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过涉港法案 以人权之名行干预内政之实

撰写:
撰写:

继美国参议院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众议院在11月20日通过参议院版本的草案。目前,两院已经把该法案送出国会,到白宫交由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

此前,中国外交部、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外交部驻港公署、中联办、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向特区政府都已经进行表态,批评和反对美国推出此法案。外交部甚至用“勿谓言之不预”的高级别警告来表示愤慨。

然而,一份在国会受到如此欢迎的法案,特朗普很难有不予签署的理由,白宫大概率会使之生效。

美国政客欢呼人权的“胜利”

美国国会正在因为特朗普的弹劾案而相互攻击,严重分裂的两党如此一致地通过一项法案,实属罕见,这恐怕是国会山上已经鲜有的共同欢呼了。

作为此法案在参议院的发起人,共和党参议员,以对华鹰派政见著称的卢比奥(Marc Rubio)相当兴奋。他在推特(Twiiter)上连发多条相关言论,称“这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时刻——以总共517对1票的结果,美国国会清楚地宣誓,美国将和香港站在一起!”

+4
+3
+2

一直关注香港问题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Peilosi)表示,当香港人民在今天清晨醒来,迎接他们的新闻是,美国参众两院都在支持你们为了民主和法治而继续的战斗。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也是该法案积极的推动者之一,他曾劝谏特朗普“不要躲避以自己的名义为香港发声”。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表态称,这项法案显示了美国“和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议者站在一起,不允许自由被践踏”。

在美国政党严重撕裂的今天,似乎只有这种对外政策的课题能让两党如此整齐划一。议员和政客们口中,这项关于人权、民主、法治、自由的法案,内容究竟如何?

法案内容牵涉多项中国内政

不可否认,该法案从名称到内容都充满保护人权、支持民主自由的色彩,比如规定因抗议示威被逮捕的是市民不会被拒绝签发美国的学生、工作签证,反对非法逮捕和拘禁等等。不过这些色彩之下,美国以人权之名充当“世界警察”,干预他其他国家内政的实质还是显露出来。

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审视”香港是否仍然有足够的自治权,“审视”可能在未来重新提上日程的“23条”立法是否抵触《中英联合声明》,以及是否限制香港市民以及外国居民的人权。

全球各地的华人也在近期举行集会,呼吁在香港止暴。(Getty)

试问,香港或是中国中央政府如何立法、是否抵触中英之间关于香港签订的协议,香港是否“自治”,这些为什么需要美国来“审视”?美国“审视”的标准又是什么,这些标准是美国的标准还是普遍的标准?中国是否也该由全国人大立法,要求国务院每年审视美国政府在对待美国公民时遵守人权?按照卢比奥“该立法纯属美国内政,中国不应干涉美国内政”之说法,中国倘若如此做,又算什么?

另外,该法案不仅表示支持香港市民享有高度自治权、基本权利和自由,还明确提及了对香港政治改革的支持,甚至可以说是要求。

法案“敦促”中国中央政府停止对香港自治“不必要的干扰”,并“确保”香港选民享有对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普选权。法案明确表示“支持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方案,自由、公正地提名和选举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并在2020年之前,建立香港立法会全体议员公开、直接的民主选举”。

如果说支持民主方案只是表达美国的态度,那么如此详细的描述,甚至给出了时间表的改革方案,就不得不说是居高临下的指挥。加之法案从开头就把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和香港保持充分自治联系在一起,就更增加威胁意味。

不止如此,该法案之中还有条款要求美国相关部门检视是否有产品经香港转口,作用于“大规模监控”及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而社会信用体系完全是中国内部的国家社会治理机制。

从香港的人权自治,到香港的立法、政改,再到中国大陆的信用制度,美国在这仅仅11条的法案概述之中就都已涉及,无论法案生效后的效力如何,都是对中国以及香港行政区的内政干预。

人权和民主背后的美国利益

实际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从开头就表明了为什么美国如此关注香港的局势——“香港人民的人权对美国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美国在香港的利益。”这比“支持民主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项基本原则”来的更为实际。

卢比奥多次强调美国在对待香港的商业和贸易活动,与对待中国大陆完全不同,而中国在“削弱这种自主和自由”。议员们还担心,香港如果通过23条立法,那么关于国家安全的相关条款可能限制美国政府机构,甚至是情报机构在香港的活动。换言之,与其说是人权民主,不如说美国真正的目的在于不愿失去对香港巨大的影响力。

二战后,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屠杀令世人不得不反思,因此各国坚信在人权临难时,国际社会需要对他国政治施以干涉。然而随着时代演变,这种认识却夹杂了太多意识形态的政治正确,不少组织罔顾事实,对何谓人权危机,何谓自由与民主的诉求加以主观甄选。更有甚者,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国家假借人权和民主为名,行的却是维护本国霸权的“长臂管辖”和遍布全球的制裁,此次通过的法案中提到的严格执行美国对朝鲜、伊朗的制裁,以及严控中国“输入敏感技术”的背后,都是美国用全球权力维护自身利益的例子。

霸权是类似法案在美国层出不穷的基础,维护这种权力也是美国以人权和民主之名进行干预的真正理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