题,耿爽则语气平和,表示“中方希望美方能够同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有利于中美两国经济也有利于世界经济”。

这两个表态也就意味着美方并未将香港议题与中美贸易谈判绑定。

要知道,纵使中美在香港问题上爆发激烈的口头冲突,纵使中美谈判可能会再有波折,纵使中美贸易谈判和香港问题都同属于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纵使美方部分人士试图藉香港局势在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为美国博来更多收益,香港问题和中美贸易协定都是不可能绑定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